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暗瘾 > 第35章 哄他

第35章 哄他

        沉沉夜色让送到耳边的话更显暧-昧。
  
          裴芷僵直脊背寸步未动。庆幸自己早就背过身,要不然颤抖的睫毛一定会出卖自己惶惶难安的内心。
  
          身后似乎没了动静。
  
          她有一瞬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在这个想法逐渐膨胀即将占据满心满脑时,后背被人轻轻碰了一下。
  
          于是连头发丝儿都僵硬了。
  
          裴芷硬着头皮睁眼,双眼在无穷无尽的黑夜中找不到焦距,迷茫地直视着前方。
  
          “你干吗。”
  
          她把脸往下埋,闷着声。
  
          睡裙是吊带的,敞露大片脊背。她能感受到手指落在她的脊椎骨某一节,顺着中线缓速下移。
  
          由于紧张,她忍不住绷直了手和腿,蝴蝶骨也连带着微微内扣。就着她的姿势,手指忽然就不动了,落在正中间凹陷出的肌理上,轻轻一勾。
  
          裴芷很明显感觉到祖母绿小件儿的搭扣在她背上不轻不重弹了一下。
  
          他用气音问:“穿着睡会不舒服么。”
  
          “……”
  
          舒不舒服也不要你管。
  
          见她沉默,他又在身后问:“我帮你脱?”
  
          “不用。”裴芷咬牙切齿道。
  
          “那你自己脱?”
  
          深夜这样的对话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裴芷深吸一口气,裹着被子突然坐起来:“你管我那么多做什么。”
  
          “姐姐,你怕什么。”
  
          谢行也坐起身,笑声倏地弥漫在夜色中:“你觉得那么一件儿,防得住我什么。”
  
          半晌,又补充道:“我解决过了,自己。”
  
          隔音那么差,她当然知道。
  
          只不过此时把事情摊在面前直来直去地说,即便有夜色保护,她还是忍不住烫了脸。
  
          她连当面探讨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斥责他——解决过一次算什么,你还不知道自己什么德行?
  
          “就想让你睡舒服点,没别的意思。”
  
          裴芷叹了口气,内心承认他说的没错。他要是执意想做,那一小件儿压根不能产生任何作用,只是给自己加一道心理防线罢了。
  
          她偏头,在黑暗中捕捉到他隐隐约约的轮廓。
  
          语气带着命令的口气:“把头转过去。”
  
          “我又看不到。”
  
          他笑,但依然听话地转过半边脸,手磕磕绊绊向前摸索着抓住她的,举起贴到自己脸颊上:“感觉到了吗,我没偷看。”
  
          黑夜是最好的保护伞。
  
          裴芷从鼻腔发出两声哼气以示自己有感觉到。从他烫人的掌心中抽回手,迅速脱完小件儿叠在一边。
  
          吊带睡裙凉飕飕贴在胸口,仿佛空了一片儿,忽然不习惯起来。
  
          夜里那么凉,红梅嫩蕊儿恨不得迎风绽放。
  
          她缩回被子,咳了一声:“好了。”
  
          怕他又搞出新花样,她还额外交代:“我真睡了。别跟我说话。”
  
          她蜷缩着贴着床沿而睡,背后抵着一枚枕头,却怎么睡都觉得手也多余腿也多余。
  
          压迫感从身后侵卷而来,他的手臂懒散搭在她腰际。
  
          就这么把人圈进怀里。
  
          而后低底嗯了一声:“睡吧。”
  
