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两千三百八十三章 不丢人

第两千三百八十三章 不丢人

        丁羽带着孟西去看望桑顿!桑顿对这对师徒的到来表示了相当的怀疑!
  
          甚至看向两个人的目光,都有些许的不对劲!
  
          也就幸亏现在他还不知道,黄鼠狼进宅,无事不来究竟代表着什么,不然的话!呵呵!
  
          “丁先生?”
  
          “没事!”丁羽悠然的坐在了位置上面,然后让孟西坐在了属于他的位置上面,至于桑顿?无所谓的事情,就好像这里是丁羽自己的家一样!一点都不见外!
  
          而丁羽的行为算是严重的触犯了桑顿!是不是太不把自己当做一回事情了!还有就是孟西,看到他自己就感觉心里面有火!特别是上一次锻炼的时候,他就好像是一只仓鼠一样!在那里不停的咀嚼着,让自己很长的时间,都没有能够平复下来!
  
          今天丁羽又带着他过来,怎么样?又想着来一次?是这个意思吗?就想要看自己的笑话?
  
          “丁先生,看你的心情好像很是不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高兴的事情有一些,不过更多的吗?应该算是比较操心的事情!先前给布鲁诺打了一个电话,为了偿还这个人情,所以带着孟西过来看看你的情况如何了!”
  
          嗯?给布鲁诺先生打了电话?桑顿感觉有些不解,因为财团的事情?不过自己倒是没有听闻过这个方面的消息,而且这段时间,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理会这些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财团的事情,那么为什么会给布鲁诺先生打这个电话!甚至还主动的来到了自己这里?这里面有着太多的解释不通了!
  
          唯一能够想明白的,就是这件事情肯定对丁羽丁先生很是重要!所以桑顿不由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甚至不由的看向了旁边的孟西!
  
          “丁先生?我方便知晓吗?”
  
          “也不是不可以,你知晓也无妨,是金惹出来了相当的事情,他有一对女儿,我也是刚刚知晓的消息!以往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听闻这个方面的消息,既然是他说出来的话,我相信肯定是真实的!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需要请她们过来!”
  
          “请她们过来?”桑顿鼓了一下自己的嘴,好像明白了什么!“以往的时候没有听闻这个方面的事情,我对金主管的事情很有兴趣!甚至拜托了家里面去打探过相当的消息,但是非常的少!几乎是不可闻!”
  
          “挺正常的,如果他的消息特别的多,反倒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正常,甚至我都要有那么一些怀疑了!其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情况和状况!当然了也不排除有人知晓了相当的情况,但是碍于某些方面的缘故,只能藏匿起来!”
  
          “只能藏匿起来?”桑顿捉摸了一阵,微微的点头,“要是我的话,我可能也会这么的去做!因为这么的去做,有着相当的好处,至少可以防备消息的泄露!单单一个金主管能够起到的作用还是非常的有限!”
  
          桑顿意有所指的看向了丁羽!
  
          最为重要的人还是丁羽!他才是最为核心的人,也是灵魂的所在!
  
          “不过丁先生,我倒是听闻过这样的一则传闻,金主管是能够代表着你一定传承的存在!”
  
          丁羽看向了提出来问题的桑顿,他的眼神一直在孟西的身上面打晃,有那么一些故意的意思!甚至在丁羽看来,有点想要欺负人!
  
          不过很显然他的这个算盘打错了!孟西未见得就会对此有兴趣!更为重要的是现在提及这些?孟西也未见得能够听得懂,就算是孟西能够听得懂又能够怎么样?
  
          桑顿注视的看着孟西,反正这个家伙就好像是木头一样,没有给与自己任何的反应,而孟西越是这样,也就又是让桑顿有那么一些烦躁!甚至都快要不能够自己了!
  
          “金这个人在武学的传承上面倒是有些许的天分!”丁羽瞄了一眼桑顿,“怎么?你对此很有兴趣,我倒是看过你的一些资料,你对此好像也有相当的兴趣!”
  
          这不废话吗?就冲着你的战绩!谁敢说对此没有任何的兴趣,毕竟除却金之外,安保当中的很多人,都有着非常大的变化,这种变化真的是太吸引人了!
  
          别说是桑顿了!很多人都对此表示了相当的兴趣,但是有兴趣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很有兴趣!”桑顿表述的很是直接,甚至还举起来了自己的胳膊!“丁先生,我从小的时候就对功夫很有兴趣,特别是那些功夫电影!我都看过!甚至还有不少的武学大师,我都请教过,他们有很多都是高手,表现的形式也是有着相当的不同!”
  
          “跟你所理解当中的有什么不同?”
  
          “很难说其中的差别究竟是什么,无差别的格斗我倒是看过!但说是无差别的,可是其中还有着相当的保护,也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
  
          丁羽点点头!“都已经是现代社会了!社会的发展决定了!有一些东西是被淘汰了!因为一发子弹铸造的时间,可能也就不到一天的时间,但是功夫呀!需要的是一辈子的时间!而且一辈子的事情都可能看不到尽头!”
  
