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暗瘾 > 第37章 抱歉

第37章 抱歉

        裴芷洗完澡自己屈腿坐在床上检查了一下膝盖,还好,只是红了一块,并没有破皮。
  
          就是脚踝还是疼的,转一转还钻心。
  
          她几乎是提着一条腿金鸡独立洗漱完才翻滚回床上。
  
          村子里没正规药店,但每家每户对处理这些小伤好像特别拿手。她这会儿就敷着大妈提供的草药晃神。
  
          只要一走神,脑子里就是谢行跟她说的那句——偷-情吧——三百六十度立体音在脑海中环绕。
  
          尤其是他还特意喊了一句姐姐,就好像真的挺禁忌似的。
  
          让人止不住脸红心跳想点儿有的没的。
  
          她抻开双臂平躺在床上,仔细回味这两天发生的事。
  
          越想越觉得自己脑热得不可理喻。
  
          和前男友孤男寡女共处一夜这件事,其实清醒一点,往旁处发散一下思维,并不是情势所逼必然为之。大不了,可以借宿其他农家小院儿。
  
          那场骤降带来春雷的大雨,或许只是幌子。
  
          因为她经历过肆意鲜活又轰烈的旧爱之后,怅然若失。爱也爱过、恨也恨过,但七百多天的平静后依然没法喜欢上别人,没法往心里装下更多。
  
          一场恰到好处的雨,一个合情合理的缘由,就是为了放纵自己。
  
          不止放纵,她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要从心口冲破。
  
          进了山以后那一点残存的理智早就薄如蝉翼,要快束缚不了自己。像要鼓动着她,抛开陵城那些乱七八糟的,想试探更多,想掌控更多,想得到更多。
  
          因为烦躁,她翻身趴在床上,摸过手机想转移注意力。
  
          这边儿四周环山,什么时候来信号全看缘分。
  
          她打开各个社交软件,经历过无数个打转的圈后无人倾诉,只能在手机里翻找不需要联网的玩意儿。
  
          只剩一个特别无聊,只有无聊到一定程度才会打开的消消乐。
  
          不联网的时候接收不到别人送的心心,就那么五颗够她消耗的。好久不玩,很快就卡死在这一关。
  
          手指在屏幕上漫无目的地一下又一下划着,她边抱怨休闲类游戏为什么要搞得那么丧心病狂,边想起以前过不了总是吻一下换他帮忙过一关。
  
          过关也是幌子,主要就是想亲他。
  
          这么一想,她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就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一直都是这么别扭。
  
          别扭得讨厌。
  
          裴芷把脸埋在被子里,压抑着叫了一声,翻身坐起。目光精准落在门锁上。
  
          怕他来。
  
          又怕他不来。
  
          ***
  
          白日放晴,到了夜间繁星闪烁。
  
          是万家灯火之处很难见到的夜空。
  
          裴芷在南非待了两年,见过的美景奇景不算少。此时只是趴在窗沿上,支着下巴尖静静地看。
  
          目光落在湛蓝天幕上,耳朵里听的全是门外走廊的动静。
  
          月明如水,祁山的夜格外静谧。
  
          她听着一阵脚步声从走廊那头过来,中间停留半晌,最后在她门边失了动静。
  
          安静的那几秒,心一下一下敲着胸腔,频率越来越快。意识快要跟着心脏从嗓子眼蹦出去,蹦到门外,蹦上走廊,蹦着出去看一眼不知好赖话非要说偷-情的少年。
  
          他没有敲门,似乎在判断屋里的人睡没睡。
  
          在那样短暂的时刻,裴芷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热,动作先大脑一步一脚踹在了铁皮凳上。
  
          凳子从原先的位置挪开几公分,发出刺耳的噪音。
  
          紧接着,敲门声响了。
  
          心似乎在这一秒落回原处,而后又胡乱蹦起来。
  
          刚才踹椅子的仿佛不是她自己一样,她一惊一乍坐直身体,然后慢慢起身,踱到门边。
  
          打了个呵欠:“谁?”
  