          ***
  
          夜是寂静的夜。
  
          一场连绵春雨仿佛给万物消了音。
  
          谢行来祁山第一晚几乎没睡,这会儿即便软玉在怀也很快陷入深眠。
  
          分手两年来,今晚是入睡最快的一次。不需要累到极致,也不需要酒精助眠,光是想着她在身边,就足够卸下紧绷的神经。
  
          不过终究还是睡不踏实。
  
          梦里辗转,潜意识怕梦还是梦,现实却不是现实。
  
          雨到后半夜似乎就停了。清晨第一缕阳光拂进窗口时,他就醒了。
  
          拢共那么点儿地方,睡着失了防备很容易拥到一起去。
  
          他醒来只觉得半边胳膊被压得麻木,而后紧接着,才发现被当做三八线的枕头不知什么时候被抛到了一边。裴芷整个人都蜷成团缩在他怀里,睡得很沉。
  
          只要垂眼,就能看见整片微微弓起的雪白脊背。
  
          长发铺散开来,妖冶又性感。
  
          最终还是与他的理想吻合——他抱着她,她抱着……
  
          管她抱什么,只要是他抱着她,就足够了。
  
          虽然手臂早就失去知觉,谢行依然保持着醒来的姿势一动不敢动。这样的美好,怎么舍得轻易打破。
  
          直到日头稍高,他感觉到怀里的人舒展身躯有转醒的趋势,下意识够长手臂去捞枕头。趁她悠然转醒之前,把枕头重新塞回两人之间。
  
          怕她发觉这样简易的防御起不到作用而再次筑高防备,让枕头起作用是最好的选择。
  
          谢行重新闭上眼,放缓呼吸。
  
          感受到怀里的人不耐地挣扎几下,猛地坐起。手臂上的麻木感逐渐恢复,从毫无知觉倒像被针细密地扎,再到感觉得到她的长发垂落在上。
  
          整个过程不曾皱一下眉。
  
          中间有段极其安静的空白,他闭着眼猜想,该是在释放每天都攒着的起床气吧。
  
          直到床侧明显空了一人的位置,他听着脚步声拖沓往浴室走,才缓缓睁眼。
  
          在稀疏平常的洗漱声中坐起身,用枕头掩盖腹下高山,揉了一把乱发。
  
          ***
  
          天终于放晴。
  
          日光重新眷顾山脚村落。
  
          裴芷和谢行下楼的时候,大妈一家正在清扫一楼堂屋。见他们一前一后下来,笑得意味深长:“不吵架咯?大娘都说嘛,夫妻哪有隔夜仇。一觉睡完起来就好了嘛。”
  
          这会再解释也显得苍白。
  
          裴芷敷衍答应两声,坐下整理上山拍摄的装备。
  
          昨天临阵磨枪培养出来的少爷式助理勉强能用。她伸手要广角镜和长焦,谢行早就准备妥当。
  
          “再带个三脚架。”
  
          “拿了。”
  
          “还有防水布。”
  
          “都在。”
  
          “羽绒服。”
  
          这次中间顿了好几秒,谢行看着她身上裹着的加拿大鹅没明白过来:“……什么?”
  
          不是穿着么。
  
          边上大妈听墙角听得噗嗤笑出声:“男娃儿,说你呢。这是怕你冷!”
  
          再看裴芷,经过昨晚练就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
  
          就算被当面戳破也没再脸红,表情很淡:“没经验,山上早晚冻不死你。”
  
          “那……我去换。”
  
          他有点儿高兴,愉悦的感觉从心里边呲溜儿冒出芽。
  
          踩着木梯上到二楼,隐约听到大妈在跟裴芷说:“今天保准收拾妥帖。不过你俩也吵完架咯,就不搬回去了吧?小俩口好好的别吵架,吵架也别分房睡。闹误会。”
  
          他在楼梯口等了好一会儿,听到裴芷说了三个字——“再说吧。”
  
          扬起的嘴角弧度倏地又落了下去。
  
          裴芷心里装着摄影,一时半会儿观察不到那么仔细。只觉得身边的人气压有些低,约莫是从出门开始就这样了。
  
          爬至半山,她见风景好拿出设备准备拍两张。回身又见他寡淡着神色,忍不住问:“你们学校还要求练大牌气质啊?老沉着脸做什么。”
  
          把相机塞他手里:“镜头24-70,f2.8大光圈,以那边的松树定焦,你来拍。”
  
          “我?”谢行愣了一下,对别样的哄人模式有点儿措手不及:“我不太会。”
  
          “昨儿打光不打得挺好么。”
  
          “那你不说我,我就拍。”
  
          裴芷啊了一声:“我什么时候说过你?”
  
          不管她怎么哄,好像都挺有用。
  
          谢行扬起眉梢,笑了笑:“没有。”
  
          不远处那颗松树长在岩石边,往下一汪清泉,水又浅又透。倒像是因为这场大雨才积聚起来的景儿。以松取景,还映着一方倒影儿,仿佛两棵松延绵着长在一起。
  
          他歪头按下快门,心口突然就宽敞起来。
  
          拍完递回去,挺不好意思的:“姐姐,我拍得好么。”
  
          裴芷来回切换相册扫了几眼:“凑合吧。”
  
          她要求严格,要是不好,定是要被删除。而刚才他拍的那几张,好好存进了相册。
  
          思及至此,他爽得要命。那点儿小动作很快被捕捉进眼底。
  
          裴芷哼气:“高兴了?”
  
          “高兴。”他去抓她的手,扑了个空。但依然噙着笑:“跟你在一起就高兴。”
  
          他们是来拍祁山。不过登的却是边上稍矮一些的侧峰。
  
          侧峰不是热门景区,旅游旺季来往的游客也不多,脚下这条路就修得磕磕绊绊。泥路为主,尤其是到了后半段,完全没了青石板的踪影。
  
          雨后天清气朗,林间无雾。
  
          从这儿望出去,不管是山脚的村庄还是边上秀美的祁山都格外好看。
  
          裴芷找好地方支起三脚架,正调着光圈。他像捣乱,又极有分寸地只俯身从身后半抱而来,避开她还在工作的手。
  
          好声好气地求:“姐姐,你再教我拍拍吧。”
  
          “见到那边的云没?”她问。
  
          “嗯。拍云么。”
  
          “不。”
  
          她把侧边碎发捋到而后,判断着风向:“现在刮西南风。等那朵云过来,阳光刚好穿透云层时。广角12-24,长焦拉景。懂么?”
  
