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盘天之主 > 第006章大胆想法

第006章大胆想法


  “李管事,你想要日后炮制我,就要做好被我报复的准备,点滴之仇,睚眦必报。”
  王开眼睛精光爆闪,龇着牙齿,紧紧的盯着李管事,浑身散发出一股将生死置之度外,无所畏惧的狂猛气息。
  自从做下决定,向宋海圣报仇雪恨后,王开的心里就像是破开了一个枷锁,释放出一头头洪水野兽,在他的胸腔内鼓动不休,张牙舞爪,愤怒咆哮。
  更有一口恶气憋在胸口,不吐不快!
  从前他被人踩在头上,欺辱打骂,肆意妄为,但是从现在开始,王开下了死决心,永远不会让人这么欺负了,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伤我一毫,我必千倍回报!
  “那咱们就走着瞧,本管事不会放过你的。”
  被王开的眼睛一瞪,李管事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胆怯心虚的感觉,眼睛躲闪不定,放下一句狠话,带着那两个粗仆灰溜溜的离开了。
  李管事能在后厨压住几百名奴仆,做到管事这个职位,自然不是胆小怕事之人,可关键是王开现在的模样,着实有点吓人。
  鲜血淋淋的鞭状伤口,遍布全身,凄惨无比,再加上凶相毕露,虎视眈眈,活脱脱就像是一只走到绝路的受伤猛兽。
  似乎一言不和,就会暴起发难,张开血盆大口,撕碎所有挑衅者,令人胆寒不已!
  “这才是做人的感觉!”
  看着李管事等人狼狈离开的样子,王开只觉得扬眉吐气,快意无比。
  这种感觉是他从未体会过的,这么多年了,此时此刻,王开才觉得,自己真正像个人,而不是做牛做马,任打任怨的奴才。
  “李管事掌管后厨十几年,又岂是那么好惹的?这王开自己找死,怨不得谁。”
  “说的没错,咱们还是离他远点,免得被李管事看见了,惹祸上身。”
  “这王开不知死活,咱们可不能和他一样。”
  等李管事一干人等离开之后,后厨其他粗仆看到王开,像是看见了瘟神一般,纷纷一窝蜂的迅速远离,生怕被李管事记恨上。
  “一群蝇营狗苟之辈,这次是我有怨不能伸,有仇不能报,下次就轮到你们了。”
  看见这些人,王开心中冷冷一笑,也不搭理他们,转身离开了后厨。
  “李管事这个人小肚鸡肠,锱铢必较,我今日与他反目成仇,他十有八九会找人在暗中报复我,我还是小心点为好。”
  走出厨房大门,王开念头一转,见周围无人,把腰间劈柴用的砍刀,偷偷的绑在了小腿上,决定睡觉吃饭,永不离身。
  大概花了半盏茶的时间。
  王开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屋之后,身上的鞭状伤口已经结疤,疼痛大大减少,还传来一阵被蚂蚁叮咬的刺痒,似乎要不了几天,就会彻底痊愈。
  常人若是受到这等严重的鞭伤,少说也得在家卧床十天半个月,每日汤药不断,方有可能恢复成这个样子。
  而王开在没有涂抹任何金疮药的情况下,仅仅只花费了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恢复到了这个地步。
  这便是修炼武功的好处,精力旺盛,身强体健,血流充沛,筋肉有力,百病不生,就算被贵人责罚,遍体鳞伤,其恢复速度,也要超过寻常人百十倍,丝毫不会耽误王府内的本职工作。
  这也是永安王府为什么会传授鱼龙惊涛功,给府中奴仆的主要原因!
  不过,王开显然顾不得管这些,而是直接走到床头。
  从一个锁得严实的木柜里,掏出了一张泛黄的纸张,是他和杨秀梅的婚约文书。
  一看到这张婚约文书,王开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杨秀梅和宋海圣两个人,在院墙草丛里打情骂俏的一幅幅画面,心头嗡的一声,怒火冲天,火烧眉毛,直上天灵盖。
  “宋海圣,杨秀梅,你们这两个竟敢如此羞辱与我,我饶不了你们。”
  王开眼睛充血,杀机弥漫,将手中的婚约文书三下五除二,揉成一团废纸,狠狠的甩到墙角火炉里。
  滋啦一声!
  火焰上涨,冒出一股青烟,将那团婚约文书燃烧殆尽!
  “苦练!只要千倍百倍的苦练!才能洗刷今日耻辱!”
  王开心中恨的咬牙切齿,再难以忍耐心中的怒火,蹭的一声,拔地而起,好似一条大鱼腾空,在舒展筋骨,活络血脉。
  “如鱼得水。”王开心里闷吼一声,脚步忽动,整个人一闪而逝,旋即又出现在门口,就像是瞬移一般,凭空消失,又忽然出现。
  “与宋海圣交手时,我一连使用了三次“如鱼得水”,可每一次都被对方轻松破招,就像是这一招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一般,
  不,不对,肯定是我修行的还不够用功,速度还不够快,只要我的速度,能快过宋海圣的长鞭,他就拿我没有任何办法。”
  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王开忽然咬紧牙齿,速度猛地加快,整个人都仿佛鬼魅一般,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房间里到处都是王开的身影,往往一个身影还没消失,另一个身影又忽然出现。啵啵啵的破风声,响彻整个房间。
  “不行,还是不够快,宋海圣施展出九曲连环鞭后,速度、力量全部瞬间增加了一倍,我现在的速度,还躲不过他的九曲连环鞭法。”
  王开面色通红,气血冲脸,心脏超负荷跳动,但他却顾不得这些。
  只要一想起宋海圣和杨秀梅的可恶嘴脸,王开就恨得牙根直痒痒,仿佛一只凶猛野兽正在吞噬着他身体,剔骨削肉,抽筋剥皮,摧心剖肝,使他不思饮食,坐立难安。
  “不行,还是不行,我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快了,可这还是比不上宋海圣长鞭的速度,只能把希望放在其他招式上面了。
  除了“如鱼得水”外,我还会鱼龙惊涛功的其他招式,只要有一招能强过宋海圣,我也就有了一分战胜他的希望。”
  ““鱼目混珠”这记招式,主要是避实就虚,避重就轻,虚实结合,给敌人造成佯攻的错觉,从而抓住敌人要害,一击致命。
  可宋海圣的九曲连环鞭法,铺天盖地,无穷无尽,我连靠近他都很艰难,又如何给他造成佯攻的假象。”
  王开皱起眉头,默默思考,眼睛中神光偶现,闪烁不定,很快便否定了“鱼目混珠”这记招式。
  “我只会一半的鱼龙惊涛功,除了“鱼目混珠”外,还有“如鱼得水”“游鱼摆尾”和“鱼死网破”这三招,但是我和宋海圣交手时,已经施展过这三招武功,不仅毫无用处,还被对方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忽然之间,王开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连他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忍不住全身微微战栗。
  “依靠我自身掌握的这门“鱼龙惊涛功”,恐怕永远都无法战胜宋海圣,想要战胜宋海圣,我就必须想一个完美的方法,从永安王府内院盗取一门上乘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