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轮回乐园 > 第十二章:围攻

第十二章:围攻


  刺骨的暗风吹来,犹如要将黑暗戈壁深处的闯入者都掀出去,每前进一步,都能感到暗风强烈几分。
  暗风擦过苏晓前方鳞片状的晶体甲片,偶尔都能擦出火星,可见这气候的威力,没有足够强的体魄,误入此地很快会被暗风吹成一具骸骨。
  苏晓之所以率领麾下领主队深入此地,自然是要抵达黑暗戈壁最深处的暗盐湖,不出意外的话,「渊龙长子」就栖息在那。
  “大人,以我的经验,这个季节,渊龙应该不在暗盐湖。”
  厄格因开口,他语气笃定,神态从容,仿佛真的对「渊龙长子」有些了解。
  “的确是,这是渊龙狩猎的季节。”
  蝰蛇出言力挺。
  “那岂不是说,我们要空手而归了”
  恶齿也出言附和。
  “这是白夜大人的命令,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去一趟。”
  厄格因可谓是义正言辞,一旁的蝰蛇欲言又止,恶齿则悄然叹息一声。
  见此,苏晓知道,眼下这三人中,隐隐以厄格因为首,蝰蛇次些,恶齿最没话语权,并非蝰蛇与恶齿被厄格因的人格魅力所折服,而是因为暗地里揍的。
  以领主队的情况而言,让巴哈、阿姆作为二号人物,肯定是不行,因为它们不是本世界的原住民,名气方面不足以服众,厄格因虽名声不好,但恶名也是名气。
  因此眼下的情况为,苏晓是领主队的领袖,厄格因则是二号人物,问题就出在这,如果厄格因是忠心不二的二当家,那没问题,但这家伙脑后生反骨,眼下的忠诚度虽达到10点,可最高也就是达到50点左右。
  此种情况下,要是蝰蛇与恶齿,被厄格因收拾老实,那这脑后暗藏反骨的家伙,真的可能会起反心。
  好在这种局面并不会出现,因为这次在地下城赎聘来的三名大头目中,其实有名实力达到「首领级」的将领,此人被称为寂兽·迦·哈维,是名战熊族,有着四分之二的熊族血统,以及四分之一的兽族血统,最后是四分之一的人族血脉,这让寂兽·迦·哈维的脸庞,看上去尤为刚毅。
  苏晓看好此人的原因有二,一是此人刚进入领主队,忠诚度就高达95点,这显然是感激于苏晓帮他摆脱困境,准备安心效力。
  还有一点是哈维的统领能力,其「统领潜质」为:
  「统领潜质(被动·S级):可继承所属统领单位的光环、战争类能力等效果,将此效果的95%,加成于麾下的士兵类单位,即使距离所属统领单位极远距离,此能力依然可持续生效(此能力等级为E~S级)。」
  除了这些优点外,哈维的缺点也同样明显,让他率领军团与敌人血战没问题,可如果进行阴谋诡计方面的较量,哈维并不出众,这也是为何他沦落到被俘,送到地下城的主要原因。
  刨去谋略方面的不足,哈维其他方面很优秀,这不仅让人感动,招募这么多牛鬼蛇神,终于在其中发现靠谱的部下。
  有一点无法忽略的是,哈维无法成为领主队的二号人物,这点将厄格因、哈维、蝰蛇、恶齿四人的各方面能力数据化,就凸显的更加明显。
  厄格因:统领力(S级)、谋略(S+级)、战力(S+级)、远征力(S+++级)、忠诚(E级)。
  哈维:统领力(S级)、谋略(B级)、战力(S+级)、远征力(A级)、忠诚(S级)。
  蝰蛇:统领力(A级)、谋略(S+级)、战力(A级)、远征力(B级)、忠诚(B级)。
  恶齿:统领力(B级)、谋略(A级)、战力(A级)、远征力(C级)、忠诚(B级)。
  ……