          “既然看不到尽头,为什么还要继续的走下去!”
  
          “人总归有一死!或早或晚而已!”丁羽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桑顿,“那你现在还吃饭干什么?过于的浪费了!说的就是一个道理!”
  
          被丁羽给怼了回去,没有留任何情面的那一种,让桑顿有些憋屈,这个完全就是在偷换概念呀!“丁先生,所谓的没有尽头,指的是进展缓慢,甚至让人感觉不到进步的所在!”
  
          丁羽满意的嗯了一声,“看样子你对此有着无尽的好奇!”
  
          “能够不好奇吗?”桑顿有些无语的说到!“主要是效果太过于的明显了!先前二月二的时候,我能够独立的行走,就已经感觉其中的问题所在了!这个是其他人身上面所从来都没有感悟到的!太过于的夸张了!”
  
          “也还好吧!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样的感悟,这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情!你想要练就到这一步,现在还不行,而且这条路究竟适不适合你?现在还不是那么的清楚,虽然你有着非常好的条件,但是有了这个条件并不够!”
  
          “我也是天赋异禀吗?”桑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心期望的看着丁羽!自己有着非常好的条件,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条件,竟然让丁先生都忍不住提及了一个好字?
  
          “并不是天赋异禀!你的天赋条件只能说很是一般!甚至跟孟西都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主要是度过了两年的时间!这两年的时间,可以说是你最为宝贵的经验!你要是能够好好的去感悟,对于你的人生可能会起到莫大的效果!这是其他人所比拟不了的存在!”
  
          而桑顿又一次的看向了孟西!
  
          “丁先生,也就是说孟西也是同样的如此,是吗?”
  
          “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经历!而去总结这些经历和经验,才会对人生起到相当的帮助!不然的话没有任何的意义!也不会起到任何的效果!”
  
          “丁先生,金主管也走进了那道门,我可以这么的来理解吗?”
  
          对此,丁羽并没有立刻的回答!而是思量了片刻的时间!而后才缓缓的说到!“你一定要这么的说,我倒是不好去做太多的反驳,相对于绝大多数的人而言,他确实走进了那道门!不过他现在依旧是在门口的位置晃悠着!他需要时间来慢慢的去沉淀,至于日后能够走多远,不知道!”
  
          很显然,丁羽这么的说,也是做了相当的肯定!
  
          “大体上面明白了!能够让丁先生你这么的说,也已经说明了相当的问题!”桑顿双目注视的看着丁羽,眼神很是热切!“很希望能够有这样的机会!”
  
          丁羽呵呵的笑了起来!“你倒是够可以的!一点都不客气!是真的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外人呀!在这一点上面,家里面的孩子是真的比不上你!”
  
          而对丁羽的嘲讽,桑顿了不起就是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脸,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面!
  
          脸皮厚才能够吃得饱!更何况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可是丁羽!当着他的面丢人,有什么好奇怪的!甚至于多少人都渴望有这样的机会,求而不得!
  
          “丁先生,孟西日后有这样的机会吗?”
  
          丁羽则是用手摸了一下孟西的脑袋!微微的一笑!“不知道,确切的说,我们三个人的方式跟其他人有着相当的不同!家里面的其他孩子没有这样的经历,你有着这样的经历,想的也就稍微有那么一些多,当然其中我跟你的情况,跟孟西又有着相当的不同!”
  
          “好像真的是这样!我和丁先生,都是见过死神的人,甚至还聊过天!”
  
          “你要去见上帝,我要去见阎王爷,一步之遥!都有过相当的感触,孟西能够好一点,不过他所谓的好一点?他倒是不会那么快的去见阎王爷,但如果说长此以往的话,难以想象!”
  
          桑顿若有所思,如果自己变成一个傻子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况,简直就难以想象!
  
          如果真的出现了那样的情况,还不如一了百了,可能会更好一些!
  
          更为重要的是,不是说孟西自身出现了什么问题,而是碍于他的家庭方面出现了相当的问题!甚至就算是自己一个外人现在看起来,都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寒而栗!太过于的夸张了!
  
          能够被丁羽丁先生所看重,简直就是万中无一的存在,可是这样的人?竟然在那么一瞬间就要凋落!但是回过头来想一想自己!自己的家势!家财等等!不也是让自己差一点就要去见上帝了吗?有些问题并不是想要回避就能够回避的!
  
          “话题好像有点太沉重了!”
  
          “因为你最近这两天的时间飘的实在是有些太厉害了!”丁羽虽然是对桑顿说这个话,但是目光却放在了孟西的身上面!
  
