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盘天之主 > 第009贿赂护院

第009贿赂护院


  “不能慌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乱,一定要沉着冷静,只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我就算是有十条命也死定了。”王开心中不断嘱咐自己。
  但是,表面却装作一副被吓傻了的样子,手足无措,好像是一名乡下来的的穷小子,从没见过这种阵仗一般。
  忽然,他浑身打了个哆嗦,脸上苍白无色,惊恐无比,浑身战战兢兢道:“大人...大人饶命,小人名叫王开,是后厨的一名粗仆,今天早上小人本来和往常一样,赶着去坠龙山上砍柴。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吃坏了东西,走到半路,肚子忽然疼了起来,所以...所以小人看到墙角长着一株广木香,就忍不住想要过来拔走这株药材,治疗小人的肚子疼。”
  王开看着这六名杀气腾腾的护院,用手指了指脚边不远处的广木香。
  这是他昨天晚上就想好的借口,也打好了腹稿,此时说起来自然流畅无比,不打一丝磕绊。
  “广木香能治疗肚子痛?我都没听说过这种事情,你一个砍柴的粗仆还能知道?我看你潜伏到永安王府,就是想要图谋不轨。”
  那名护院冷笑一声,眼睛之中,透露出一种冰冷之色,他手中的长枪再度微微往上一顶,啵的一声,钻到皮肉深处,鲜血瞬间汩汩流出。
  “不好,他真的要杀我。”
  王开脖子一疼,眼睛之中,顿时透露出了无尽的骇然之色。
  尽管在昨天晚上,他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的场面,也做好了心里准备。
  可当护院的长枪真正捅进脖子里的那一瞬间,王开还是差点被吓得魂飞天外,当即他的额头上,瞬间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没有图谋不轨,没有图谋不轨,小人家里世代都为王府效力,尽心尽力,忠心耿耿,绝对不敢做出任何违反王府法令的事情。
  大人不信,可以去后厨询问小人的名字,小人名叫王开,是一名砍柴的粗仆,大人去后厨一问便知。
  这广木香有治疗肚子疼的效果,是小人的父亲生前告诉小人的,小人绝对没有任何图谋不轨的心思,还望各位护院大人能洞察秋毫,饶过小人这一次,小人真不是故意停留在这里的。”
  面对这些个如狼似虎,杀气腾腾的护眼,王开丝毫不敢抱有侥幸心理。
  所以,他说的话也是九真一假,除了偷学武功这一点有所隐瞒以外,他说的其他所有话,全部都是真实的,有据可查。
  “你要真的是王府后厨砍柴的粗仆,也就罢了,可要不是,那就不仅仅是不得好死那么简单了,我们会把你送到执法堂去,千刀万剐,剥皮抽筋。”
  那名护院冷笑一声,转头看向另外一名护院:“杨石,你去后厨查看一下,看到底有没有一名叫王开的砍柴粗仆,顺便再查验一下他父亲的名册,看到底是不是真如他说的,世代都为王府效力。”
  “是,队长。”一名护院点了点头,身子一跃,腾空而起,好像仙鹤展翅一般,浑身变得轻飘飘的,扶摇直上,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个护院的体重少也有个一百五十多斤,可他一个踏步,就把自己送到了十几米的高空,这便是修炼到后天二重锻肉境界的武者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以前就听说过锻肉境界的武者,一只手就可以做到托梁换柱,倒拽九马,我一直以为是以讹传讹,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而且也不知道这个护院在半空中,施展出了什么武功,身体一下子变得轻飘飘的,竟然掉不下来,反而踏着清风越飞越远。”
  王开的看着那名护眼离去,强压下心中的惊恐,眼睛之中,又是羡慕,又是渴望,一时之间,脑海中转动无数个念头。
  “我成为护院后,应该也能学到这种武功吧?以前是没有武功修炼,我无论怎么刻苦,都无法突破到后天境界。
  可现在不一样了,我已经学到了“九龙霸拳”,只要能度过眼前的这道难关,突破到后天两重锻肉境界,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等我成为了威风凛凛的护院后,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践踏我尊严的宋海圣,我一定要千倍百倍的报复回来。
  还有那个用皮鞭抽打我,讹诈我无数银子的李管事,我也一定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呼啦...
  就在王开胡思乱想之时,忽然一阵大风掀起,飞沙走石。
  那个去后厨查验的护院,好似箭一般的飞速穿梭回来,风驰电掣,等到了众人头顶之上的时候,停住身形,忽然一个鹞子翻身,从空而降,落在地上。
  同时他朝着另外几名护院点了点头道:“这个奴仆所言属实,身家也十分清白,他父亲在两年前重病去世,算上他这一代的话,他家已经连续九代为王府效力了。”
  那名用长枪盯住王开脖子的护院,听了之后,神色稍稍有些缓和,沉声道:“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接近演武场,就是大逆不道。
  按照王府的法令,应当鞭笞五十,以儆效尤,不过念在你家世代都为王府效力,忠心耿耿的份上,我们也可以对你网开一面,当然,这就要看你会不会做人了。”
  唰...
  说话之间,他的双手往回一收,枪尖离开王开的脖子,插入地面,同时眼睛的波光,不留痕迹的微微瞟了一下王开的怀里,似乎意有所指。
  只要不是对永安王府包藏祸心,做那些违法乱纪,犯上作乱的事情,他们也不介意高抬贵手,放过这个卑贱的奴仆一马,顺便从中搜刮点油水。
  “看我会不会做人?这个护院话里有话,是想要银子吗?看样子八九不离十,这些锻肉境界的护院,也有着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也会贪婪,我这个月领取三两银子,正好全部送给他们,彻底解除掉后患之忧。”
  感觉到枪尖离开自己脖子,王开稍稍松了口气,同时眼睛微微一转,听懂了对方的话外之音,然后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麻布缝制的囊袋,双手递到那名护院手里。
  “为了小人自己的这么一点私事,让各位护院大人劳师动众,小人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这是三两银子,数量不多,算是小人的一点心意,希望能给各位护院大人做点酒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