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盘天之主 > 第005章只争朝夕

第005章只争朝夕


  李管事脸色一变,乌云密布,阴沉无比,死死的看着王开道:“本管事之所以让你多背五担干柴,也完全是为了王府着想。
  这王府贵人的心思,不是我等下人可以揣摩的,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提前做好一切准备,急贵人之所急,需贵人之所需。
  有些贵人喜爱吃夜宵,那咱们后厨就必须定时定点的给贵人做夜宵,这干柴从哪里来?用的就是你多背出来的那五担干柴,这都有据可查。
  王开,今日你妄图污蔑陷害本管事,以下犯上,犯了死罪,这件事本管事不会善罢甘休的,本管事一定要如实禀告给王府的执法堂,请他们明正典刑,为本管事洗清污点,将你剥皮抽筋,一解本管事的心中之恨。”
  执法堂是永安王府中,极为威高权重的一个机构,专管辨明道理,斩杀叛逆。
  只有为王府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护院、武师、客卿、供奉才有资格加入,执掌着所有家仆奴隶的生杀大权,权利不可谓不大。
  “王开,你只是一个粗仆,身份卑贱,李管事不是你能随意诋毁的,你要是还想有条活路的话,就赶紧跪下来给李管事磕头求饶,说不定李管事心情一好,还能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你一马。”
  一个粗仆从李管事身后站了出来。
  “没错,王开,想必你也清楚,咱们永安王府最看重的就是规矩,讲究上下尊卑有序,不可逾越。
  你刚才污蔑陷害李管事的话,我们几个都听到耳朵里了,你也别想否认,触犯了王府法令是个什么结果,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轻则打断手脚,挑断全身筋脉,落得一个终身残废的结果,重则那就是难逃一死,剥皮抽筋,挫骨扬灰,王开,你可要想清楚了。”
  另一个粗仆也站了出来。
  “想请执法堂明正典刑?那好啊,我没有任何意见,如果李管事不害怕被执法堂查出蛛丝马迹,东窗事发的话,那就请李管事随意吧。
  只不过,我在这里奉劝李管事一句,如果执法堂真的来了,咱们两个谁被扒皮抽筋还真不一定。
  李管事想要向执法堂状告我以下犯上,忤逆王府法令。
  正好,我也有一件事要向执法堂禀告,而且这件事情也李管事有着很大的干系,李管事,你要不要试试看,看执法堂来了之后,到底剥谁的皮?抽谁的筋?”
  王开冷冷的看一眼那两个粗仆,这两个人他都认识,小人物一个,在后厨做着洗漱碗筷的事情。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忽然和李管事勾搭到了一起,狐假虎威,仗势欺人。
  王开看了他们一眼后,也就不再搭理他们,而是看向李管事,眼睛之中,透露出一抹冰冷的神色。
  如果对方真的把执法堂叫过来,告他以下犯上的话,王开就把李管事这些年来剥削后厨奴仆,索要钱财的事情,全部都捅漏出来。
  大不了两个人要死一起死,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而且,这李管事也不是别人。
  正是这些年来,王开因为年纪太小,完不成二十担干柴的任务,时常用皮鞭毒打王开的那个后厨管事。
  说着话,王开的脑海里,就回想起了自己这些年被对方毒打的遭遇,脸色越加冰冷下来。
  要是换做以前,王开对这个李管事,可是恐惧的很,畏之如虎。
  但是现在,王开经历了宋海圣和杨秀梅的事情后,心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连宋海圣都恨不得欲杀之而后快,区区一个李管事又算得了什么。
  要不是王开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他简直恨不得将这个李管事吊在房顶上,用长鞭狠狠的抽打上个三天三夜,一舒积攒在胸口多年的怨气。
  这样想着,王开的眼神就变得凶狠起来,如同猛兽窥伺一般,时不时的扫过李管事周身。
  那两个粗仆听到王开话中饱含的浓郁怨恨之气,面色上浮现出一抹不服,有李管事撑腰助威,他们自然不会忌惮同为粗仆身份的王开。
  可就在他们张了张口,刚想要反驳的时候,视线之中,忽然出现了王开如同猛兽一般的凶狠目光,心底顿时一寒,浑身打了个哆嗦,只感到头皮一阵发麻,毛骨悚然,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眼神,似狼、似鹰、似虎、似熊......,总之不像是人。
  “你们这两个废物,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李管事冷冷的看了那两个粗仆一眼,而后面色阴沉的看着王开,眼睛之中,弥漫出浓郁的杀机,语气森寒的威胁道:“想不到你这条可怜虫,昔日被本管事用皮鞭抽打的痛哭流涕,死去活来,现在竟然也成了气候,有能力威胁本管事了。
  这次算你赢了,你说的对,本管事还真不敢请执法堂明正典刑,不过,王开,你也别忘了,这整个后厨都归本管事管辖,只要你一日是永安王府后厨劈砍干柴的粗仆,你就一日逃脱不了本管事的手掌心,本管事有的是办法炮制你。”
  王开面色宁静的看着李管事,语气平和无比,像是一片宁静的海面,不起丝毫波澜:“我原本以为,我只是一个小人物,生死不由自主,未来不可预料,永远都不可能像那些名震天下的大英雄,大豪杰那般快意恩仇,指马扬鞭,笑傲天下,我能做的只有倾尽所有,博取一线生机,争取让自己活得更长,活得更久。”
  说到这里时,王开语气一变,眼中精光爆闪,忽然变得激昂慷慨起来,犹如铁马金戈,龙嘶虎哮,发出阵阵金铁交鸣之声:“但是直到今天,我才认识到我错了,大错特错,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活的再久,也不过短短几十载。
  若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处处卑躬屈膝,奴颜媚骨,低三下四,俯首帖耳,不敢直抒胸臆,遂心如愿,那活的再久,充其量也就是一具活着的行尸走肉而已,丧失自己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
  这种方式的活着,与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所以,我不求活的长久,只求能顺心如意,活的痛快,一吐心中积怨,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几十年太久,只争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