          就差直面的告诉桑顿了!你看看孟西,不管是进山,还是出行,回来之后,你看他跳跃了吗?根本就没有!甚至还跟往常的时候一个样子,你呀!多学习一下吧!
  
          对此,桑顿很是气堵!
  
          “丁先生,你绝对是故意的!”桑杜气呼呼的说到!
  
          “是呀!我就是故意的,你能够奈何?”丁羽说这个话的时候,略显有那么一些嚣张,放置在其他人身上面,绝对不敢当着桑顿说这样的话,不然的话明年的这个时候,坟头上面的草都应该三尺多高了!但对于丁羽而言,根本就没有当做一回事情!
  
          桑顿差一点就要站起来冲着丁羽挥拳头了!太可恨了!怎么能够有如此可恨的人?
  
          自己是真的打算不当人了!不过考虑一下丁羽的武力值?还是算了吧!如果说就是孟西的话,自己现在对付他都有那么一些费劲,就更别提天花板存在的丁羽了!
  
          “好吧!我忍了!”桑顿的小脸就跟包子一样,甚至还盯着孟西看了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任何的用处,孟西的双眼有些失神,显然就是故意的在放空自己,谁知晓他的脑袋里面究竟都在想着一些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被肯定,那就是绝对跟桑顿没有任何的关系!
  
          “说起来呢?你跟孟西的性格都差不多,都有那么一些傲娇!”
  
          “他?”桑顿不由的看了一眼孟西,跟自己一样的性格,难怪看起来有那么一些小讨厌!
  
          “只不过你的表现稍微的外向一点,而他的表现稍微内向一点,没有什么好与坏之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理解方式!每个人看世界都是不一样的!”
  
          也不能够总是烈火,还需要给他来点水滋润一下!不然的话真的要是烧身的话,会造成其他方面诸多的问题,那就不好了!好在丁羽对其中尺度的把控可以说是非常的好!
  
          孟西这个时候好像也是回过魂来!略显嫌弃的看了一眼桑顿!
  
          “老师!傲娇我可以理解!”
  
          一句话,直接的就让丁羽破防了!而旁边的桑顿已经站了起来!根本就忍受不了孟西的羞辱!这尼玛的,大的欺负自己不够,现在出来一个小的!太欺负人了!干嘛呢这是?
  
          丁羽看着桑顿的表演,若有兴致,而桑顿站起来之后,挥舞了两下自己的手臂,随后就又坐了下来!“哼!”从他的表现来看,故意的成分居多!
  
          而且不仅仅是丁羽,连带着旁边的孟西,对此都有那么一些不屑!很显然他现在就好像是河豚一样!倒是把自己给吹大了!但也就是这样了!至于其他的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也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坐下来的桑顿并没有太多失望的表现,但是看向孟西的时候,眼神已经有那么一些玩味了!说起来自己比孟西还要大上不少来着!但不得不说!丁羽丁先生挑选的这个徒弟真的是非同一般!
  
          想一想也是,如果说真的是一般人的话,那么丁先生会带着他一同的来见自己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孟西在丁家的孩子当中,也已经算是比较底层的存在了!
  
          但就算是这样,也可以成为碾压自己的存在,至少现在这个时候碾压一下自己是没有太多问题的!可想而知,其他的孩子究竟会妖孽到什么程度!
  
          自己的家世不凡!这是真的!至于自己的支持也是无穷无尽,虽然说自己耽误了两年的时间,但也不至于被丁家的孩子给拉下来这么远的距离!他们相比自己,并没有相差太多的年岁!
  
          为什么他们就可以这么的优秀?而自己呢?究竟差在了什么地方?
  
          彼此之间承受的教育都是差不多的,甚至自己要更为的优秀一下,可就算是这样,依旧是赶不上丁家的孩子,就算是没有两年的荒废时间,自己现在能够跟丁家的孩子相提并论吗?也许在一些方面,超过丁家的孩子很多,但是综合的来看,自己的弱点太过于的突出了!
  
          “丁先生!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桑顿的眼睛恢复了清明,连旁边坐着的孟西都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过去,因为桑顿整个人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我始终都没有想清楚,为什么彼此之间的差别会如此之大呢?”
  
          “多方面的原因!”
  
          “就是因为你走进了那道门!”
  
          “跟此有一定的关系!要说有绝对性的关系!也不太对!路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相对于你们的同龄人而言,你们领先的太多了!因为他们在你们这个年纪,没有那么多的认识,在他们的世界当中,玩乐!糖果等等这些才是主体!但是你们已经认识到了社会和世界的不同!其实我不太提倡这样的成长,甚至我对家里面孩子的教育,也跟他们有过这个方面的交流,希望他们能够更晚的醒悟过来!”
  
          孟西对此的感悟并不是那么深刻,可是桑顿却是有着非常深的感悟,甚至是触动!
  
          “家里面很久都没有跟我提及这样的事情了!”话语的背后,透露出来的东西,很是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