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暗瘾 > 第42章 狂犬

第42章 狂犬

        从谢行在教室第一排坐下之后,教室里刻意压着的窸窸窣窣就没有停过。
  
          这会儿被裴忠南一针见血说透,裴芷耳朵里噼里啪啦还附带闪电音效。她用余光瞄一眼谢行,很轻易从他神情上看出了旁观者姿态。
  
          他巴不得被老裴知道点儿什么,饶有兴致地翘了下唇角。
  
          小混蛋。
  
          裴芷在心里骂了一句,面色淡定回裴忠南:“烂大街款。您要我也给您买一件去。”
  
          裴忠南不信,指着logo:“这牌子烂大街啊?你是觉得你爸提前老年痴呆了么。”
  
          “时代进步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
  
          她偏身,手指点了点红脸男生面前的桌子,问:“就这款式的羽绒服,你有么,同学。”
  
          她问的是款式。
  
          长款、黑色、厚羽绒。
  
          男生被她主动一搭讪,脸更红,频频点头:“有的,我也有。”
  
          “看吧。”裴芷转向裴忠南,“您要么。下了课就给您去买一件。”
  
          “哟,不了。”老裴踩着上课铃响往讲台走:“这修身,肚子那儿拉链拉不上。”
  
          裴芷笑了笑,没回。
  
          手刚垂下,就被人不轻不重捏了一把,冷飕飕的语气落在耳边:“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快上课了。别吓着老裴。”
  
          他垂下眼,遮住情绪:“我看你就是想哪天再把我甩了,没打算跟别人说。”
  
          “我知道你,怕麻烦。”他垂着眼支身坐着。
  
          情绪不明朗,但那股子幽幽怨怨的气息具象化似的盘根错节缠绕周身。
  
          裴芷叹了口气,像高中生早恋一般偷偷在桌子底下摸到他的手,指节根根分明揉起来手感极佳。
  
          老裴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她在这儿搞小动作,把自己吓得脸红心跳。
  
          只能半垂着头压低声:“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那么能作呢。晚点你随便怎么跟老裴讲,我不插嘴行么。”
  
          “算了。”他说,“听起来像我逼你。”
  
          “哪有,我本来就想找机会跟他说的。等下了课吧。”
  
          她把手翻转,与他十指相扣:“再等会儿。”
  
          不想打扰裴忠南上课,一直到快下课前,裴芷才拿出相机认认真真给他拍照。
  
          她不知道安安静静坐着的这一节课,电影学院的贴吧早就跟烧开水似的沸了不知道多少次。
  
          当然谢行也不知道,他从来不看贴吧。
  
          直到上回带他去拳馆那个瘦高个张炎给他发来链接。
  
          临下课还有两分钟左右,裴芷在拍着照没空搭理他。
  
          他随手点开链接,扑脸就是一大串土拨鼠尖叫。
  
          手指迅速下滑好几页,一大串“啊”看得他差点就不认识这个字。后边好歹就有了正文。
  
          他俩坐在第一排,贴吧里的照片看角度都是从后边拍的。
  
          有安安静静坐着,但手臂靠在一块儿的。有他凑过去跟她说话时侧颜柔和的。还有刚进来那会儿把手臂往她背后一搭宣誓主权的。
  
          一堆照片一贴,故事也都编排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电影学院学生对他的人设有些误解,讨论的基本都是某少爷这回要玩儿几个月。
  
          谢行刷完帖子,顺手问张炎借了个账号。
  
          手指在输入格停顿半天,开始打字:【没想玩儿。那是人家正儿八经的女朋友。追两三年了,谁他妈追这么久就是为了玩?顺便警告一下某些贼眉鼠眼的男的,别看人漂亮就瞎他妈动心思,傻-逼】
  
          后边其实还有花式骂街,裴芷拍完那张刚好拿过来给他看:“这张你看怎么样,够给老裴上荣誉墙么——哎,你在看什么好玩的?”
  
          他眼疾手快咔嚓一声把屏幕熄了,道:“看新闻。”
  
          裴芷哦一声,晃了晃手里的相机:“帮我看看这张。”
  
          老裴今天穿得挺正式,黑色夹克,v领羊毛衫。有点儿儒雅又有点儿机车。转过来时刚好半对着镜头,身体微侧,脸是正脸。挺像艺术摆拍。
  
          谢行比了个拇指:“裴老师帅。”
  
          “他要听到高兴死了。”
  
          裴芷转头抓紧时间多拍了几张,趁这时间,谢行点开屏幕再次进入贴吧。
  
          刚才那条下边已经有人回复,光看文字表述就能看出回帖人语气挺不屑的:【你谁啊,编的吧】
  
          他轻嗤一声,去微信把张炎头像复制过来,换id,顶着【你炎哥】的脸发送:【老子】
  
          张炎在电影学院也有名气。
  
          出现的前缀通常带着谢行身边的皇亲国戚这一类字眼,他公然用自己的id证实内幕,那肯定错不了。
  
          就是大家都震撼的,不管是女朋友这个称呼还是追两三年这个事实。
  
          下课铃一打,张炎身边就围满了人。
  
          老裴在台上收拾东西,隐隐约约听耳边时不时传来一嗓子惊叹。
  
          “是不是啊,我操真的啊!”
  
          “谢——啊不是就那个,他真的追了人家这么久啊?太不可思议了我去。”
  
          “但真的挺配的,哪个系的?”
  
