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风无念 > 第二章 紫火剑传说

第二章 紫火剑传说


  炎风祖上十八是猎人兼农民。可是炎风小时候既不狩猎,不务农。虽这两样他曾经干过。八岁学地,九岁学狩猎。地还,拿锄头乱挥行。狩猎不一样了,这是晚上进山,清晨山,当影响睡觉。炎风从小开始思考人生,这生何时是个头?是他面学一门手艺,这门手艺是瓦匠。确的说是瓦工,不是瓦匠。几十的大师傅级才有可为瓦匠,炎风一学是十,至今是在杂工与瓦工间游走,实际上算是半瓦工。
  炎风终白,他这辈子当不了瓦匠了,自己不是块。虽说当瓦工有饭吃,饿不死人,没工钱。
  泥瓦行是有级的,杂工,瓦工,小匠,中匠,瓦匠,匠人……
  杂工是没工钱的,要到瓦工这个级,开始才有一点点微薄收入。杂工这个级,底老板给几个打赏,赶紧念阿弥陀佛了。炎风混了十,是半个瓦工。可见这行实在不头。
  思,炎风决回。虽瓦匠梦破灭,还可以回狩猎、田,照样饿不死人。
  至紫火剑威胁,炎风是一笑置。赵飞将自己作的破木剑名为紫火剑,这身是个来的笑话。除了小朋友们,谁不会买他的账。是说要吓唬小朋友,不。样做会断了他的财。实上除了自己讨厌的人,赵飞不会拿紫火剑吓唬人。
  炎风祖上留来的长矛和弓箭翻来,在院子大树仔细擦拭。
  炎风淡笑:“,我还是逃不过狩猎的运。”
  这晚上,炎风随镇上一个伙伴进山了。赵飞十惊讶。他认为炎风十少才开始学狩猎,未免有点可笑。可他不,炎风少时经进山。
  拿着沉甸甸的长矛,炎风和他的伙伴来到了神魔镇山巨石面,这里是进山必经。在巨石巅,紫火剑的身影依稀可见。
  “李,拜一吧。”
  “嗯。我久没拜老人了,我们神魔镇的宝器,会保佑我们凯旋归来的。”
  这李乃铁匠身,李在神魔镇世打铁为营,狩猎是副业而已。李比炎风小十来岁,虽炎风空手而归,操旧业,上有点丢脸。他还是比较炎风的。至少炎风过瓦镇,当过瓦工。瓦镇虽不远,自己还尚未过。炎风不过,而且还是瓦工。这了不。毕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当上一名瓦工的,十个人,人未必收一个。炎风当算是运气,给人磕了几个头进了。
  说来怪,炎风和李虔诚地拜过紫火剑,一阵雷电突袭来。紫火剑又一遭殃。
  炎风霎时惊一身冷汗,小声:“一近距离感受雷霆力,实在骇人。莫不是要雨了吧。”
  李更狼狈了,瘫坐在地,已经说不话来,来他被吓比炎风还惨。虽说紫火剑经被雷劈,如巧的,还是头一回。刚拜了,被劈了。不可思议。
  是两人立刻打回府。告了李,炎风飞快往跑。刚到里,暴雨降临。
  赵飞在画符,大雨将至,赶紧将笔阁。来今晚驱鬼已经不可,这大的雨,鬼不敢门害人。炎风回来,赵飞心里一阵,炎风,师不了吧。
  炎风将长矛和弓箭收,准备睡觉,一个白影瞬间从眼闪过。
  “什人?”炎风跌倒在地,大汗淋漓。赵飞说的没错,这世上真的有鬼。这是炎风刻的。
  不过炎风快镇了来。
  “炎风,日若有人问紫火剑,万不可说今晚。否则……”
  白影留一句话,早已消失不见。
  炎风惊魂未,心中却牢牢记了白影的话语。
  翌日空晴朗。炎风一宿没敢睡,刻才睡。没久被李的到来吵醒了。
  李昨晚被雷吓到,至今额头还冒着冷汗。一说紫火剑,炎风立刻示不再。不是被雷吓到,而是昨晚个神秘如鬼魅的白影不让他说。不是人是鬼,炎风不敢不从。
  炎风不紫火剑,李自没再。是进山时间恐怕要推迟几,为他听说盘云宗一名人近要来祭拜紫火剑,排场大,据说要封山,神魔镇百姓近进山狩猎难了。除非绕远,否则巨石是进山必经。
  李要是来宣传这的。炎风奇盘云宗的人,他决不紫火剑字。
  盘云宗距离神魔镇不说千里有八百里,不过到底具有远谁不清楚,毕竟神魔镇实在太过偏僻,镇老老少少百人,几乎没有人过盘云宗。至少几十来是绝无人过。
  盘云宗虽远,是距神魔镇近的世宗门。盘云宗大名,神魔镇老百姓们早已如雷贯耳。甚至孩子的梦,是有朝一日进入盘云宗,为一名神气十足的盘云宗弟子。可是据说神魔镇从来没有人实现过梦。
  炎风洗了脸神,随拿一壶黄酒招待李。这小子打铁业不怎积极,对狩猎方面倒是有兴趣。炎风回操旧业,两人自快打了一片,为了朋友和伙伴。关键炎风光棍一个,没有妻儿老人羁绊,李随时可以来找他玩耍,没有任何不方便的况存在。
  炎风:“李,回,请爹帮我打短刀行不行?我有短刀,自从爹娘世,里无人,现如今,里东西丢失了。”
  “说说,我回跟爹说一声即可,要一,我叫爹给打两。”李笑了笑,“回头送一给周芸,是不错的选择哦。”
  炎风脸色一僵,随即摆了摆手:“算了吧,我怕拿割腕。哈哈。”
  周芸便是已嫁为人妻的妇人,炎风曾经青梅竹马的恋人。不过一切已过。如今算不小心在上碰见,估计连招呼未必打一声。至两人间的恩恩怨怨,炎风不。一这,炎风内心总有一股寒环绕不息,感觉,凉,痛。曾经爱的个人,曾经心心念念的个人,如今,却了冻人的冰雪。实属造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