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风无念 > 第四章 酒铺

第四章 酒铺


  话说炎风和李道来到老张家酒铺,二人了一斤陈年老黄酒,分两碗饮。间李道说起刚的经历,不禁抹了把冷汗,那李熊差点一拳结了他的小命。炎风冷笑一声,仰头将碗里的黄酒喝尽。李道察言观色,道炎风似乎介起自己的过去,于是趣的沉默了下来。
  酒铺老板老张嘴角微微一笑,斜眼瞧了瞧炎风。老张似乎不太喜欢这炎风这号人物。炎风这家伙为人太老实,性格太沉默,在酒铺前不能助兴,在人生中也显得无趣。三十出头既无成家也无立业。沉默寡言,且一事无成。这样的人,在何方也不大招人喜欢的。
  至于李道,这小子游手好闲,不好好铁,成天跟着闲人瞎逛。但此人家里铁,出自他家锻的铁甚至在瓦镇市场上也颇有气。此镇家户之农,以各色狩猎之,必然为老李家所锻。家中自然有几个闲钱。张老板喜欢这种人。能聊天,手里又有几个酒钱。
  张老板笑逐颜开正准备跟李道唠嗑,远处忽然跑来一群人。老少皆有。大约十人。这群人里,也有李熊和周芸夫妇。张老板皱眉揣测,难不成今天要战?或是镇长大人有么传令,要大家立刻到村头集合?
  众人匆匆从酒铺门前跑了过去,一阵尘土飞扬。其中一人探头对炎风他们喝道:“镇长大人有令,所有人立刻前往广场集合,不得有误!”
  这个探头喊话的人不是人,正是炎风的邻居,捉鬼师赵飞。
  李道纵身而起一把抓住赵飞的肩膀锁骨,问道:“有何事?”
  “何事?”赵飞得一哼,“我师叔今日从盘云宗远道而来,镇长大人不敢怠慢,叫大伙都去广场迎贵宾。”
  张老板疑惑道:“你师叔是谁?我们怎么没听说过?”
  赵飞笑了笑:“我师叔,就是我师父的师兄。我师父乃盘云宗外门弟子,这是众所周的事,他老人家临终前有嘱咐,说将来若有盘云宗道人前来我们神魔镇,那个道人十有八就是我的师叔。到那时,我师叔必定带我去山上修道。”
  李道哈哈一笑。当一个笑话。赵飞刚说的这个故事,曾经已经讲过好几遍。至少神魔镇个人都耳熟能详。
  炎风若有所,继续要了碗酒喝。至于盘云宗道人,此刻炎风不感兴趣。因为那众人里有周芸。炎风不为所动,李道这个跟班小弟自然也就淡定。因为炎风淡定,他也跟着淡定。炎风都不感兴趣,看来那个盘云宗道人多不过是个外门弟子。毕竟炎风是见过面的人。于是李道走了赵飞,坐下来继续喝酒。赵飞身上背着一捆木剑,跑得贼快,必此刻已经激动万分。
  张老板多少也见过几所谓盘云宗道人,无非就是一袭青衣长袍,眼神有些傲慢。除此之外跟普人没啥大的区。至于他们能否像传说中一样飞天碎石,日行千里,那就不得而了。毕竟人家也没示过。张老板表示不去凑那份热闹。
  看着闷头喝酒的炎风,张老板心中暗叹一声,似是自言自语道:“酒乃穿肠药,喝之则醉,喝之则亡!”