  倘若是一直在苏晓的指挥下战斗,那哈维作为二当家完全没问题,可如果有了封地,率军远征的话,厄格因的能力远超哈维、蝰蛇、恶齿。
  眼下最理想的局面为,厄格因与哈维各执己见,蝰蛇在中间作墙头草,这种局面最稳定。
  当深入黑暗戈壁几十公里后,从前方吹来的飙风竟戛然而止,这感觉就像穿过了一层无形的薄膜般,耳边一下就静谧下来。
  前方是一片苍白的岩地,地面的岩层风化到发脆,继续前行几公里后,一幅绝境出现在前方,天边是一轮透出黑暗感的圆月,而在圆月下方,有一片平静的盐水湖。
  昏暗的月景下,湖面很平静,紫黑色的能量颗粒,在湖边积了很厚一层,这让里面飘散出黑色光粒,那光粒既黑暗又粘稠,让人不敢触碰。
  “领主大人,我就说这个季节渊龙长子不在,您还不信。”
  蝰蛇脸上洋溢出笑容,他可不想与渊龙长子死磕。
  “哞。”
  阿姆汇聚出一把巨型寒冰战斧,将其抛向远处,轰隆一声,寒冰战斧砸在远处的湖面上,竟像是砸破一面镜子般,将平静的湖面砸漏,露出里面漆黑的湖水,方才看上去平静无波的湖面,其实是一层凝结物。
  破洞内的黑水上涌,让一片湖面都变得漆黑,厄格因、哈维、蝰蛇三人都紧盯着那漆黑的湖水,直到其完全平息下来,三人才同时长舒了口气。
  厄格因与哈维对视一眼,或许二人做梦都想不到,在今后,这是他们二人内心想法最一致的一次。
  “区区兽蚁,也竟敢,扰我沉眠。”
  悠长又震耳的声音,从暗盐湖内传来,这显然是「渊龙长子」。
  “退出我的沉眠之地,此地贫瘠,不值争夺。”
  震动的灵魂之语平息,还真别说,「渊龙长子」还挺讲道理,这和它暴戾、凶残,肆意屠戮生灵的传闻不符。
  是人们误解了「渊龙长子」?一点都没有,此刻「渊龙长子」唯一的想法是,它没得罪过灭法,在它诞生之时,灭法时代都结束了,可眼下,灭法为何找上门了,还是带着一群手下找上门。
  「渊龙长子」虽然也属于龙类生物,任何龙类生物,在见到刀术强者后,都是菊花一紧,正所谓,斩龙是刀术强者的浪漫,但对于被斩的龙类而言,这一点也不浪漫,龙类的想法是,所有用刀的强者,都给老子滚远点。
  而此刻,一名刀术宗师·灭法者找上门来,「渊龙长子」当即从沉睡中惊醒,发现了此事并不简单,因此罕有的收敛残暴,要是换作以往,它早就破水而出,让敌人在深渊龙焰下被灼烧到拼命哀嚎,它则会以这哀嚎作为安眠曲,重新陷入沉睡。
  “大人,这渊龙的态度还行,我感觉是传言有误,所以我们不应该主动招惹……”
  蝰蛇的话还没说完,巴哈就飞起,在高空开团道:
  “苟在黑泥巴里的小蜥蜴,赶快出来迎接你爹。”
  巴哈此言一出,空气安静了,「渊龙长子」生有扭曲犄角的龙首探出湖面,那双漆黑竖瞳看着巴哈,似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毕竟从来都没人敢在言语上,如此羞辱它。
  轰!
  渊龙长子破水而出,湖面的结晶物轰然破碎,只见它展翼而起,达到三百多米的翼展,可以想象它的体型,那双龙翼上遍布被深渊能量侵蚀出的破洞,身上无龙鳞,而是覆盖了一层石油般的物质。
  “吼!!!”
  渊龙长子一声咆哮,周边的黑暗物质都漂浮而起,并向它聚拢,场面看起来极为壮观,挑战龙族的压迫感,在此刻被瞬间拉满,更别说,这还是条快被深渊侵蚀到失去理智的渊龙。
  轰!轰!轰!!
  渊龙长子以双足与龙翼前端的利爪向前突袭,当瞬间突袭近千米后,它的左侧龙翼向前拍下,向一众兽族拍来,厄格因等人早有防备,四散着跃开。
  轰!
