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风无念 > 第三章 爱过

第三章 爱过


  祭拜紫火剑,这种住在神魔镇的每一个人熟悉。虽谈不上隆,每每户,每年会祭拜紫火剑,至少。没有时间规定,也没有组织。什时候祭拜可以。在人们心中,紫火剑就是神。头疼脑热祭拜一下,财运不也祭拜一下。紫火剑俨是以万能神的身份存在。当,也有可能是魔。人们对既崇敬,又畏惧。崇敬是为的传说,畏惧也是。
  除了镇百姓,界每年也会有寥寥几人来祭拜紫火剑。来人不是普人,虽是慕名而来,必定自称自己是某某人,来自某某宗门。当年的万人,自称盘云宗门弟子。按照他的说法,他所以在定居下来,是为宗门派他来守护紫火剑。开始还有人信他的说法,后来人们渐渐发现,这个盘云宗门弟子,竟从来没有祭拜过紫火剑,一没有。后来就没有人信他的话了,认为他就是个假冒盘云宗门弟子,到他死,也没有人承认他是盘云宗门弟子。说连他徒弟赵飞有点怀疑师父的身份。
  神镇魔面环山,唯面有一豁口与界沟。属于一个有缺口的小盆地。小镇民风淳朴,鸡犬闻,风景秀丽。世桃源也不过如。
  神魔镇与十里的瓦镇可谓截不同。瓦镇的瓦厂比较有名,又是临江地,所以不何时,瓦镇码头就应运而生了。附近商人聚集于,捣腾种瓦具。于是酒楼,菜市场,烟花地,客栈,酒铺,瓦厂,这元素,成就了今比较繁华的瓦镇。
  一个是世桃源。
  一个是市井小镇。
  炎风就在这个市井小镇奋斗了十多年。当了十多年瓦工,实际工作是搬运,以劈柴扫地,一属于底层人。没有运气,没有钱,没有贵人,没有,可谓一无所有。
  如今到这个宁静得可怕的神魔镇,炎风的内心味杂陈。非炎风不喜欢自己出生的地方,是半生已过,却依一无所成,是个人,内心总会失落。
  当乡亲们在门口有说有笑的时候,炎风总是低着头匆匆而过。当孩子们举着木剑问他从何而来的时候,他苦笑着不怎答。
  是啊,自己年在,孩子们自己当地人了。这种滋味,令人哭笑不得。当年老子也跟们一样,在这青石板上舞剑斗狠呢,们得喊我一声辈才是!
  来打算进山狩猎,改善一下生。现在听说要封山,炎风自不敢贸行动。盘云宗来头大,没人敢招惹。说招惹,简避而不。
  至于来祭拜紫火剑的主儿,是盘云宗什级的弟子,姓甚名谁,炎风毫无兴趣。
  炎风心里忌惮的是昨晚白影。按说赵飞应该是吓唬炎风而已,就算世上真的有鬼存在,凭他赵人,未必鬼会何时出现。昨晚他似乎懵对了。
  见鬼也就罢了。炎风胆子没小。是人还留下了一句话,而且隐约中,似乎跟紫火剑有关:“若有人问紫火剑,万不可将今晚说出,否则……”
  否则什。炎风不。显,这是在警告,是在威胁自己。
  炎风暗:“昨晚我和李在巨石下磕了个头,后就是一声莫名妙突如来的爆雷,紫火剑劈得火光射。到后不久,白影就出现了。声音,不分辨是男是女!怪异的声音!像担心人紫火剑雷劈过。为什会担心呢?跟紫火剑又有什联呢?”
  炎风不得而,百思不。
  黄酒已尽。李议二人一村头酒铺添酒,打酒再痛饮一番,闲着也是闲着。
  炎风却不太,为酒铺的,要经过周芸门。万一周芸在门口跟隔壁老王什的唠嗑,炎风经过里,大尴尬。可是李偏要拉上炎风,说我的风大哥呀,就算是出溜溜风也是的,整待着里,人还以为不敢抛头露面呢。李这一激,就着微醺酒,炎风也就同了。而且还上了长矛。为了防止周芸的男人找他打战,武器必须跟上。
  二人迈着轻步,走在静悄悄的街上。偶尔迎面走来一个背着篓子的老太太,炎风总是首弯腰微笑,对方问。对方也同样有礼貌的点头。
  经过周芸门口的时候,李笑嘻嘻的说:“风大哥,要不要进跟老聊两句?”
  伙,唯恐下不乱。
  炎风没有话,快了步伐。
  周芸没在门口唠嗑。是刚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男人叫李熊,熊腰虎背,又矮又黑,密密麻麻的络腮胡,大鼻子小眼睛,总官上有点恶心和吓人。也不当初周芸怎会上这个极。可能是人打猎比较厉害吧。
  听到了李的话,又瞧见炎风着长矛走远的背影。李熊瞬间就来气,立刻插着腰在后面大骂:“啊,不要脸的狗杂种,我以为要死在瓦镇了。咋了,阴魂不散啊,着伙,又要上门来勾搭我老婆来了?有进啊,怎又跑了,有踏进我大门半步,老子给剁成肉酱!”
  到李熊凶神恶煞的样子,李忙释:“啊哟喂,我的熊大哥呀,过多久的啦,您就快嚷嚷了吧。咱自人听见了倒没什,若是叫人听见了,叫人笑话呐。况且风大哥今不是冲来的,也不是冲大嫂来的。是兄弟我叫……”
  李灭火呢,李熊一个大拳头砸下来,不是什东,少来这说风凉话!
  李跑得屁滚尿。
  李熊也没追赶,锁上大门,往炎风远的方怒哼一声,朝处了。话说神魔镇白锁门,这是一,也是唯一一。李熊若要出门,必要锁上大门。毕竟周芸这个泼妇实在风成,不锁上是不行的,搞不自男人脚刚出,后脚就奔人了。后脚人就入了门。
  也就是说,炎风非周芸的唯一人,炎风是中一。毕竟跟青梅竹马的男人,多。上是个大小伙子可以成的。
  地良心,炎风是真的爱过的。也真的爱过炎风。不同的是,炎风这辈子爱过一个女人,而,却爱过多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