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暗瘾 > 第34章 关灯

第34章 关灯

        仗着他不敢还手,一闹腾就掐他的毛病到现在都没改。
  
          裴芷习惯性掐下去,感觉到他腹部肌肉刹时紧绷才反应过来,讪讪收回手:“……我手欠。”
  
          谢行吃痛,却笑出声。
  
          闷头笑了一会儿抓过她的手往自己腹部一摁:“姐姐,好习惯你得传承下去,别改。”
  
          手心底下是他的小腹。
  
          隔着冲锋衣,其实感觉不到什么。但一想到晚上要睡到一个房间去,手心好像就烫了起来,连底下巧克力状分明的棱角也感受到了。
  
          她仿佛被烫到般猛地缩回手,焦躁不安道:“你怎么老动手动脚的。”
  
          谢行毫不留情戳破:“你先动的。”
  
          “我不都说我手欠么。”
  
          “我也欠。”
  
          幼儿园水平的你来我往又来一轮。
  
          裴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碰上谢行,就容易发挥三岁水平,恨不得把“反弹”、“……的反义词”挂到嘴上。
  
          她索性不辜负手欠两字,站起来往他脑袋上狠狠揉了一把:“幼稚!”
  
          他腆着脸:“那你喜欢吗。”
  
          “不喜欢。”
  
          “口是心非。”
  
          在下一轮幼稚园对垒开启之前,裴芷急刹车打住:“停,你先想想现实问题。晚上怎么睡?”
  
          ——还能怎么睡,我抱着你,你抱着枕头,和以前一样。
  
          谢行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话到嘴边一拐变成了:“我想想办法,打地铺吧。”
  
          裴芷接受两人同睡一屋现实之后,第一想法是划三八线。听他说打地铺时还觉得不可置信。
  
          等她回房间一琢磨,才觉得不对。
  
          客房很小,床靠窗一边只剩刚刚好足够走动的距离,另一边顶多平放行李箱。往床尾是一张木桌,边上一把铁皮凳。
  
          能让成年男人打地铺的地方……
  
          她扫了一圈,遗憾发现并没有。
  
          难怪小混蛋答应得飞快,是在那儿等着让她可怜呢。
  
          没一会儿,有人敲门。
  
          裴芷知道他要过来没锁,直接朝门口喊:“自己开。”
  
          门把往下一拧,谢行连人带行李箱出现在门口。
  
          他倒是生怕夜长梦多搬得神速。
  
          雨势变小,从噼啪敲响窗棂变成了淅淅沥沥小声蜿蜒。两人像是被定格般,隔着小几米互相对望。
  
          对接下来的漫漫长夜各怀心思。
  
          因为腾出房间给大妈一家,晚上大妈特别热情,弄了一大桌子的菜。两人都吃得很到位。
  
          到位之后,就是饱暖思……
  
          呸。不是。
  
          裴芷迅速打消从脑海里冒尖儿的奇怪想法,回身一股脑把自己的东西拨到木桌右半面,垂着眼尽量不去看他。
  
          “我先洗澡,你自己收拾吧。”
  
          说完又觉得不对,这句话很有歧义。她只恨说话没有微信的撤回功能,在心里骂自己:手欠、嘴也欠。
  
          她疾走两步,把自己关进浴室。
  
          边听着外边窸窣响动,边背靠浴室门开始反思自己的种种缺根弦行为。反思完拿出手机百度——成年女性两年没有性-生活会变态吗。
  
          山里的信号时断时续。
  
          在打着转儿的跳转界面,裴芷想通了。
  
          她不用百度,在这儿百度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一种变态。
  
          手机被丢到一边,她双手撑在洗手台上,认认真真看着镜子里的女人。长发带着卷儿垂及胸口,眉头轻拢,像裹着一层淡淡雾气。
  
          江瑞枝说她是招人的长相,是能让男人激起强烈征服欲和保护欲的长相。所以遇到的男人要么占有欲十足,要么心机城府颇深。
  
          裴芷静静待了一会儿,叹气。
  
          她得承认,对谢行,她一直在无声退让和妥协。但曾经闹成那样……
  
          再多的让步也很难让人再次建立勇气重来一次。
  
          跌倒重来像是脑子里一块禁区,一碰就烦。
  
          裴芷没敢多想,也不敢耽误仅有的热水时间,连人带衣服一气儿扎进温度才刚刚上来的淋蓬下。
  
          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十分钟后,她发现自己面临一个新问题,一个堪比人生抉择的新问题。
  
          匆忙进来,带了浴巾却没带换洗衣服。
  
          小小的淋浴间热气蒸腾,闷得人快要喘不上气来。她绝望地裹着浴巾,在心里计较就这么出去,还是让他把衣服拿进来。
  
          纠结半晌,实在不想完美呼应那句饱含深意的——我先洗澡——于是贴着门边儿敲了敲。
  
          “喂,在没在?”
  
