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魂帝武神 > 第四千九百八十二章:他的死,值得!

第四千九百八十二章:他的死,值得!


  “天帝。”白虎至尊看着八位道祖以及虚族六大长老的疾速冰封之状,反倒脸色大变,心头大急。
  高空上,依依则猛然眉头紧皱,一股并不针对于她,却瞬间弥漫整个天地的冰冷以及辐散而出的危机感让她都为之心头忽然忌惮莫名。
  “好强。”依依只下意识地吐出二字。
  ……
  噬灵狱内,仍在亡命奔袭的萧逸忽然心头一动,皱起了眉头。
  目光远望下,前方,是密密麻麻的如潮邪兽,以及噬灵狱尽头那浩阔浓郁的黑气邪流。
  但此时,这些包裹整个噬灵狱的黑气邪流中,却忽然出现片片雪花,有了些许冰封之势。
  他当然也看到之前尽头处时而出现,又瞬间在邪兽包围下被撕咬成碎片的深寒卫。
  他而今唯一能确定的,是深寒卫来了,而且正以某种以命堆砌的疯狂方式探查噬灵狱内得情况;以及,寒境天帝也来了。
  但,噬灵狱外,到底还发生着什么,他一概不知。
  肉眼以及感知,皆无法穿过那层层浓郁的黑气邪流。
  他无法确定,只是,心头忽然生起的不安感,却让他嗅到了不对劲的意味。
  萧逸眯了眯眼,心头暗道,必须尽快出去了。
  他在噬灵狱内每多待一分,外头可能发生的意外便浓厚一分。
  而今,他已走过噬灵狱大半之路。
  到了这里,他大概已经有判断的把握,自己可以拼着命逃离这噬灵狱。
  ……
  封灵天境外,虚空中。
  易老皱眉道,“景儿,看来我们不得不现身了。”
  御景族长点了点头,“若我们而今不现身,面对一个发疯的老天帝,我虚族在此的族人将陷入灾难。”
  “而寒境天帝也将战力大减,之后逸儿逃出噬灵狱,也将无人能保他离去,我们还是得现身。”
  而今现身,及时阻止一切,免去伤亡,也能继续保证下寒境天帝的全盛,这便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代价便将是二人往后恐怕休想再得虚族族人的认可了。
  御景族长咬了咬牙,“天行,若你我此番现身后,族人上下尽皆厌恶你,我便在以后岁月里交待好族内事宜后便辞去族长之位,与你隐居在虚空一隅,再不理天地间一切,你可愿意?”
  易老轻笑,“求之不得。”
  御景族长点了点头,身影,便要遁出。
  但恰在此时。
  虚空中,一条纯净的力量长河跨越而来。
  长河,纯净透明,无垢通彻,却奔流不息,狂猛滔天。
  长河落,本弥漫天地的可怕冰封,疾速消缓。
  那透明长河,仿佛成了融化一切,中和一切的最最纯净力量。
  嗖…
  寒境天帝身旁,一道身影凭空而现。
  身影白衣飘飘,干净莫名。
  而后,身影之后,又是两道身影现出。
  “老友,看来我是赶上了。”来人,站在寒境天帝身边,轻笑一声。
  能与寒境天帝齐平,称一声‘老友’,自然只有当今无尽虚空仅存的另一位老天帝,无垢天帝。
  寒境天帝点了点头,本欲要暴走的气势,顷刻间消弭。
  两位老天帝在此,足够让这里一切的波澜尽数平复。
  “父亲。”无垢天帝身后,其中一人看着寒境天帝,唤了一声。
  不错,二人,正是寒境女帝与萧晨枫。
  寒境天帝皱着眉,不语。
  无垢天帝轻笑,“老友,我赶来时,见着晨枫和无霜也在往这边来,他们赶路慢了些,我便直接带着他们一并来了。”
  “一对父母,对身陷噬灵狱的两个孩儿之安危的担心,不言而喻,故而即便这里危险,我还是带了他们来。”
  寒境天帝不语。
  无垢天帝轻笑,而后看向太虚宫、虚族强者,轻笑一声,“连太虚宫十二道祖都一下子来了八个,呵呵,有够热闹的。”
  “这般热闹,自也少不了老夫。”
  那般话语,看似在与太虚宫道祖而言,实则,明显是在针对虚族六大长老。
  那般意思,也再简单不过来,并非你虚族才有帮手,寒境天域也有帮手。
  太虚宫与虚族近乎并生,双方有着漫长岁月传承以来的绝对情谊。
  可寒境天帝与这位仅剩的老友,亦是从混沌初开诞生以来的绝对情谊;不,或许,不仅仅是情谊可以去述之了。
  当年的七道生灵,而今,就剩他们二人了。
  “无垢天帝。”虚族六大长老以及太虚宫八位道祖同时吐出一声,亦同时脸色忌惮到极点。
  准确来说,是看着两位老天帝的并立,瞬间忌惮无比。
  “太虚宫。”无垢天帝轻声道,“你们与我们七大天域同属生灵一方力量,漫长岁月来本也是情谊深厚。”
  “而今,是真要与我们撕破脸,彻底断绝,而后站在邪神一方了?”
  “曾经永恒的武道圣地,成为邪道勾结之地吗?”
  天罚道祖沉凝出言,“老天帝误会了,如我们之前与寒境老天帝所说,太虚宫今日来此,并不为邪神,也并不为那位萧逸界主,只为虚族。”
  明离道祖亦连忙出言道,“甚至于更准确而言,我们八位道祖来此,只是阻止事态的加剧,继续保证虚空的平衡和生灵的绝对安危。”
  “就为了救一位萧逸界主,而消损一方天域的所有战力,包括老天帝的陨落?”
  “甚至于,就为了这位萧逸界主,而导致一方天域和虚族彻底交恶,酿成生灵涂炭的结果?”
  “既如此,为什么不能是将一切消止,避免这一切的发生?”
  “我们太虚宫来此,联合虚族,本只是为了压制寒境天域战力,若寒境天帝愿意,我们双方的战斗可以就此停下。”
  
  “一切,皆如未有发生,无有伤亡,无有力量流逝。”
  “而这一切所有严重后果的避免,仅仅需要这位萧逸界主死在噬灵狱内,仅此而已。”
  无垢天帝轻笑,“所以,这些动荡虚空的后果,与萧逸界主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
  “不错。”明离道祖点了点头,“死一位萧逸界主,这片无尽虚空不会改变些什么,虚空危祸也不会受影响。”
  “甚至于,可以避免了虚空危祸推至更严重的地步。”
  “两位老天帝很清楚,这位萧逸界主行事我行我素,从不理会一切;他是个绝对的变数,也本来就是招致邪神祸患的主要因素。”
  “或许,今日他死了,就是对整个无尽虚空而言最好的结果。”
  “而能避免这一切后果的发生,他的死,也将值得。”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