  炎风听了脸上亦无半分冷笑,三十多岁年纪,么态炎凉,么人冷暖,炎风见得多了。似是张老板这般假仁假义之人,可逃不过炎风的眼睛。黄酒烈,也从未听说过喝死人的!神魔镇万以狩猎为主业,尚武精神依旧,是个男人都不惧这区区黄酒。便是大醉,依然能驰骋山林。张老板这话必是不把炎风当男人看啊。
  炎炎顺手掏出两个银币,轻轻在厚木桌子上,张老板脸上的笑容这诚了几分。张老板频繁前往瓦镇出售黄酒,曾经在瓦镇街上看到过满身黑泥的炎风,心里那是相当瞧不起炎风。若不是在这民风淳朴的神魔镇,张老板铁定不会搭理炎风这种杂工。可这里毕竟是神魔镇,这里人人生而平等,这里没有杂工。这里的一个人都是战士。此刻的炎风,也是战士。何况炎风还有银币。一个铜币等于一个银币。当然这必须以大盛国官方铸的钱币为标准。尺寸磨损明显的钱币,就会产生一定的换算折扣。比如一个有明显磨损的银币,换十八个没有磨损的铜币。体看磨损度而定。
  “大气啊。风哥。”李道看着两个锃亮的银币发出一声惊叹。
  炎风喝了口酒抹了抹嘴边道:“两个银币而已,何来大气。你小子口袋里不也经兜着个么。”
  “我这都是家里偷来的,用来装装样子罢了,平时都是一个铜币一个铜币的。哪里像风哥你呀,随随便便一出手便是两个明晃晃的银币,必你在瓦镇混得那是啥来着,哦,风生水起。”李道笑呵呵道。
  张老板忙道:“那是那是,炎风在瓦镇魂混得好着呢。这个大家都有目睹。”说着把两个银币进了口袋。
  此刻整个神魔镇鸦雀无声。尤其老张酒铺,仅仅剩下炎风三人在此酒。至于镇长大人传令么的,那自然是赵飞的瞎话。镇长大人不会随随便便传令人,除非有猛兽进村伤了三个老弱病残这种紧急况。但是明显,今天非猛兽进村,而是道人进村。如此祥和之事,老姓们自由动便是。
  但是今天赵飞激动了,以为是他的师叔到来,所以假传圣旨动员了多儿童妇女以个不心自己老婆的男人。赵飞希望在多人的见下,自己盘云宗道人点,且风风把他带走。那一刻,他必定能给死去的师父脸上添。可谓耀师门。
  炎风对盘云宗也崇敬和神往,但对来此祭拜紫火剑的盘云宗道人,无太多好奇。曾经在瓦镇,炎风亲眼见过几个来自盘云宗的道人。那些人既不神秘莫测,也没有天外飞仙的本领。他们千里迢迢大多都是来逛妓院的。偶尔个道人表示见一见那万古传的紫火剑,但一宿销魂之后,也就忘在了脑后。紫火剑,已然是个早已人遗忘的传说。
  但不怎么说,此刻的气氛实太过宁静。便像炎风这样沉默的人,眉角也隐约出现了一丝诡异跳动。因为一个紫色长袍女子,竟然在不不觉中,坐在了三个人中间。
  一桌四人。炎风,李道,酒铺老张,以紫色长袍女子。
  炎风和紫色长袍女子对脸而坐。
  切的说,是一个紫色长袍绝少女。
  炎风心中暗惊,此人是何时出现的,又为何如此貌惊人!自己曾在瓦镇风月楼,有幸见过两所谓中魁首,们的容貌可谓闭月羞,举无双。可眼前这神秘女子,竟然要胜过那两魁好几分。若是那两魁能分,那此女便是十分也是少了。此女莫约十岁,脸上毫无庸脂俗粉,肌肤却依然水灵动人,那双眸令人不敢视,仿佛能将人的魂魄摄走。尤其身上那股凌驾众人的气质。将炎风等人压的喘不过气来。炎风断定,子女必是修道之人,而且修为不小。。
  炎风和李道此刻已然醉全无,心中有立刻起身离开的冲动,但却似乎浑身动弹不得。酒铺老张则是眼睛勾勾看着紫色长袍少女,一滴口水出了嘴角。
  炎风看了看李道,李道也看了看炎风,炎风微微点了点头,探手摸了摸身边的长矛,正准备起身离开。紫色长袍少女突然开口道:“这大哥勿动兵,小女非恶人,小女子不过在此讨碗酒喝,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