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坐忘长生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仙方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仙方


  弥云住的地方是一处山谷,一入谷,除了脚下的青石小路,路两旁俱笼罩着浓郁的白雾,隐约可见树影摇曳,又时而传出一两声震天的兽吼,听那声响倒像是从极远处传来。
  “这山谷内设置有空间大阵,所以里面远比外面看到的大。”闻道说道:“你跟紧我,莫要碰那些迷雾,以免迷失其中。”
  柳清欢点头,顺着那曲折蜿蜒的青石小路走了小半刻钟,雾气突地消散,前方豁然开朗,一个碧玉般的大湖出现在眼前。
  湖水微漾,湖边上错落有致几座竹屋,一根钓竿插在屋前石阶间,鱼儿已咬钩,拖着鱼线在湖里乱游,钓鱼的人却不见踪影。
  柳清欢左右看了看,闻到了一丝灵药散发出来的特有香气。
  “弥云!”闻道高喊了一声,就听见屋后传来回应:“来了啊,到这边来。”
  两人转过竹屋,几块被法阵笼罩的药田映入眼帘,弥云手中拿着药锄,挽着一边裤腿站在田边。
  看到柳清欢,他眼睛一亮,招呼道:“过来,帮我看看这株二十四品玄光菊是怎么了,最近都有些蔫了吧唧的。”
  柳清欢看向闻道,闻道低咳一声:“你不是擅丹道吗,对灵药的特性肯定也很了解,便先帮他看一下吧。”
  柳清欢心下了然,在与闻道短暂对视的一瞬中,确定了对方并未将他乃青木圣体之事告诉弥云。
  他向弥云走过去,一边说道:“二十四品还阳菊?我从未栽种过这种天阶灵药,恐怕未必能找出其病因,仙翁可莫怪罪。”
  “哈哈哈你就放心看吧,看不出也不会让你赔的。”弥云笑道,挥手将整块药田的阵法解开,一道道紫黑光芒便飞舞而出,如刀锋一般在空中盘旋,不允许人靠近。
  柳清欢在田边站定,透过馥郁的紫色光芒,只见那二十四品还阳菊足有一人多高,因为顶着的花盘太过巨大繁复,花枝都被压弯了,叶片低垂,看上去的确有些蔫。
  柳清欢自己种药虽常用青木之气偷懒,但不代表他就不知道各种灵药应该如何种植,小洞天内种的药不下千百种,青木之气只能给到一些最珍贵的灵药,其他的还是要按照各自生长的特性精心养护的。
  普通的还阳菊一般只有九轮花瓣,就已是极其稀珍的天阶灵药,其花瓣在晒干点燃后,会散发出一种十分奇特的香气,有保护神魂不散、引刚死之魂归体之奇效,因此得名还阳。
  而这株还阳菊足有二十四品,品阶已远不止天阶,柳清欢绕着花株转了一圈,又蹲下来捏了点泥土看了看,仔细观察根茎花叶等情况。
  “怎么样?”弥云眼巴巴地问道。
  柳清欢从田里走出来,拍掉手上的泥土:“你这株还阳菊种下没多久吧,这里位置不行,菊类灵药喜水喜阳没错,但还阳菊与其他灵菊又不同,得生长在阴脉向阳之处,每日以寒冥之水浇灌。”
  “阴脉向阳之处,还要寒冥之水?”弥云听得直皱眉:“这么麻烦!算了,原本还想养它一段时日,还是趁早收拾入药吧。哦对了,今日找你来,就是想请你帮我炼一炉药。”
  柳清欢已从闻道那里得知了此事,如今他住在别人岛上,却是不好拒绝对方的:“仙翁所请,愧不敢当,我虽于丹道上有些心得,但您所要炼制的丹药恐怕非同小可吧?”
  “诶,人各有所长,你不必妄自菲薄。”弥云道,回身将还阳菊药田的阵法重新闭上,一边招呼他们去前面竹舍,一边说道:
  “很多年前我曾得了一张古方,其上记载了一种名为乾坤一炁化仙露的酒……”
  柳清欢愣了愣:“……酒?”
  “你要炼的是酒方!”闻道一脸无语地道:“你说你想要找青霖帮忙炼药,我才帮你跟他说的。早知你要的还是酒,自己酿就是,他精通的是丹道,跟酿酒有什么关系?”
  “怎地没关系!”弥云举起他那从不离手的葫芦:“你这是门户之见!很多酒跟丹药有差不多的效果,都是用的各种天材地宝炼出来的,必有相通之处。”
  又转头对柳清欢道:“乾坤一炁化仙露可不只是酒,也是一种仙药,等下你看了丹方就知。”
  三人已走到竹屋前,弥云十分随意地往湖边石阶上一坐,伸手去提被冷置许久的钓竿,自然是鱼去饵空,什么都没钓上来。
  “这些年我一直在收集所需灵材,前不久总算让我收全了。只是我虽也钻研过一段时间丹道,却于此道上实在没多少天份,不敢轻易动手,怕浪费了那得来不易的灵材,所以找你帮忙参详参详。”
  柳清欢暗自松了口气,乾坤一炁化仙露,这一听名字就不是简单的,若只是帮着参详一下,倒也还好。
  “不知这仙露要如何炼制,丹方上可有炼制之法?”
  弥云随手丢开钓竿,从怀里摸出一块残破的龟甲,以及一本册子。
  “原丹方是记在龟甲上的,有些地方看不清了,我后来又誊到册子上。”
  柳清欢先拿起龟甲,果见上面的刻印已经颇为模糊:“真仙文!”
  “不错,这丹方就是真仙文所写。”弥云嘿嘿一笑:“所以应该是上面流落下来的仙方。”
  柳清欢仔细辨认了下,发现竟有一些真仙文他不认得,只好又拿起那本薄册。
  “乾坤之气一两、朝元之露三滴、须弥神胎、菩提光、九霄清醪……以虚天手纳乾坤之气于丹鼎之内,佐阴阳相交,摧剥朝露……”
  柳清欢只觉自己这些年颇为自豪的丹道造诣都白费了,册子上用记灵材就用了整整两页,里面很多他都没听过说,那虚天手又是什么,一种炼制手法吗?
  好在后面他勉强还能看懂,整个炼制过程比记灵材的页数还多,足有五六页,可谓复杂至极。
  闻道不客气地挤在旁边一起看丹方,朝弥云道:“竟然要用到须弥神胎!弥云,你果然要炼仙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