          谢行大概能想象出她要的感觉:“我试试。”
  
          支着三脚架很大程度上简化了操作,他所需要的就是调整光圈和镜头,找最佳时机。
  
          而这些,谢行觉得他能懂裴芷脑子里在想什么。
  
          成品如他所想,天光穿透云层的一瞬,棱形光束普照山峰,半边明半边暗,犹如佛光普照盛世降临。
  
          不得不佩服,对会摄影的人来说,按下快门只是做好所有准备后最不值得一提的一步。他们需要有艺术细胞、需要有画面感、需要预判还需要自负。
  
          相机很快还到裴芷手里。
  
          她检查一圈,还算满意。自己调了曝光和角度,再拍一圈。
  
          这儿风景宜人,云层变化也很美。
  
          要不是山里实在是信号差,在这儿就想上传回邮箱先修几张。
  
          辗转两三个山头,一直待到日头西斜。
  
          所有摄影爱好者都不愿意错过日落。落日余晖下的云卷云舒很适合用长曝光来拍摄。她带足了备用电池,耗得起整场日落。
  
          一直拍到天将将擦黑,两人才准备下山。
  
          雨后泥土松软,下山路上视野更差一些。
  
          裴芷拍了不少满意的照片,回去路上心情极好。边走边和他讲哪几张要精修,哪几张可以适当放放。
  
          她只顾着说,没注意脚下一软,猝不及防踩着烂泥往下斜垮。
  
          只来得及惊呼一声,膝盖先着地。
  
          就顺势以手撑地,手掌擦到泥路边的碎木条,划出几道血痕。
  
          “……啊,痛。”
  
          呼痛完第一反应竟是还好设备都在谢行身上,安全得很。
  
          她仰头眼巴巴看着他又气又急从几步外赶来,莫名觉得自己蠢得好笑。
  
          于是一扯嘴角,痛得想哭,又乐得想笑。
  
          “摔了,拉我。”
  
          声音也蔫儿软,是平时不曾有的撒娇。
  
          他沉脸:“腿,给我看看。”
  
          防水背包稳妥放在一边,他蹲下身,细细查看她掌心的划痕,脱开外套用自己的t恤一丝不苟擦干、再吹一吹。而后去检查她的脚踝和膝盖。
  
          纤长的手指搭在脚踝上小心翼翼地转着,问她:“这样痛不痛?”
  
          “一点点。”
  
          “这样呢?”
  
          针刺般尖锐的疼痛蔓延开来,裴芷倒吸一口气:“嘶——你轻点儿。”
  
          “还姐姐呢。”他低声抱怨,“路都不会好好走。”
  
          泥巴印子沾了半条牛仔裤腿儿。谢行慢慢往上卷着她的裤腿儿,怕山风一吹会冷,还边卷边搓她细白的脚踝。
  
          “没蹭破,但肿了。”
  
          “哦。”
  
          “膝盖——”他顿了一下,才道:“要回去脱了看才知道。”
  
          昨晚临睡前让她脱小件儿的事还记忆犹新。
  
          一想到回去又是孤男寡女,裴芷抿了下唇低头不语。
  
          他倒是像忘了似的改蹲为单膝下跪,朝她拍了拍自己肩头示意:“上来。我背你下山。”
  
          裴芷愣了一下,她没觉着自己摔一下就虚弱到需要背下山的地步。半扶着他试图起身,针扎般细密的疼又猛地涌了上来。比刚才更甚。
  
          往下望一眼漫漫下山路,突感绝望。
  
          他催促:“快点儿,趁还有太阳,看得见路。”
  
          雨后斜阳落日,余晖铺满半边天。
  
          裴芷趴在他肩头,手臂绕过脖颈交缠在一起。
  
          随他一走动,小腿忍不住无聊地晃悠起来。
  
          好多次都是他伏在她颈边说话,这会儿完全调换角色。她不开口,呼吸也浅浅洒在他耳侧。
  
          一偏头,便能偷看他一眼。
  
          当然,他亦是如此。
  
          天光温柔,人也温柔。
  
          脚下漫漫长路仿佛没有尽头,无限蜿蜒着蜿蜒着……
  
          最美好的不过就是夕阳、回程路和喜欢的人。仿佛一眼就能望到故事的结局。
  
          如果不远处民宿的门廊下,唐嘉年没出现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昨儿一晚没怎么睡。
  
          那章改五遍,不看五遍真是太亏了!!!
  
          本来明天不上班今天还能熬一章,但缺觉缺得我快失智了,先睡为敬。明天来发红包,50个随机↓,祝姐妹们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