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暗瘾 > 第8章 野鸭

第8章 野鸭

对于一条做工繁复、质地精良的领带,旁人或许会带着欣赏的目光来赞叹。但在裴芷眼里,还会多些丝丝缠绕惹人厌烦的切实回忆。
  
  有人穿一身正装是斯文,有人却是骨子里腐烂的败类。
  界限在哪,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裴芷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谢行推门而入时,手指仍然不由收拢,扣紧了镜头。
  不过得益于她一直维持摆弄相机的动作,那一瞬消散极快的情绪,旁人无所察觉。再抬头,面上徜徉着的无端笑意一如平常。
  
  很显然,谢行来之前打理过造型,额前碎发偏出一个旋儿,眉眼处深邃凌厉的轮廓在满室光线下无所遁形。
  鼻梁挺立,薄情寡义。
  视线打量的这一圈,却有大一半时间在她身上停留。
  
  这会儿宋茂正好过来请教,问她熨烫妥帖的这一打西装哪套更上镜、更贴合财经封面。
  裴芷面无波澜往门口送了一眼,仿佛这才看到谢行:“如果这位就是老板的话,我看没必要换。”
  
  宋茂会意,连连点头:“对对,老板身上这套就很好看。”
  
  双方主役到场,他从中斡旋。
  “这位是我们俱乐部唯一股东,谢总。”
  “这位是dreamer杂志社过来负责拍封面照的裴老师。”
  
  不过因为公事幸得一面之缘,不需要介绍得太深,点到为止。
  
  谢行从踏进房间开始就洞察到了对方并不想以旧识身份相认,闻言伸出手掌,语气疏离:“幸会。”
  
  “久仰。”
  两手交缠,她虚握一秒即刻放开。
  
  收的速度太快,有点唯恐避之不及的意思。裴芷在心里骂了一声,心想在装陌生人的路上还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她要是魔,对方就是道。
  
  不等尴尬气氛蔓延,宋茂和小吴齐齐上前。
  宋茂:“裴老师有什么拍摄计划需要提前知会的吗?我们随时可以做准备。”
  小吴:“今天日光那么好,是不是暂时不用补光?我看谢总形象气质俱佳也不需要补妆。咱们就地开始?”
  
  谢行收回手搭在西装外襟上,淡淡道:“我都可以,看你们裴老师。”
  
  “没计划,随意发挥。”裴芷向后退一步,声音散漫:“看你们谢总的表现力。”
  
  谢行出生于演艺世家,表现力自然不会差。
  再加上之前让小吴当替身调过几次光线,他这样的天生衣架子,往幕布前一站,就是一张时尚杂志封。
  
  裴芷自认专业素质过硬,拍摄过程心无旁骛,但目光落向取景框时总是情不自禁先去找他颈间的位置。
  黑色暗纹领带,像扼着人脖颈的藤蔓,从镜头下延伸往外,攀上她扶着镜头的手指。再往上蔓延,囚住手腕,无声束缚整条手臂。
  
  手指虚搭在相机上许久都没听到快门清脆的声音。
  
  宋茂疑惑地望过来,目光一点点在两人之间打转,最后恍然大悟般哦了一声:“裴老师,是不是领带歪了?”
  
  “嗯,有一点儿。”裴芷吐了口气,推开三脚架。
  
  宋茂得令,小跑着到谢行跟前:“谢总,你领带有点歪,我给你整整。”
  
  谢行闻言低头,目光若所有思。
  良久,抬手止住宋茂的动作,手指搭在领结上自己做了微调。
  
  宋茂打了个ok的手势,远远问裴芷:“裴老师,您看好点没?”
  
  裴芷低头认真端详取景框,十分严格:“往下松一点。”
  
  “……唔,那这样呢?”
  
  “太过了。”
  
  “那现在?”
  宋茂俨然成了两人之间的传声筒,更准确一点,是谢行的发言替身。
  
  来回调整好几次都不得其意,宋茂面露颓然:“裴老师,要不您来弄一下?这……这还真不知道您想要的效果。”
  
  宋茂不知过往,说这话的时候心平气和,但听在遥遥相对的两人耳朵里,变得各怀鬼胎。
  
  裴芷对领带,尤其当和谢行挂上钩时,条件反射怵得很。
  但对上宋茂死乞白赖又无辜的请求,一时之间找不到合理拒绝的借口。她偏过头,拍摄开始后第一次没从取景框、而是直截了当地望着谢行。
  
  谢行也在看她。
  她读不懂他眼底的东西,反之亦然。
  
  两人直勾勾互相看着,周围空气静得仿佛能听到尘埃落地。许久,裴芷妥协,慢悠悠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麻烦。”
  
  宋茂卖乖让出位置。她上前几步,薄薄的眼皮下垂,长睫半阖,大有一副誓死不会抬一下眼的架势。
  听着近在咫尺的清浅呼吸,裴芷在他面前站定。
  
  男生,或许现在称之为男人更合适。男人的胸膛微微起伏,她磨了下后槽牙,终于松开攥紧的手指,完全凭感觉去找领带的活结。
  指腹触到一片绸质布料的丝滑,像被电到一般,手指猛得回缩。怕被人看出端倪,只得再次硬着头皮覆上去。
  贴得极近,感官陌生又熟悉。
  