          外边传来不确定的嗓音:“嗯?”
  
          “……帮拿下衣服。”裴芷吸了口气,强装镇定:“就在箱子上放着。”
  
          她提前找出来放在那的,只是忘记带进来。
  
          裴芷觉得自己今天一直在干让自己后悔的事儿。
  
          外边短暂沉默的几秒,她大脑运转速度极快,想到了那是一套维密今年刚上的、真丝布料镶精致蕾丝的祖母绿新款。
  
          对,成套的。
  
          不记得什么时候,江瑞枝她们在群里分享过一个网传段子。说进行到那一步发现女生穿的是成套内衣,说明你才是被睡的那个。
  
          她们几个都觉得该段子荒谬可笑,成套内衣对天然精致的女人来说只是平平无奇的日常。
  
          但此时此刻,她竟然心虚地猜测谢行知道这段子么。
  
          他大概率是没听过的吧?
  
          确实只是短暂的几秒,但她内心早就百转千回。
  
          张了张嘴,想说要不就算了吧……
  
          脚步声蓦然出现在门的另一边,他声音沉沉的听不出情绪。
  
          “开门。”他说。
  
          裴芷对自己心里闪过千奇百怪的念头投降,小心翼翼把控着力度只拉开一条门缝儿,手指顺着缝隙往外爬。
  
          指尖触到手腕上一片温热皮肤,还能感受到肌肤底下狂躁跳动的脉搏。
  
          她收回一点儿手,勾了勾指,问:“衣服呢?”
  
          “在呢。”
  
          谢行自己都不知道是以什么口气说出的这两个字,他一边压制着自己时刻快要冲破牢笼的疯劲儿,一边想放纵自己一回。
  
          两股力道在胸腔剧烈碰撞,撞得他眼冒金星。
  
          真丝布料手感光滑绵软,从他烫人的掌心滑到她指尖,她回勾,指甲蹭着他手掌边缘擦过。
  
          那股撩拨荡漾的痒就顺着手掌丝丝缕缕震颤着往身上钻。
  
          硬-了。
  
          操。
  
          谢行大口喘着气撑在墙上,满脑子都是祖母绿把她皮肤衬得格外白皙细腻的样子。牙根死死咬着,用力得几乎能尝到血腥气。
  
          他在房间疾走几个来回,尽量弄出声响。
  
          就怕听见浴室窸窣响动就能摧毁绑着自己的束缚,忍不住冲进去干点儿禽兽才干的事。
  
          但偏偏,越想分散注意力,越听得清。
  
          裴芷从浴室出来,一抬头对上男人的猩红双眼。他像在极力克制极力忍耐。
  
          浴室的氤氲水汽从门边一齐溜了出来,温热打在两人身上。宛如压塌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砰——
  
          她被一股力道撞在门板上,门板随之向里撞开,打在瓷砖墙上震颤几下。
  
          力气很大,所幸后脑还垫着他宽厚的手掌。
  
          裴芷叫了他一声:“谢行——”
  
          她一瞬慌乱,下意识叫出名字。
  
          滚烫的呼吸落在唇上不到一指距离,他死死攥着指节,几乎掐进肉里。在她的叫声中倏地偏头,连吻带喘。气息尽数交代在颈边。
  
          他掐着自己,是疯的,也是理智的。
  
          求她:“姐姐,别推开我。”
  
          搭在他肩上微微推搡的力道微不可察地收回,他紧紧埋在她颈间,呜咽:“这次……我不会伤害你。”
  
          ***
  
          浴室水声再起。
  
          裴芷裹了裹棉被坐到床上,整个人烫得仿佛刚从蒸笼里捞出来。
  
          她用手背贴了贴脖颈。
  
          那一段裸露在外的纤细被他的喘息灼得还在散发温度。仿佛回到刚刚,他的嘴唇擦过颈侧,点燃一簇簇火苗。
  
          裴芷以为他会忍不住,最终却只是推开她,哑声道:“我去洗澡。”
  
          裴芷背朝浴室躺下,心里算着时间。
  
          那么久,热水早就变凉了。他就那么一声不吭洗了冷水澡。
  
          也不是完全不吭声。
  
          房间那么小,隔音又差。她不至于听错,水流间隙,是男人似痛苦似愉悦、压抑着的闷哼。
  
          这样呼吸交缠的夜,不管对谁来说,都很难熬。
  
          裴芷心烦意乱,辗转又反侧。始终找不到一个舒服的睡姿。
  
          半晌,她懊恼地揉两把长发,把颈下软枕挪到小床正中间,煞有其事地划开一道三八线。
  
          再躺下,脖子下面空空荡荡,没了枕头就像是倒栽在床一般,格外不舒服。但她不想去取,就好像那么小那么短一截枕头,真能起什么作用似的。
  
          身后咔哒一声,是浴室门把手被转动的声音。
  
          她条件反射坐了起来,身上卷着被子,堪堪裹到胸口位置。里边是吊带睡裙,随她坐起来的动作,肩上细细两根单子要掉不掉地松散垮着。
  
          她直直对上一双黢黑且深不见底的眸。
  
          谢行带着一身水汽出来,发梢还在滴水,他似无所察觉,只随意揉了两把坐到桌前,背朝着她取出吹风机。脊骨凸起几节,在t恤上硌出印记。
  
          “还不睡?”
  