          “摄影?摄影系我上下四个年级都认识,没见过啊。”
  
          “我操,裴……裴老师的?我就、就说有点像来着。”
  
          老裴听到有人叫他,啊了一声。
  
          播惯新闻的人一嗓子洪亮圆润,直抵教室后排:“哪位同学叫我?”
  
          “吁——”
  
          教室后排爆发出响亮的嘘声。
  
          老裴莫名其妙,感慨现在设备高端,手里握着的是激光笔,要是粉笔头早就不心疼地砸出去了。
  
          他一口气没叹完,就见裴芷单手抱着相机过来,至于为什么是单手……
  
          她另一只手牵着穿男友款羽绒服的男友。
  
          裴忠南愣了一下:“怎、怎么个意思?”
  
          “就这个意思啊。”裴芷用最标准公式化笑容敷衍他,“您不是以前还试图给我拉郎配么。”
  
          “真好,配上了。”她晃了晃牵着的那只手。
  
          裴忠南被脑海中巨浪扑得够呛,选择性失忆忘了他自己还问过裴芷小谢怎么样那段。
  
          良久,在教室后排一片嘘声中开口:“不是,他还大学生。才二十出头,这——”
  
          他想说要不再藏一年,等人家毕业了。
  
          好歹说起来,我闺女的对象是个男大学生,听起来挺诡异的。
  
          他这边还没开口,裴芷直接打断:“我先走了啊,去湖那边再拍几张。回头帮您修照片。”
  
          “哎——”
  
          “回家见。”
  
          裴芷朝后摆了摆手,心想,二十出头的男大学生怎么了。十九岁的时候,早有一腿了。
  
          其实徐北有一点没说错。
  
          她是个很容易被外界影响的人,选择在这么多人的场合向老裴公布关系,不是因为炫耀和宣示主权。而是能在那么多人的见证下,把自己重聚起来的信心摊在面上开诚布公,像给自己打气似的。
  
          看,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和好了,我这次想得很明白,我不会再退缩。
  
          也正好借此机会,安抚一下男朋友缺失的安全感。
  
          裴芷不用特意观察,但她就是知道有人心情好得快要起飞。捏在她手指上的力道也是时重时缓的,难以自持。
  
          她用力回握:“开心够了没。手都疼了。”
  
          “我弄疼你了?”
  
          他皱眉,拉过她的手仔细查看,随后呵了口气来回搓暖,顺势塞进自己羽绒服兜里:“给你呼呼。”
  
          手心暖烘烘的,她惬意地眯眼:“我想去湖那边拍点照,你给我当模特么。”
  
          谢行特别乐意,可就想听她说点儿更好听的。
  
          装作勉强的样子:“我可听小吴说,你这两年不太拍人。”
  
          “是啊,不怎么拍。”
  
          谢行得意地挑起唇角,“那你刚回来那会儿,给我拍的封面照是不是破例?”
  
          他想听到的答案无非就是,对,破例,你在我这儿一直无限打破我的规则,但只要是你,我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容忍。
  
          他想什么裴芷自然知道。
  
          她抿了下唇。原本想回答我当时就把你当一棵歪脖子树确实没当人,但嘴唇一磕,昨天下午他那么激烈的吻后余感似乎还在嘴边,若有似无的疼。
  
          于是话到嘴边一拐,变成:“我那会儿——就当拍条狗。会咬人的那种。”
  
          “啊。”他微微眯眼,眼神带着危险的气息,“你是说昨天那种狗?”
  
          越靠近湖边,周围人就越稀少。
  
          原本从教室出来,还有不少人偷看他们俩,到了学校后边,除了偶尔经过的小情侣,就很少别人了。
  
          校园小情侣都沉迷在热恋中,哪有时间看别人。
  
          裴芷跟他说着说着,就感觉眼前覆上一片阴影,他欺身压过来,眼底的浪潮和湖水一样波光粼粼。在她惊愕中,犬齿咬住她下唇掉叼着往外勾了一下。
  
          “狗准备咬人了。”他说。
  
          每次亲她,他嗓音就像自带含混效果。连喘-气都是3d立体声耳边环绕,时轻时重时缓时急时深时浅。
  
          总听得叫人止不住脸红心跳。
  
          试探似的,一点一点啄在唇角,那颗压抑不住躁动的心仿佛要从嗓子眼蹦出来渡给她一般,砰砰直撞。
  
          她搂着他的腰,他抬起她下颌。
  
          在静谧的湖边,乍暖还寒的春风中,眼底落一池泛着粼光的春-水,渡一口彼此交缠的气息。
  
          她的手钻在宽大的羽绒服里,环腰而抱。
  
          亲够了,推开一点,满眼醉意:“哎,你说我要不要去打个狂犬疫苗,你每次都这么咬我——”
  
          “先不打。”他带着浓浓鼻音又俯身靠近,“晚上咬完别处再说。”
  
          “晚上啊……”
  
          她拖长调故意卖关子。
  
          手机却在此刻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裴芷摸出手机刚一接通,就听裴忠南中气十足地大喊大叫:“要死哦,有学生给我举报你俩在湖边干什么事儿了!气死了,气死我了。”
  
          老裴憋半天,又补充:“你俩回家不行啊!”
  
          作者有话要说:裴忠南: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裴忠南:以后说出去,人家就会指着我的脊梁骨说,就他,他闺女搞了个男大学生(bushi
  
          今天在外边,二更可能写不了。写不了我明天来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