          门外静了半秒,懒洋洋回:“山里来的男狐狸精。”
  
          门其实没锁,裴芷装模作样转了两圈,再转回来。两人对上的时候,她很克制地让自己装作不在意似的眨了眨眼。
  
          又问:“干吗,要睡了。”
  
          他半垂着头,翘着一边唇角真像来勾引人的男狐狸精。
  
          “聊会儿,要不真偷情也行。”
  
          裴芷自动忽略后半句,点头让开半边距离:“那聊聊吧。”
  
          倒是比谢行原想的顺利许多,他还以为对方不想和他摊开来彻头彻尾地聊聊过去、现在和将来。
  
          屋子里只亮着木桌上一盏复古小台灯。橙黄色光线隔着琉璃罩洒在木桌一圈,像加了层柔光滤镜。
  
          难怪门缝底下不见光线。
  
          要不是那一声挪椅子的噪音,还以为她睡了。
  
          或许是嫌屋里光线太暗,裴芷回身进屋第一件事是去开床头的白炽灯。
  
          这盏灯只有床头一个开关,碍着床边走廊堆着俩行李箱,她一个人单独待着时嫌麻烦,几乎从来不开。只留桌上那盏。
  
          这会儿半跪在床尾,够长手臂去摁开关,下山时磕着的膝盖也隐隐作痛。
  
          随着动作舒展,睡裙边儿往上收了一大截,露出线条匀称的大-腿。
  
          她还没够到就被身后一股力量拦腰抱了回来。后背紧紧贴在那人前胸口,有股躁动的热意。
  
          他的气息落在后颈:“别开了吧,就这么聊两句。”
  
          心底好像倏地卷起漩涡,把她想要抗拒的心情统统卷了进去,人也沉沉浮浮飘摇起来。
  
          良久,才想到这样的姿势过于暧-昧。
  
          惊慌失措地,又有些眷恋地推开他,回身坐稳:“……那聊。”
  
          大半夜的,总不能是睡不着过来随便瞎扯淡。
  
          当聊天一旦上升到谈心这层时,怎么起头就变得困难起来。
  
          谢行拉开铁皮凳坐下,长腿微曲。手腕随意往膝盖上一搭,好像也觉得这会儿气氛过于沉闷。
  
          他笑了一声,目光落在她腿上。
  
          “膝盖还疼吗?”
  
          “不太疼。”她指着脚踝,“比那儿好。”
  
          敷过草药后稍微消了点肿。原本没怎么注意,这会儿再闻,仿佛连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
  
          他垂眸,再开口时语气很轻:“那之前疼么。”
  
          裴芷愣了一下,慢慢理解着他话里的“之前”。各种复杂又说不清的情绪一下子翻涌而上。
  
          她仿佛意识到,他说的是分手之前,争执不休的雨夜。
  
          他不可理喻地把她与自己系在一起的那个雨夜。
  
          领带箍得那么紧,在她手上留下一圈圈骇人淤青。不止她,连他手上也是。
  
          明明已经过去两年,不可能再看出什么。裴芷还是下意识去看他的手。
  
          衣袖堪堪挽到手肘以下。
  
          遮住了小太阳般烫伤的疤痕,遮住了蜿蜒丑陋的刀伤划痕。
  
          她觉得自己有一瞬失声,在狂乱的心跳中慢慢恢复镇定。
  
          “那么久,忘了。”
  
          她抿了下唇,和他来之前刻意装出的一惊一乍和惊慌失措不一样。
  
          这回是真的紧张。
  
          以为忘了的那些,在被刻意提起时,还是会止不住颤栗。
  
          她低头揉搓着发凉的指尖,又拽了下裙边儿,间隙偏头咳了几声。
  
          那些毛躁的小动作每一帧都是情绪外放。
  
          谢行不再往下说,忽得起身坐到床边与她并排。手掌往她身后探了一下,把自己上半身凑过去与她压在一起,轻轻顺着她的背。
  
          低声道:“抱歉。”
  
          重逢后说过的话没有百句也有千句,但这句抱歉好像越过时间长河,从分手的那一刻起无依无靠地飘摇着,终于找到归宿踏踏实实落到了心底。
  
          他也不是不会温柔。
  
          落在背后的力道月光般柔和。
  
          裴芷难得没推开,把脸埋在他肩窝,闷头嗯了一声。
  
          良久,好像听到她在静谧夜色中轻轻吸了吸鼻子,说:“我也抱歉。”
  
          不是因为月光太美蛊惑人心,也不是因为夜色遮掩,就是单纯地觉得,想和对方、想和自己和解。
  
          想喜欢就喜欢,想讨厌就讨厌。
  
          想哭想笑想肆意想尖叫。
  
          想只听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呜呜呜终于!终于铺垫到要进入到下一阶段了!!
  
          芷能行cp,给妈妈冲!!!(谁给我取的来着。这种土甜土甜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儿
  
          二更√
  
          一更往前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