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怪谈一百回 > 怪谈第二回:老头子究竟是谁 二

怪谈第二回:老头子究竟是谁 二


  老头子突时间消失了,这让大家感觉诧异。按说生生的人突消失,确实难释这一现,是这又是真实发生的,大家都亲眼到的。可能真的有鬼,是大家都不信罢了。莫认为,是生人死后的映像罢了,肯定不是鬼,刘富贵艰信,可能会有鬼,至少刘富贵的随从们都是这样认为。
  刘富贵虽觉得个老头子可能是鬼,是始终不害怕。觉得如真的存在鬼的话,鬼又怎可能是人的对手,毕竟鬼有魂魄,是人的一个附属,毕竟人有三魂魄。随从们害怕,们总觉得自己可能不了,可能会葬生地。突又出现了老奶奶的声音,急促,又伴随着一声声的咳嗽声。野又有几狼的哀嚎声,甚是可怕。
  莫心里也在嘀咕,毕竟这是在晚上,这晚了突能听到老奶奶的声音,确实挺害怕。
  “要不,我们早点离开这里了。”莫说。
  刘富贵却不以为,突听到附近有打斗的声音,像是一个士,嘴里念着一咒语,在收服一鬼怪。是这邪门的,怎会发生在们身上啊,莫和刘富贵不过就是一处静谧的地方的读书,争高中。是这在的素又不得不考虑。
  士远远的说了一句,“,晚上一定要吃一碗糯米,在吃一点狗血。不在这面说不一定就会一不干净的东附在身上。”
  这就十分纳闷了,莫毕竟是连饭都吃不起的穷书生,怎可能会有糯米饭吃呢?再说这荒郊野的,怎可能有狗血,关键的一点还是黑狗血,这就更难了。为了让自己在这野能够安全的下,就必须要找黑狗血。当,刘富贵肯定是有糯米饭,也愿自己的糯米饭分享给莫。莫过了的糯米饭,没有何感谢的思,而认为给是应该的。刘富贵不是小气的人,总觉得用物质能够决的问,都是小的问,就怕用物质都不能决问,就比较尴尬。虽他也莫不会为物质而感谢,他觉得,要时间长了,会认识到自己的。随从也曾告诉刘富贵,莫是个不太容易处的人,骨子里存在着文人的傲气。若是飞黄腾达,也不见得记得彼得。可刘富贵不这样认为,他觉得,文人就应该有自己得傲气。
  黑狗血是个不容易得到的东,刘财主得自己的孩子进入了鬼林,也十分担心。是他也不能为们什,也没有人愿为他什,毕竟他对他家里的长工不,所以,也没有个能够为他排忧难的人。有的是着如何在工作中偷懒,是顺走财主家里值钱的东。当,一切都要在财主不的况下。是该有的家庭会议还是要开的,不下面的人家族里的长老们都觉得财主才能弃了自己的孩子。刘财主自己家族里面的长老们请到了祠堂,每个旁门都会选择一个长老。虽说们是长老们,是,他们也不什,怎说就怎,大家都不太愿发言,毕竟说多了也会出错。所谓,“智不言”,可是大家都不发言,这样的会议就没有何的作用,还不如不需要家族,是个体,可们整个家族又的团结,曾经有人试着挑衅们家族里的一个弱,没到,们整个家族的人都替他撑腰,所以,们的家族在的地方的豪横,没有人愿招惹们,毕竟招惹们的成本高,难决问,决问的的办法就是认识自己的错误。使是自己对的,也还是错了,在面,自己始终就是错误,真对的就是让自己成为。
  “富贵参加科举考试,可是中途会进入鬼林,鬼林可是邪门的,多考生到了里,都有突之间消失的况。家人不能的自己孩子的消息。富贵了久,肯定也在鬼林。现在就是到的是,如让们顺的穿过鬼林。”刘财主说。
  大家都沉默了久,为鬼林邪门,大家都不敢轻易里。所以,们也不清楚鬼林究竟多恐怖,是听说隔壁村的二麻子的儿子也是科举考试,同样也是经过鬼林,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到家里,如超过三年没有与自己的家里书信,就可以判定死亡。二麻子也受了这个实,是说,他现在也没有听到他孩子的消息,心里始终还是在幻着自己的孩子在某可以来到自己的身边。
  “个鬼林邪门,是里又是必经之地。现在唯一能够的,就是祈祷们一行人能够决问。”三房长老说。
  刘财主对于这样的答显是不满的,决问的方没有说出来,是他也是,如让他们找人是陪同富贵一起穿过鬼林,肯定是不太现实。开会开了个寂寞,大家不能给出行之有效的策略。是他,有这样,才能让家族里的人是视自己的孩子,不是除了钱,他的都不。
  莫的二大爷一在家里烧香拜佛,就希望他能够顺过鬼林。是他的夫人却认为,这一切都是没用的。毫无义,他莫的格,使莫成功了,也不会高二大爷一眼。是二大爷还是博一博,万一,他真的就改变了呢?万一。他心里觉得二大爷对自己呢?莫实心里没有太多,他觉得,有得吃就吃,没有吃的,就安心地睡一觉。。
  黑狗血难找到,快到子时,深夜。
  风大,突又听到老头子地声音,而现在的声音,又有所不同,里面夹杂着磨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