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盘天之主 > 第004章后厨李管事

第004章后厨李管事


  “好了,宋郎,我们走吧,犯不着为了一个粗仆,生这么大的气,你马上就要成为武者了,前途无量,何必和一个卑贱的粗仆斤斤计较,平白丢了身份。”
  杨秀梅冷冷的看了王开一眼,缓步走过来搀扶住宋海圣的臂膀,两人走向远处,留下了一句话:“王开,宋郎的话你也听到了,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想要保住性命的话,就老老实实的认命,做一个劈柴打杂的粗仆,永远都不要踏出永安王府一步。”
  “宋海圣......杨秀梅......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王开看着他们离去,悲愤欲绝,痛不欲生,他的身体在流血,心更在滴血。
  就在今日,自己遭遇了难以想象的奇耻大辱,未婚妻杨秀梅与百草院管事宋海圣,偷偷在院墙草丛中打情骂俏,被自己逮了个正着,非但没能报此深仇大恨,还被对方反过来狠狠的教训了一通,皮开肉绽,遍体鳞伤,鲜血长流。
  王开没念过书,不懂得什么君子隐忍的大道理,他只知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面对宋海圣时的无能为力,让王开现在心中憋着一口怨气,可谓是铺天盖地,倾尽五湖四海之水,都难以洗刷。
  “此仇不报枉为人!”
  王开看着宋海圣消失的方向,眼睛充血,语气怨毒无比,忽然吐掉嘴里一大口鲜血,拍拍身体的灰尘,捡起地上的那一捆干柴,背在肩上,转身朝着后厨走去。
  一路上,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因为在这永安王府之中,金枝玉叶,王子王孙太多,各个都是皇亲国戚,天潢贵胃,高高在上,身世显赫。
  这些王子王孙的怒火,虽然比不上帝王一怒,伏尸百万那般恐怖,可也绝对不是好惹的。
  在王族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残酷教育下,这些王子王孙无一不是执掌杀伐,雷厉风行,视人命如草芥之辈,教训个把府中家奴粗仆,又算得了什么,就地斩杀都不为过。
  显然,那些看到王开惨状的家仆,都担心他是得罪了王府中的王子王孙,才会落得如此局面,各个都把王开当成瘟神一般,离的远远的就抱头鼠窜,生怕被贵人迁怒,惹祸上身。
  王开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一幕,不动声色,默默的擦拭掉了嘴角的血迹,心底忽然浮现出来一个奇怪的念头,看着这些仓皇失措,抱头鼠窜的家仆,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王开心中暗暗自省:“怪不得杨秀梅看不起我,想来我以前也和他们没什么两样,仰人鼻息,苟且偷安,逆来顺受,都是蝇营狗苟之辈。”
  “这次宋海圣和杨秀梅狼狈为奸,我连出口恶气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忍辱负重,忍气吞声,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下一次,要是有人想要我的命了,难道我要坐以待毙,引颈待戮?不行,绝对不行。”
  王开眼睛猛地透出一抹冷光,拳头顿时紧握,一根尖锐的干柴枝丫,直插掌心,鲜血长流。
  但他好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面色狰狞,咬牙切齿道:“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我一定要想办法学到上乘武功,废寝忘食,刻苦修炼,报此深仇大恨,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心中做下决断,王开只感觉自己浑身都畅快了很多,像是忽然卸下千斤重担,身体都变得灵活轻松,就连精神也像是经历了重重磨炼一般,化茧成蝶,焕然一新。
  此时再看向波澜壮阔的王府院墙,王开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取而代之,一飞冲天的强烈渴望,不过他很快又摇了摇头,打消了自己心中,这个不切实际的妄想。
  以他现在的微末实力,别说是那些每日吞服灵丹妙药,武功出神入化的王子王孙,就算是永安王府随便一个护院,都能让他顷刻之间,身死道消,一切化为乌有。
  来到后厨,王开把肩上的干柴,放到柴堆上。
  一个身穿锦衣华服,满脸横肉,管事模样的中年人,身后紧紧跟着两名和王开同样穿着的家仆,头戴毡帽,粗布短褂,似乎正在后厨等待着他。
  “王开,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偷逃懒,这么晚才把干柴送来,耽误了贵人用膳,你担当的起吗?”
  那中年管事看到王开浑身上下遍体鳞伤,阴狠的小眼睛中,闪烁不定,“你可真是命大,也不知道你到底冲撞了哪位贵人,竟然还能侥幸逃得一命。”
  “我得罪了谁,不用你操心,李管事,现在的时间才是申时,太阳还没落山,贵人都是在酉时才会用晚膳,你现在跟我说耽误了贵人用膳,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在借机找我的麻烦?”
  王开知道李管事这是按照惯例,来向自己讹诈银子来了,不过他既然已经决定,要找宋海圣报仇雪恨,洗刷耻辱,哪里还顾得了这个李管事。
  要知道,那宋海圣的身份也是一名管事,和李管事平起平坐。
  只不过这李管事管理的是王府的后厨,而是宋海圣则是管理着百草园。
  甚至相对而言,宋海圣的管事身份,比李管事还要高上半截,毕竟后厨做出来的饭菜,大多都是给王府里面的仆从杂役吃的。
  而百草园产出来的灵草,灵药,灵果,则是直接提供给王府里面的武师,客卿,供奉甚至王子王孙等武功高手。
  王开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管事,冷冷一笑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王府每天只要用十五担干柴就足够了,你每天让我背二十担干柴,就是想要中饱私囊,把这多余出来的五担干柴,卖出王府,换成白花花的银子,揣到你自己的腰包里。”
  “混账东西,你竟然敢诬陷本管事,本管事饶不了你,这后厨的人谁不知道,本管事做事一向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对王府更是忠心耿耿,披肝沥胆,全心全意,你一个粗仆又怎么能知道本管事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