  庞大的龙翼拍下,并有化为黑色半流体的迹象,当即有几名实力靠后的兽族被拍碎,转而被渊龙长子龙翼化成的黑色半流体吸收。
  呼的一声,渊龙长子螺旋着到了上空,之后双翼一展,口中喷吐出几米粗的紫黑色射线,滋啦一声扫过,扫过之处是震耳的能量爆炸声,又有十几名兽族当场暴毙。
  漆黑中带着些许白痕的深渊龙焰喷吐而下,地面的岩层因冲击而炸裂开,龙焰扩散,犹如落地的火油般,进行长时间的持续燃烧。
  这就是深渊焰龙的可怕之处,只要沾上一点,就会带来长时间的肉体灼烧+灵魂灼烧。
  在这龙翼几百米的渊龙发威后,别说其他兽族,就连其中战力最强的厄格因与哈维,也被捶懵了,一个提着战刀狂奔,一个手握战锤藏身在黑色湖水内。
  其他兽族就更惨,不是拖着深渊龙焰惨叫着狂奔,就是被轰的半没在烂泥内,蝰蛇的喊声传来,这家伙此时正被深渊长子捏在龙爪中,之后被潇洒的抛起,一口深渊龙焰喷上去。
  在渊龙长子的另一只龙爪内,这抓着茂树族·巨铠,可能是渊龙长子的力量比较恐怖,巨铠被捏的口喷绿汁儿。
  远处的飙风地带,苏晓坐在晶体护罩内,看着远处与渊龙长子混战的兽族们,他这次来,是锻炼领主队的战力,他自己当然不会出手,如果他自己出手,那组建领主队就没什么意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湖边岩地上,满脸鲜血的哈维,高举手中的长柄战锤,风暴与太阳能量汇聚,化为一把百米级的能量巨锤落下,将渊龙长子砸的摔落在盐水湖内。
  别看一众兽族被捶的很惨,但他们有「烈阳」能力的加持,渊龙长子其实也不好受,尤其是它身上的「烈阳印记」已经叠满。
  「烈阳(被动):对敌人造成320~470点+最大生命值0.2%~15%的真实灼烧伤害。
  提示:烈阳印记最多叠加至五层(此为满层),将持续存在60~9000秒(根据现有层数而定)。
  当敌方处于满「烈阳印记」状态:己方所有「近战」精英单位,攻击此敌方单位将附带470点+最大生命值15%的真实灼烧伤害,且带有击退效果。
  当敌方处于满「烈阳印记」状态:己方所有「远程」精英单位,攻击此敌方单位将附带320点+最大生命值10%的真实灼烧伤害,且带有重度治疗遏制效果。」
  ……
  “快逃!”
  哈维又是一记烈阳重锤砸下,将渊龙长子砸的一声咆哮,黑色泥水飞溅起老高。
  听到这喊声,蝰蛇首个一瘸一拐的向远处逃,恶齿紧随其后,其他兽族也跟着一同向飙风区奔跑,厄格因则独自断后,鲜血顺着他的下巴滴落,他目光平静的与渊龙长子对视。
  又是一阵轰鸣后,所有兽族都撤出暗盐湖区域,只留下身上淌着黑血,扬天咆哮的渊龙长子,这场战斗,让成员刚到达430名的领主队,人数削减到只剩80多名。
  三个多小时后,头上缠着本带的厄格因,最先从飙风区内走出,奇妙的是,领主队的成员数量又达到400多名,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在地下城又赎聘了一批兽族,依然是原本的方式,要么离开,要么来战胜渊龙长子,之后每人1000金币。
  “别怕,我们几小时前,刚和这渊龙交战一场,它没想象中那么强。”
  说话间,蝰蛇已大步上前,刚到此地的兽族们,也只能一同冲上前。
  轰的一声,渊龙长子破水而出,仇敌见面,直接开打,几小时前双方刚死战一场,眼下心里都憋着一股火。
  双方再度混战在一起,这次混战比上次更激烈,足足持续五个多小时才平息,厄格因、哈维等人狼狈的逃回飙风区,渊龙长子刚准备追击,隐约看到飙风区内那双透出红芒的眼睛,它作势展开的羽翼一顿,转身没入到暗盐湖中,到下方沉淀的黑暗物质中快速恢复伤势。
  这次领主队相比上次好了些,有100多名成员都成功逃进飙风区。
  几小时后,就在渊龙长子以为,这些来找它两次麻烦的兽族不会再来时,身上绑了更多绷带的厄格因与哈维等人走出,依然是400多名兽族的阵容。
  从黑色湖水中探出头的渊龙长子迷惑了,它仔细回忆自己吞吃过的兽族,却没想通,它明明吃的部落族人更多,为何兽族方却更恨它?
  “别怕,我们和这渊龙的作战经验丰富,上,弄死它!”