          他在电源接通前突然问了一句。
  
          声音很淡,不知为什么,裴芷觉得自己听出了激烈事后的疲惫感。
  
          她在徐徐风声中抬眼看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发,白与黑缠绕。猛然意识到,这双好看的手,刚刚在里边做过什么。
  
          太……不可理喻了。
  
          等风声骤停,她假意咳两声提醒他,也提醒自己:“这个枕头——”
  
          “我知道。”
  
          谢行回身,单手搭着铁皮凳靠背,洋洋洒洒的少爷气袭面而来:“三八线吧?姐姐还真是跟以前一样天真。”
  
          裴芷只觉得太阳穴一跳,尾音上扬嗯了一声。
  
          他一个翻身利落跪坐上-床,黢黑的瞳仁倒映出她。嘴角上提,笑:“天真得相信男人的自控力。”
  
          和他惯常露出的笑容不一样,眼皮微微下阖,跪在床上居高俯视她,带着点儿痞劲。
  
          见她眉间敛起,又很快收了回去。
  
          手越过三八线,压着她的肩齐齐往后倒,在贴到床面之前,另一条手臂恰到好处地枕在她颈下。
  
          裴芷知道他在床上的疯劲儿。
  
          越挣扎反抗,越能激起他心底暗藏的魔鬼。她侧卧倒下缓缓眨眼,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
  
          感受到落在肩上的手掌顺势上移,虎口刚好卡住她的下颌线条。拇指很轻很柔地擦过腮边,像是安抚。
  
          视线交缠。
  
          他突然开口:“睡吧。难得也要让你的天真得逞一次。”
  
          裴芷花了好久才逐渐消化完这句话的意思。
  
          她卷着被子一动不动,突然发觉充当三八线的枕头往上顶了一下,他的膝盖越过禁区抵在腿侧。
  
          “你……”
  
          她的肩线倏地绷直,紧张地叫他。
  
          “床太小。”他散漫地拨着她耳边碎发,真像调整睡姿似的一下又一下蹭着她的腿。哑声道:“不这么靠着,怎么睡。”
  
          中间那枚软枕被挤得薄了一层。
  
          裴芷身后退无可退,只好抻直了腿去躲。还在结霜的山间夜色里,她热得沁出薄汗。
  
          一抬眼,发现他还在看着自己。
  
          裴芷偏开视线一躲再躲:“不是睡么,关灯。”
  
          她不喜欢这样被直勾勾地看着,这样的姿势,这样的眼神,总能让人想起过往。
  
          这是属于他的怪癖。
  
          不管情至几许,做-爱时总是强迫她睁着眼看他。不管前边如何撩拨如何荡漾,最终总还是面对面眼对眼,缠绵悱恻予取予求,非要在对方眼底看到自己才算罢休。
  
          这样相对而眠的姿势,太蛊惑人心。
  
          裴芷感觉垫在脖子底下的手抽回一些,他撑起半身去摸床头开关。趁此,她刚好转身,留给他一个背影。
  
          啪嗒——
  
          房间陷入黑暗。
  
          窗外雨雾蒙蒙,在这样的夜里,山间小村无灯也无星。
  
          她闭上眼,贴着床沿尽力让自己放平呼吸。
  
          成年男女共卧一榻,身体是渴望的。何况屡屡给予她高-潮和恍惚的也是他。
  
          但只是渴望并不能让人毫无理智地和前度发生关系。她很明白,一旦踏破最后一条防线,在谢行眼里无异于默认复合,她再无可退。
  
          真的,有重蹈覆辙的勇气吗。
  
          裴芷闭上眼,连她自己都不确定。
  
          她一遍又一遍深呼吸,让自己的鼻息听起来尽量平稳绵长。
  
          在快要说服自己只是情势所逼睡一觉没什么大不了时,身后烫人的温度贴了上来。
  
          他的鼻息落在耳边,吹得她发丝轻拂脸颊。
  
          “脱了吧。”他说。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还是50个红包,
  
          我lay了,我真的lay了……放过我吧。
  
          修了一晚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值得搞我五次,一点儿脾气没了。草(一种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