  裴芷动作诡异,明明仰着头,视线却全数下偏,一点也想与对方相遇。
  终于摸到领结一处凸起,她不知发什么神经,手指猛一用力倏地往上尽数收到底。领带的活动结环着男人的脖颈抵到最紧。
  
  谢行也没想到她如此动作,防备不及被扼住了嗓子眼,嗓间苦得厉害。
  他偏头,强作镇定收着声咳了几声。
  
  喘息劲儿还没过,就听女人冷不防回击:“丑死了。拿掉。”
  
  “……”
  
  一旁宋茂瞪大了眼,差点没把自己戳瞎。他张着嘴看看老板,再看看年轻漂亮的裴老师,一时失语。
  
  以老板的脾气,此时不掀桌也要甩脸子走人。
  但他闭嘴观察片刻,就见老板眼底像是闪过似无奈又似妥协的情绪,手指搭在活结上自顾自解开领带,抬手一扬。
  
  一条精致奢侈的领带像垃圾一样被甩出道弧线抛落在地。
  
  “……”
  什么情况?
  
  宋茂擦擦眼睛,再回身时裴老师已经回到镜头前。和她一起来的小吴也满脸惊异,这会儿正快速调整面部表情,附在她耳边说话。
  
  当事二人似乎都对此小插曲不作反应。
  宋茂拍着胸脯想,老板今天一定是心情好,万幸万幸。
  他退到一边,重新把注意力投入到下一轮拍摄。
  
  快门声没响几下,裴芷再度发难。
  她直起身推开相机,嘴角抬起细微的弧度:“脱。”
  
  “……”
  全场愕然。
  
  于是众人就见场内那位悟性极高,在众人都不解这个脱字具体指脱什么时,他慢条斯理褪去外套,再褪去马甲。动作优雅自然,却不知怎的四散开一股斯文败类的气质。
  
  上半身脱得只剩一件剪裁得体的白衬衫。
  眼看着谢行抛开衣物,重新将手指搭在衬衫纽扣上,场内一片吸气声,而后鸦雀无声。
  
  啪嗒,解开领口第一颗。
  啪嗒,手指下移解开第二颗。
  藏在挺括衣领下的锁骨隐隐可见。
  
  第三颗纽扣即将宣告下线,女人冷飕飕的语气突然打破场内落针可闻的气氛。
  “行了,让你脱个马甲而已。又不是野鸭出道,还没完了?”
  
  “……”
  野……鸭……出……道。
  
  明晃晃四个大字砸在宋茂头上,也砸在场内众人脑海里。
  一众人等齐齐把目光甩向老板,甚至怕突如其来的雷霆震怒无端撒在自己头上,还有人悄悄朝门口挪了两步。
  
  等了许久,别说暴怒了,连怒火的千分之一前兆都没寻到一丝一毫。
  
  谢行整理完衣领,情绪妥帖:“现在合适了吗?”
  
  “凑合吧。”
  快门声响起一串,裴老师像指挥提线木偶一样频频发令:“侧身。”
  
  话音刚落,众人眼中脾气炸裂的老板转过45°角,下颌微扬。
  
  “卷袖口,仰头,插兜。”
  
  老板毫无反抗之意,乖乖听从。
  
  日光从露台一侧打进房间,室内光线充足。他迎光而立,眼深鼻挺,下颌后仰,线条轮廓说不出的挺拔流畅。喉结止不住上下一滚,侧颜杀人。
  而身后,恰恰好是投下的一片阴影。
  
  ***
  
  一旦进入状态,只花了寥寥数分钟就拍完一整套动作。
  
  裴芷收起镜头,一张张往后切照片看效果。
  来之前,她没想到是拍谢行。但万幸是谢行,她对他的身体了如指掌,每一个摆拍动作和凸显出的优点都是时间赋予她的礼物。
  几乎不用思考就能描述出她想要的场景。
  
  而显然,他与自己,还是残存默契的。
  这种认知在心里按下一株嫩芽,风一吹过,撩拨又荡漾。
  
  现场拍摄工作结束,包括宋茂在内的全体工作人员都舒了口气。一是没想到裴老师工作起来如此一丝不苟,二是也没想到自己老板听之任之,脾气好得吓人。
  但小吴是头一次见谢行的,深以为这就是他原本的性格。捏在心里的娱乐性提问蠢蠢欲动。
  
  他偷偷等着机会,趁谢老板擦身而过之际,猛得出声:“谢总!谢总~您现在有空不?能不能多追加几个采访问题啊?”
  
  谢行提了下嘴角,明明像在笑,但笑容背后总让人觉得脊背发凉。
  “比如?”
  
  小吴一个激灵,边安慰自己这是错觉边试探着发问:“您当初投这个俱乐部,有什么初衷吗?或者说,是什么原因让你突然对一个毫无盈利希望的战队产生了兴趣?”
  
  问题偏私人化,和俱乐部未来价值关联不大。
  
  谢行懒得回答,视线一转,忽得看见裴芷边查看照片边从小吴身后路过。
  他双手插在兜里,用舌尖抵了下腮:“我女朋友说我游戏打得不错。”
  
  “那——”
  小吴想说,那你直接当职业选手不就得了。
  
  他语气一转,又道:“但又怕喜欢我的人太多,她吃醋。”
  
  裴芷恰好路过,最后两句完整收进耳朵里,忍不住抬了眸:“她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