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的1982 > 第两千八百一十六章头大

第两千八百一十六章头大


  李忠信没有想到,他认为带着王波和洪斌到美国那边参加卡梅隆电影首映式,应该是很不错的一件事情,可是,王波和洪斌两个人现在看来,是根本就不买账。
  他三舅王波那边直接放赖,明马车军的告诉李忠信,我就是不去,不需要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去美国那边,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有招想去,没招死去。
  李忠信看着王波的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他就感觉到头疼,但是,他在这个事情上对王波真就说不了什么。
  他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口风一变,命令王波必须和他去美国那边。
  李忠信心中更是知道,别说是改变了口风,就是连蒙带骗再带吓唬,王波也是不会答应他说的话的。
  按照王波的套路,你要是逼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情,那好,咱们掰扯掰扯,我直接撂挑子不干了总行吧!
  我现在早就已经干够了,你赶紧另请高明,省得我一天天的受累。
  而洪斌那边更是狠,直接把老爷子有病的事情抬出来了,这样的话,李忠信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和洪斌说,让洪斌必须去美国那边参加这个电影首映式。
  老父亲生病,儿子应该在家里面尽孝,这个是中国传统的孝道,李忠信也是提倡这样的一种情形,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李忠信感觉到头很疼。
  李忠信一直觉得,他让王波或者是洪斌到美国那边参加这个首映式,他们两个人会争着抢着过去,毕竟出去的人不用操心家里面的事情,不用干活,出去是溜达玩去了,还是去美国那样的一个发达国家。
  可是,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不光说是王波,就是洪斌,一点想要过去那边做这个事情的想法都没有。
  “您们两位这是什么意思呢?我刚才和您们可是说了,这次的事情很重要,是忠信公司走向国际舞台的第一次大型广告。
  通过这次的首映式,我们忠信公司能够很好地宣传我们,那边的记者什么的,我都让九井柰子那边联系好了。
  只要是我们参加了首映式,就会有报纸和很多媒体开始炒作我们忠信公司,对于我们的公司进行全方位的炒作。
  就好像是报纸上会写,这次的电影最大的投资方,是神秘的东方公司,他们要给民众起底这家中国的公司。
  还有的报道会报道除了电影好看之外的,关于我们忠信公司的一些采访,您们如果过去那边的话,甚至会蹬上那么最有名气的报纸和杂志。
  这个事情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可以说世界上大多数人遇到这样的一种情况,会脑袋削尖了的往上冲,去参加这样的活动。”李忠信很是夸张地对王波和洪斌说了起来。
  李忠信想要借着这样的一个说辞,让王波或者是洪斌有过去那边参加卡梅隆这个电影首映式。
  就在李忠信说了一大堆的东西以后,他居然看到,无论是王波还是洪斌,他们两个人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仿佛李忠信说的这些东西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这么好的事情,你亲自上多好,到那个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有一个十分牛逼的大人物,有钱,就是干巴有钱,富可敌国的有钱。
  到那个时候,你走到哪里不都相当牛逼吗?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大学毕业之后,会逐步走到前台来的,你自己上台做这个事情,不比我们两个人过去那边的效果还要好。
  那么好的事情,你还是自己留着享用吧!”王波撇了撇嘴巴,很是不屑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对于李忠信说的那些个事情,王波觉得,李忠信那就是忽悠,要是那么好,李忠信自己上台不就完了,非得把他们折腾过去做什么?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中国的经济不好,大家都穷,看到电视里面的美国高楼大厦的,大家都羡慕,也是想过去看一看哪种高楼大厦的情况,顺便在那边看一看有什么好东西。
  可是,现在江城新区这边发展得相当迅速,可以说是五脏俱全,高楼大厦林立不说,现在是要什么有什么,就是大的西餐厅在江城新区都已经出现了两家。
  一个是江城新区这边工作的外国人比较多,而且这些外国人都比较有钱,到西餐厅吃饭的比较多。
  另外一个就是,江城新区这边的有钱人越来越多,就是靠工资,也是比一般的人有钱很多,他们都想尝试着吃吃西餐,或者是出去吃西餐,他们比较有面子。
  所以,在江城新区这边,就能够看到高楼大厦,就能够吃到西餐,他们凭什么要跑到美国那边去做这些个事情。
  他们的英语水平都不怎么好,基本上也就是能够说个你好,能够听懂个你好,去那边人生地不熟的,没有什么事情做。
  他们现在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是清楚了一件事情,李忠信说的那种出风头的事情,不去也罢。
  是,到那边去了以后,经过美国那边媒体的宣传,可能是让他们成为世界级别的名人。
  但是,成为了世界级别的名人,对他们来讲有什么作用吗?他们现在的身份地位,他们现在的财富,已经是用不到那些个东西了,他们现在想的事情是什么?想的事情是退休,是不操心管那么多的事情,而不是出名了以后拼命的做事。
  李忠信忽然听到王波把这个事情扯到了他的身上,让他自己亲自上阵做这个事情,他顿时头大如牛。
  李忠信很是郁闷地看向王波,心中腹诽地说到,我要是想站到前台来,那我直接过去美国那边就可以了,我还费劲巴力地跟你们说这些事情做什么?我就是想保持着我的神秘感,不想走到台前来,才准备让你们过去那边的。
  我在这个时候要好好想一想,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你们两个人过去那边一个人,无论是谁过去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