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坐忘长生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荒古神墟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荒古神墟


  “当然是仙药!”弥云回道,又看向柳清欢:“小友,你觉得如何?龟甲上附带的炼制之法太过简略,以前的古法业已失传,所以册子上很多是我自己总结的,也不知合不合适。”
  柳清欢放下丹方,又拿起那片龟甲:“仙翁莫急,我还得仔细研究一番,才能给您出一点建议。”
  因为不是在人间界,所以真仙文以原貌显现了出来,只是里面混杂着不少人间界没有的仙界灵材,要完全看懂还要费些功夫。
  “好好好,你慢慢看。”弥云为着这炉丹已经准备了很久,笑咪咪地说道:“听说你炼出过不少上阶的丹药,连天阶都不在话下,到时还要你在旁搭把手,说不定我这丹也会因你提高成功率呢!”
  柳清欢手一顿,突然明白了弥云为何会找上他:“承蒙仙翁看得起在下,只是以我如今的修为,炼制仙药,怕是力有未逮。不过请仙翁放心,我会尽力一试的。”
  
  “好!”弥云拍着腿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柳清欢笑着点头,能够接触到仙药的炼制,对他来说大有益处,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之后数日,柳清欢便常与弥云一起,研究乾坤一炁化仙露的丹方,弥云又将收集的仙材仙宝拿出来,一样一样与他说明药性药效,包括那能捕捉乾坤之气的虚天手,也一并教给了他。
  虚天手,不只是一种炼丹手法,可于天地山川之间,采虚无飘渺之气,星辰寰宇之中,撷阴阳星力,实乃一门无上法门、仙人之术。
  跟着弥云,柳清欢学到了不少东西,对方倒也不吝啬,有时候甚至还会指点一下他的修为,在得知他修的是大因果术时,神情间十分惊讶。
  “因果之道,一切法,天地万物、人妖仙魔,皆逃不过因果,此乃大道啊!”弥云感叹,看他的目光略有不同:“我听说你在人间界曾灭除过一个魔神头颅,莫非用的就是大因果术?”
  柳清欢略一犹豫,还是如实说道:“是,我曾与某位上仙有过短暂的交集,因此以因果之力勾通仙界,借得了对方的一丝神力,才将那魔神头颅灭除。”
  “修道之人最怕的就是欠下因果,沾上就必须还,不过你能做到以因果向仙界借得神力,也是极难的。”弥云点头道:“譬如今日,你助我炼丹,也是一桩因果,我以后也是要还你的。”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柳清欢恭敬地道。
  两人都有点相识恨晚之感,相处得十分融洽。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岛上的日子太过无聊,闻道也时常过来,就坐在一旁看他二人研究丹方,偶尔也会插一两句,说点自己的见地。
  柳清欢其实有些意外,一张丹方有多珍贵不必多言,大多数炼丹师对丹方都是极保密的,而弥云似乎并不介意闻道的在场。
  但是,要说双方之间有多熟稔,好像又不是,倒更像彼此间形成了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另外还有一点,闻道的见识之广博也让柳清欢大开眼界,他自己是在冥山战域那座远古仙人道场,才知道了许多远古修仙界的事,但闻道并未去过道场,知道的也不比他少。
  而且,他对仙界似乎也很了解,丹方上有些仙材就连弥云有时候也要想一想才说得出药性,他却张口就来,还能添上一些连弥云也不知道的东西。
  “你这些年都去了哪些地方,竟然知道这么多!”柳清欢惊叹道。
  “多吗?”闻道淡笑道:“大概是因为活得比你久一点吧。”
  柳清欢:……
  这一天,在历经数日虚空穿梭之后,云罅宝阁终于停了下来,星辰重新出现在宝阁上空,而远远的,一片云蒸雾绕的大陆出现在视野之内。
  “终于到了!”弥云伸了个懒腰,大笑道:“荒古神墟,我特地选的炼制乾坤一炁化仙露的地方!”
  “荒古神墟?”柳清欢疑惑道。
  “荒古神墟是一块远古蛮荒之地。”闻道走上前来,说道:“鸿蒙创世、混沌初分之时,仙、神、魔、人、妖、鬼,俱都居住在一块原始大陆上,后来远古仙神妖魔混战,原始大陆分崩离析,一部分上升为仙界,一部分下沉为鬼幽,一部分成为人界最开始的一些大界。”
  “不错。”弥云道:“仙神去了上界,鬼魔归于幽冥,人族三千界孕育而出,原始大陆不复存在,但却有一块陆地没被任何人占据,沉入了虚空之中,那就是荒古神墟。”
  柳清欢问道:“为什么独那一块没被占据?”
  “因为那里有一片禁区,据说是创世古神居住的神殿。”弥云目光变得幽远,又耸肩道:“不过神殿没有了神,也只是一座废墟,现在里面什么都没有了,连砖瓦都没剩下几块。”
  “神殿吗……”柳清欢抬目望去,随着云罅宝阁的靠近,大陆变得更为清晰,只见其上大山大岭纵横,山岭之下是一片大水,水色昏黄,浊浪涛天,雄浑的蛮荒气息即使隔着虚空也能感觉得到。
  岛上洞罅境的侍从侍女们这时都跑了出来,一边对着远处好奇地指指点点,一边兴致勃勃地和身边人交谈。
  “仙翁为何选择在此地炼丹?”柳清欢问出自己的疑惑。
  弥云满面感慨:“我常年行走于虚空之中,到过无数界面,有一次被人追杀,危难之时无意间闯入了荒古神墟,利用此地的蛮荒气息才勉强藏匿起来,从死敌手中逃得一命。”
  “如今要炼仙丹,炼制过程中不能被人打扰,丹成之际也怕会引人惊觉,于是我便想到此地,希望能借蛮荒气息遮掩一二。”
  “那是因为你不肯去仙界。”闻道却道:“你若去了仙界,又何必如此多顾虑。”
  “哼,仙界有什么好的!”弥云冷笑道:“又不是没去过,和下界也并无太大差别,还没下界自由。不说这些,咱们到了!”
  云罅宝阁缓缓停在了大陆边缘,柳清欢理了理衣襟准备下岛,却听闻道突然说道:“我就不同你们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