  蝰蛇高喊一声,又第一个冲了上去,说来奇妙,每次他都第一个冲上去,可冲着冲着,他反而到所有人后面了。
  看着冲来的大群兽族,渊龙长子愤怒了,已经多少年无人敢如此挑衅它,不,是从没有生灵,敢如此挑衅它。
  混战又一次开始,不过在几小时后,渊龙长子就没那么愤怒了,原因是,它发现这些兽族越打越疼,仿佛每名兽族都有着一种太阳特性的能力,这能力格外棘手,一旦被多次命中,它在这方面的防御会被削减无的程度,后续则是每一下都痛彻灵魂,仿佛太阳之火要把它的灵魂烧尽。
  若非下方的暗盐湖内有大量黑暗物质,渊龙长子能通过吸收这些黑暗物质快速、大量的恢复生命值,以及这种有深渊特性的恢复,没被遏制,它早已被领主队的高伤害围攻死。
  当这一轮混战平息时,只有140多名兽族,冲入到飙风区,受伤不轻的渊龙长子则冲入湖内,这次它连愤怒咆哮都省了,原因是,身上的伤势属实太疼。
  又是几小时过去,厄格因、哈维、蝰蛇等人再一次从飙风内走出,领主队成员的数量,重新达到400多名,走在最前面的蝰蛇高喊道:
  “出来!”
  湖面一片宁静,人狠话不多的哈维举起战锤,构成太阳重锤悍然砸入暗盐湖内,承受冲击的渊龙长子咆哮着破水而出。
  这次的混战尤为激烈,当兽族被打退,总计170名左右的兽族冲入飙风区后,渊龙长子喷吐出一大口黑色龙血,才沉入到暗盐湖内。
  湖下的黑暗物质中,正在恢复伤势的渊龙长子,开始回忆自己之前到底做过什么,才把兽族惹毛到这般,竟派出人均「头目级」的精锐队,不惜死伤的找它报复,以及,今后它是不是应该收敛些,这些低等种族愤怒后,报复也是挺狠的。
  就在渊龙长子都被捶的开始反思自身时,隔着湖水,它又一次听到,那有着稀薄狱蛇血统的兽族,在湖畔高喊着什么。
  轰的一声,渊龙长子冲破湖面,愤怒咆哮中,扑杀向厄格因等人,混战又一次开始。
  这次混战,并不是兽族们狼狈逃走而结束,总计200多名兽族站在湖边的岩地上,与渊龙长子相隔百米对视,双方都受伤严重,但厄格因等人,都不太想逃回飙风区,虽说返回那边后,他们‘不善武力’的领主大人,会帮他们治疗伤势,但那过程之难忘,就算是厄格因,想起后也都心中打颤。
  “撤。”
  厄格因喊出这句话后,一众兽族向飙风区退走,见此,渊龙长子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它退回到湖下的黑暗物质中。
  时间在悄然间流逝,又是几小时后,厄格因带领400多名兽族,从飙风区内走出,蝰蛇清了清嗓子,喊道:
  “出来!”
  喊声落下,暗盐湖内没动静,见此,哈维单手举捶,一记太阳重锤落下。
  轰!
  湖水四溅,依然没动静,厄格因等人互相对视一眼后,其中的恶齿跃入湖中,片刻后,他从黑色湖水中探出头,道:“渊龙长子不在,好像逃了。”
  实际上,渊龙长子是搬家了,这暴戾、凶残的高等龙族,被捶了五顿后,决定搬家,这倒霉地方,它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追!”
  厄格因扯过一名血狼族,让其追踪气息,很快,一众兽族追踪着渊龙长子的踪迹,向黑暗隔壁北侧追去。
  两个多小时后,飞行中散落大片龙血的渊龙长子轰然冲入暗盐湖中,沉入黑暗物质中恢复伤势,并非它想回来,而是那些兽族一直追杀它,尤其是其中的人马族,一根根附带烈阳效果的螺旋箭格外致命,虽说因金属螺旋箭的重量与长度,每名人马族,每次只能带8~10根螺旋箭,但也同样致命。
  关于先杀这些人马族,渊龙长子试过不止一次,这些家伙不仅跑得快,还能以螺旋重骑枪近战,而且这些重骑兵一点都不脆,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全身披甲的人马族有种天赋,他们周边的同族越多,其「重骑兵」能力所提供的防御特性越强。
  人马族原本就是兽族中的精英族群,属于数量少,战力强,渊龙长子真的是首次见到,这么多「大头目级」的人马族聚在一起。
  足足70多名「大头目级」的人马族聚在一起后,「重骑兵」能力的叠甲就够厚,更被说,还有太阳领主提供的「全能力等级提升Lv.18」,让这些人马族在Lv.70的「重骑兵」能力,都达到Lv.88,最后加上「最大生命值提升35%」,生存力就更强悍。
