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盘天之主 > 第002章胜者为王

第002章胜者为王


  永安王府早就颁布下来法令,所有奴仆只能学习鱼龙惊涛功,强身健体,更好的为王府效力,胆敢窥伺王府其他武功者,杀无赦。
  这宋海圣的父亲,虽然是永安王府的大总管,地位崇高,权势滔天,可这也改变不了他是王府奴仆的事实。
  宋海圣的父亲是王府的奴仆,那宋海圣一出生就注定了是王府的奴仆,甚至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要为王府效力。
  王开也是如此。
  奴仆的后代,就是奴仆,这是王府不可改变的定律,除非是自身天资横溢,超凡绝伦,修行到了后天六重洗髓境界,才有可能从王府的深宅大院讨来那一纸契约文书,脱离奴仆身份,从此一飞冲天,风光无限。
  这宋海圣一介奴仆身份,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竟然从王府深处,偷学到这等厉害无比的鞭法武功,对于这等狗胆包天、欺下犯上的奴仆,永安王府一向手段严酷,只要发现一个,那就绝对是杀一儆百,以儆效尤,甚至满门抄斩,连诛九族。
  此时,王开的脑海深处已经浮现出一幅幅宋海圣被永安王府发现偷学武功后,拉到刑场凌迟处死的画面。
  “这永安王府最看重的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宋海圣,你胆敢忤逆王府法令,偷学武功,就已经是犯了大禁忌,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说不定连同你老子,也要被你连累至死。”王开一脸痛快无比的神情。
  “哈,你一个后厨砍柴粗仆都能知道的事情,我会不知道吗?实话告诉你,我这九曲连环鞭法是三郡主两天前来百草园巡视,见我打理的用心,特意赏赐给我的。
  除此之外,三郡主还赏赐给我大量滋补身体的灵药,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踏入后天境界,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只要能修行到后天两重锻肉境界,我就能摇身一变,成为王府的护院,每月按时领取王府发放的俸禄、丹药、灵草等修行资源。
  如此这样,我借助王府发放的修行资源,就有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要是能修行到后天六重洗髓境界,我就能讨来一纸契约文书,脱离奴仆身份,成为王府的武师,甚至客卿也不是不可能。
  那可是真正的前途无量,你一个鼠目寸光的粗仆,又怎么可能理解得了我的宏图大志。”
  宋海圣冷笑一声,露出满脸的嘲讽之色。
  “这...这怎么可能?你没有偷学武功,这九曲连环鞭法竟然是清河郡主给你的。”王开面色一变,如丧考妣,脸色顿时灰暗了下来。
  “你知道就好,我找的男人必然是人中龙凤,不是你能相提并论的,你永远都是永安王府后厨一名砍柴的粗仆,你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也只会愈来愈大,最终演变成不可跨越的云泥之差,天壤之别。
  王开,我希望你能认清楚自己,回去后把那纸婚约烧掉,以后不要再拿婚约来说事了。”
  杨秀梅站在宋海圣身边,眼神平静的看着王开,语气不起丝毫波澜。
  “你怎么知道我永远都是永安王府后厨一名砍柴的粗仆?你怎么知道?”
  王开握紧拳头,双目通红,如老牛一般喘着粗气:“我回去之后会把婚约文书烧掉,不过不是因为你的这番话,而是因为像你这种贱女人根本配不上我。”
  “混账,不知死活的东西,你竟敢当着我的面如此侮辱杨秀梅,现在新账旧账一起算,我饶不了你。”
  宋海圣眼睛一瞪,手中的长鞭一甩,化作漫天鞭影,遮天蔽日,如同群蛇乱舞一般。
  “如鱼得水。”王开见铺天盖地的鞭影袭来,心中一惊,急忙再度施展出“如鱼得水”,身形骤然消失不见。
  “如鱼得水?我让你变成粘板上的鱼肉。”
  宋海圣面露冷笑,手中的长鞭原地打了个旋转,如一条大蛇翻转身子一般,在半空中剧烈的缠绕起来。
  王开的身形刚刚显现,一根漆黑如墨的鞭梢悄无声息间,突然而至,如蟒蛇绞杀一般,瞬间紧紧缠绕住他的脚腕。
  “不好。”
  王开浑身冒出了一层冷汗,心惊肉跳,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却又听见宋海圣忽然冷哼一声,鞭梢瞬间高高扬起。
  他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就像是被钓上钩的大鱼,竟然一下子被甩了起来。
  “游鱼摆尾。”王开眼皮子陡然一跳,匆忙之中,施展出鱼龙惊涛功的另一招式。
  双腿在半空中急速摆动起来,卷起一道道旋风,飞沙走石,白浪掀天。
  而缠绕他脚腕上的长鞭,也急速脱落下来。
  如鱼得水是鱼龙惊涛功的一记身法招式,灵活无比,变化万千,不可捉摸。
  而游鱼摆尾则是鱼龙惊涛功中的一记腿法招式,一经施展,双腿呼呼生风,快如雷电。
  这一招如果修炼到达最高境界,腿影翻飞,宛如利刀大斧,碎金断玉,洞穿钢铁,轻而易举。
  王开现在自然还没有这一招式练到碎金断玉的地步,可凭借着游鱼摆尾挣脱宋海圣的长鞭纠缠,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就想挣脱出来,没那么容易。”
  宋海圣眼睁睁的看着王开挣脱出来,脸色不变,手中长鞭再度搅动,在半空中急速缠绕旋转,呼吸之间,就将王开捆绑成了一个大粽子,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
  “我刚才只是使用了一些基础鞭法,都还没有施展出真正的九曲连环鞭法,你就不行了,杨秀梅说的一点都不错,你永远都会是永安王府后厨一名砍柴的粗仆,坐井观天,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宋海眼神之中,透出了一丝讥讽之色:“我自得到九曲连环鞭法后,每日里勤修苦练,直至今日,方才练成一曲,今天正好让你开开眼界,见识到你和我之间天壤之别的差距,断了你心中那不切实际的妄想。”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赢了,你说什么都可以。”
  王开冷冷的看着宋海圣,目光之中充满仇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