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盘天之主 > 第001章奇耻大辱

第001章奇耻大辱


  “什么声音?”
  王开把肩上的一大捆干柴放下,腰酸背痛。
  如果不是听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他是绝对不会停下来的。
  作为永安王府的家奴,王开每天都要去山上砍够二十担柴,才算完成任务,少一担柴,厨房的管事就会立刻露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挥舞着手中的长鞭,在王开的后背上狠狠的抽打上七八下,以儆效尤。
  前两年的时候,王开因为年纪太小,力量有限,隔三差五的完不成任务,他的后背时常被管事抽打的鲜血淋漓,不过日子长了,王开却也因此逐渐摸索出了规律。
  只要把每月王府按时发放的三两银子,除掉自己日常生活必需的银钱外,剩下的全部交给管事,那他挨长鞭抽打时所受的疼痛,就会瞬间减少一大半。
  管事收了钱,手中长鞭挥舞的啪啪作响,在半空中甩起一道道鞭花,样子货做的十足,可最后当长鞭落到王开的后背时,力道已经变得十不存一。
  等王开明白了这个道理后,他手头的银钱就开始如同山泉一般,源源不断地流送到厨房管事的手里。
  银钱很重要,可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命没了,才是真的什么都没了,王开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这个道理。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这个人吃人的永安王府,侥幸生存下来。
  “这好像是杨秀梅的声音。”王开耳朵一动,眉头微微皱起,脚步顺着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声音是从院墙角落里传来的,那里长满了野草,很少会有人去那里。
  王开伸手拨开杂草,一对看起来模样亲昵,似乎正在打情骂俏的男女,顿时出现在他的目光中。
  “杨秀梅,竟然真的是你,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王开看着那名女子,忽然瞪大了眼睛,蹭蹭蹭一连后退了三步,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为什么不能是我,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我自然就要朝别人要。”
  杨秀梅面无表情的看了王开一眼,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身边的男子,让其站在自己身后
  “可我们两个从小就定了婚约,再过几个月就要成婚了,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王开脸上苍白无色,仍然难以置信。
  “从小定下了婚约?那是你父亲和我父亲定下的,我可没有答应。”
  杨秀梅冷笑一声,脸上出现了一种冷静的神色:“更何况,你父亲在两年前就已经生病死了,我和你的婚约早就不作数了,不然,你以为我父亲不知道我的事情?他为什么没有阻止我,就是因为我能凭借着自己的本事,找到一个远超你十倍的男人。”
  “远超我十倍的男人?”
  王开如遭雷击,失魂落魄,忽然,他一双拳头瞬间紧握了起来,攥得嘎吱嘎吱作响,如同一条受伤的孤狼般,猛地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躲在杨秀梅身后的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就是你说的远超我十倍的男人?你让他站出来,我看看到底是谁,缩头乌龟算什么本事?”
  “哼!看在杨秀梅是你未婚妻的份上,我本来不想跟你一般计较,可你竟然敢骂我是缩头乌龟,那这件事情就不能善了了。”
  那名男子冷哼一声,从杨秀梅身后走了出来。
  他容貌极其英俊,剑眉星目,身材修长,一脸的傲气,看样子地位不低,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迫人的气势。
  “百草园管事,宋海圣,竟然是你?”王开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名男子。
  “是我又怎么样,你区区一个砍柴的粗仆,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我今天就让你知道骂我的人是什么下场。”
  宋海圣眼神一冷,手中顿时甩出了一根长鞭,犹如灵蛇出洞一般,威力极大,鞭梢在空中飞舞,震荡出了爆鸣。
  “不好。”王开脸色一变,心底陡然冒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这一鞭竟然朝着他的嘴巴飞来。
  打人不打脸,这宋海圣摆明了是想要狠狠的给他个教训。
  “如鱼得水。”王开匆忙之中脚步一动,如同一条钻进海里的大鱼,灵活无比,左右摇摆,身形晃动之间,消失不见,等再出现时,已经横窜出了十几米的距离。
  “你倒也还是个人才,这只有一半功法的鱼龙惊涛功,竟然被你练到了这个地步,可惜,你就算学完全部的鱼龙惊涛功,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宋海圣冷笑一声,手腕急速一抖,那长鞭好似活过来一般,啪的一声脆响,竟然在半空中直接打了一个弯,紧追着王开的身影就甩击了过去。
  这一下可真是惊险到了极点,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刺啦啦,刺啦啦。
  长鞭的速度快到极致,形成重重幻影,空气都被撕裂开来,发出令人心悸的风雷声。
  “不好,躲不开了。”王开双脚刚刚落地,耳朵之间就听到劲风撕裂,空气爆炸声。
  一根长鞭,好像破开虚无的九幽藤蔓,凭空出现在自己眼前,鞭风刺激得嘴皮子都疼痛起来。
  他的鱼龙惊涛功,只是一个半吊子功法,他只学了一半,永安王府也只传授了一半,用来强身健体倒是足够,可要是想与其他武者交战,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更何况,这宋海圣也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这么一门诡异的鞭法武功,威力端的是厉害无比,一鞭挥出,像是狂风暴雨一般,来势汹汹,连绵不断。
  而王开就是海上的那一叶扁舟,被狂风席卷,被暴雨笼罩,随时都有可能船翻人亡。
  唰...
  鞭风破空袭来。
  王开感受到这个气机,本能的缩了缩脖子,那鞭梢如同灵蛇甩尾一般,啪的一声脆响,恶狠狠的抽打在王开的脸颊上,巨大的力道,让他在半空旋转几个跟头,方才重重的落到地上,溅起大片灰尘。
  “你这是什么武功?我知道了,宋海圣,你竟然敢偷学永安王府的武功,这可是犯禁忌的事情,王府早有规定,违背法令者,立斩不赦,你死定了,就算你老子是永安王府的大总管,也救不了你。”
  王开灰头土脸,脸颊高高鼓起,血肉模糊,但他却顾不得这些,而是用一种快意恩仇的目光看着宋海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