小说酒吧 > 我的1982 > 第两千九百二十四章和稀泥

第两千九百二十四章和稀泥

        李忠信和王波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聊了一些关于这段时间他们去美国时候公司的事情,便等来了公司的副总洪斌。
  
          “洪斌,那边不是通知您过来和我们碰个头吗?怎么这么长的时间,我都被损得要上吊自杀了。”王波看到洪斌进入办公室以后,他没好气地说了起来。
  
          对于洪斌来的这么晚,王波很是郁闷,他这段时间被李忠信套路了以后,还被说三道四的,就好像他这个总经理不称职一般。
  
          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李忠信总说他权利不舍得下放,一些拨款或者是签字的事情,直接让他交给下面的人去处理。
  
          对于这样的一种事情,王波还不能和李忠信发火,一是李忠信说的那个事情没有毛病,是为了他着想,觉得他的工作多,容易挨累不说,还看不到什么效果,希望他减轻一些负担,说他作为公司的总经理,一些特重大的资金往来需要签字批复,几千万或者是几百万的资金,让下面的负责人直接管理就可以了。
  
          王波和李忠信的看法是不一样的,王波觉得,钱这个方面的事情,他必须要牢牢地握在手中,这样的一种东西一旦下放下去,那就容易形成洪水猛兽,谁知道下面负责管理资金的人会怎么做。
  
          如果钱数少,几十万什么的,王波现在真就放权给下面,他连看都不看一眼,但是,只要是涉及到千万元以上资金往来的文件,必须得他签字才能够生效,这个是为忠信公司好,那么大的钱放个下面随便处理,那怎么能行,财帛动人心,要是因为这样的一种原因滋生腐败,那就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他的大外甥李忠信就是一个看法,那种钱都是小钱,让他有大局观,要着眼全局,而不是盯着那样的一种权利。
  
          王波很郁闷,他真的不是那样的一种人,他现在都是忠信公司的总经理了,他真就不是在乎那样的一种权利,而是他要对李忠信负责,对整个忠信公司的人负责。
  
          “三舅,您这话是怎么说呢?我啥时候损您了?我不就是和您说,希望您能够适当地减轻一些工作,少做一些审批的麻烦事情吗?咋到您的口中,就成了我损您了呢?还弄出来个差点上吊自杀,这可不是那样一回事。”李忠信看到洪斌进来,他还没有打招呼,就听到三舅王波向告状一样对洪斌说他损王波了,李忠信立刻接过这个话题问了起来。
  
          李忠信觉得,有一些黑锅他可以背,但是,这样的黑锅他绝对不背,这是他帮助王波实实在在的减轻负担,这到王波嘴里怎么就成损他了呢?
  
          “你那还不是损我?咱们好好掰扯掰扯,你说我浪费了时间,做一些个没用的事情,这话是不是你说的吧!你说我舍不得手中的那点权利,是不是也是你说的?”王波看到李忠信开口,他立刻就断章取义地开口质问起来了李忠信。
  
          对于之前李忠信给他挖了个坑的事情,王波一直耿耿于怀,现在他也是想给李忠信添点堵。
  
          “我是说过那样的话,但是,那些个话前面是不是有前提,我说你浪费时间做一些个没用的事情,是因为你连几百万甚至是几十万元钱的审批都去做,那就是浪费时间,在我看来,亿做单位一下的资金,都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我们不要做那种无用之功,信人则用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那样的一种小事情,用您这样的总经理去考虑,那真的没有什么太多的必要。
  
          我刚才是说了,说你舍不得手中的一些权力,那不是说你在一些事情上,什么都去管,什么都去操心,白挨累吗?三舅,您可别断章取义地说我。”李忠信在王波说出来那些话以后,立刻辩驳,他可不想给洪斌留下什么坏印象,这样的一种事情,要是不解释清楚了,洪斌那边还指不定会怎么想他呢!
  
          洪斌看了看王波,又看了看李忠信,他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你们两个人说的事情,我们都说了多少年了,这个事情很正常啊!谁说的都对,谁说的也不完全对。
  
          你看啊!忠信说的是让我们大量的放权给下面,这个事情是为我们好,但是,我们觉得我们能够审批过来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不能下放到下面去。
  
          公司的总经理每天要做的事情是多,但是,签个字的时间,看看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的时间还是应该有的。
  
          这样做的话,我们能够更加清楚资金的去向,要不然的话,公司什么地方花了什么钱,把钱花哪里去了我们都不知道,到那个时候,公司这边就乱套了。钱这个东西,还是不要下放到下面那些个人的手中。
  
          我们两个人知道你是为了我们两个人好,但是,钱一旦下放下去,产生的后果就多了。
  
          最后我说一句,你们两个人说的这个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可计较的,咱们还是说说今天的正题是什么吧!”洪斌滔滔不绝地开口对李忠信和王波说了起来。
  
          对于李忠信和王波说的那些个事情,洪斌根本就不想掺和,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这样的一点事情他要是看不明白,那他可就真的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这稀泥和的好啊!李忠信听着洪斌说的话,心中对洪斌立刻竖起了大拇指,李忠信在这个时候真心觉得,洪斌和稀泥是和的真好,让王波那边直接没有了什么话说,甚至是连反驳都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人家洪斌说的很清楚,王波在这个事情上做的都对,而李忠信说的事情也都在理,两个人都没有错,错的是事情。
  
          洪斌突出的是,工作方面出现了问题,两个人有分歧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样的一种事情,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这边不好去评价,咱们还是研究今天会议上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