  这还是在没有阳光照耀的情况下,否则「阳光滋润」会提供每秒1%最大生命值恢复效果。
  不仅如此,布布汪的「迅疾光环」,还给人马族们提供了20%总体移动速度提升,原本他们跑得就快,而且有种天赋能力,只要他们在奔行途中不被攻击,那他们会越跑越快,巅峰速度能达到750%速度加成,现在提升五分之一后,就更离谱。
  这些重骑兵,体格硬的和金属所浇铸般,冲锋后近战带有击退效果,远程的螺旋剑,则附带「烈阳」效果,既打不死,攻击力还强,关键还跑不过他们,渊龙长子,就是被这些重骑兵给围追回来,至于飞到高空,螺旋箭几万米级的射程,可不是摆设。
  暗盐湖旁,没一会,第七次针对渊龙长子的围杀开始,茂树族·巨铠跃入湖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巨铠好像有些被此地的深渊能量所侵袭,但它越来越抗揍,抗揍到,被渊龙长子按在龙爪下,用深渊龙焰喷,巨铠都能扬起巨大石斧敲渊龙长子的脑袋。
  打到现在,渊龙长子都嫌着烧不坏、扯不烂的木头疙瘩恶心,每次开战,都是直接把它抛丢到飙风区内。
  当第七次围杀结束时,厄格因干脆就不让兽族们退到飙风区,而是在岩石区原地驻扎,见此情景,渊龙长子当然震怒,又冲出来杀死十几名兽族后,被捶到连吐黑色龙血,退回到暗盐湖内,没再出来,算是默认了领主队在此驻扎。
  很快,从地下城那边赎聘来的新一批兽族到场,其中有不少人马族,见新人们到了,厄格因起身,向暗盐湖走去。
  十几小时后,轰的一声闷响,怒吼着的渊龙长子,被锤出暗盐湖,全身枝杈已变成黑色的巨铠怒吼着扑上龙头,两只大手,抓住渊龙长子的上下颚掰,这树族铁憨憨很记仇,之前的十几场混战中,渊龙长子没少用龙焰喷它。
  渊龙长子发出一声不甘嘶吼后,再也没有力气,轰然栽倒,那双竖瞳中,到现在都不理解,这些兽族为何如此之恨它,一次次来和它死磕。
  “呸,终于赢了。”
  厄格因吐出口中苦咸味的湖水,坐在湖边烂泥中大口喘气,不远处,小半截身体露在泥水外面的哈维尝试坐起身,结果几次都失败。
  就在这时,苏晓从飙风区内走出,他查看领主队,眼下队内的兽族,最弱的都是「大头目级」实力,小boss级也一堆,而更上面的首领级,厄格因、哈维、蝰蛇、恶齿都是,厄格因与哈维是首领级中的顶尖梯队,蝰蛇在中游,恶齿则在下游。
  领主队总计450名成员,其中150名人马族,这些人马族除了能冲锋打乱敌方阵型,也是强悍的远程。
  远程强力输出都是脆皮身板?一群「重骑兵」强力远程输出了解一下,要是有人像对付常规远程一样,突脸对付他们,简直找死,他们的身板,完全可以支撑他们贴脸距离射爆敌人。
  要是这些人马族面对敌人突进时转身就跑,不是他们心中怕了,更不是怕被敌人近身,他们完全是在秀自己越跑越快的天赋能力。
  苏晓来到渊龙长子的头颅旁,那硕大的龙目,带着强烈杀意与恨意的盯着苏晓,此刻渊龙长子确定,这灭法,就是它被围攻十几个回合的罪魁祸首。
  苏晓激活烙印装置,将灵魂特性的召唤印记,烙在渊龙长子的上牙膛处,灵魂的剧痛,当即让渊龙长子恢复了些许力气,挣扎翻滚了几下,随即再次失去气力。
  苏晓尝试以灵魂印记操控渊龙长子,结果失败,他能感受到,渊龙长子那誓死抗拒的意识,显然是宁死也不听从苏晓的精神指令。
  发现这点,苏晓说道:“这么说,你想带着渊龙的威严去死?”
  “这样,最好。”
  渊龙长子发出灵魂之声,听闻此言,苏晓点了点头。
  “那就由你自己选,是和我们一同对付海族,还是被端上餐桌,二选一。”
  “灭法,你太傲慢了,我不信,你敢吃被深渊侵蚀的我……”
  渊龙长子的话还没说完,苏晓取出一本食谱,翻开后,丢到渊龙长子眼前,渊龙长子以黑暗能量,化为一条手臂接住。
  看到这食谱,渊龙长子最初是不屑的,可越看,上面记载的东西似乎越像是真的,这让它的目光越发凝重,当它翻到龙族篇的菜谱时,它突然感觉,把它端上餐桌,似乎不只是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