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战国大召唤 > 二千零一章:李世民的远见

二千零一章:李世民的远见


  蓟城在一瞬间成为天下的焦点,韩毅看着手中的战报,微微蹙眉,脸色拉的老长,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慕容恪败的那么快,韩毅拢起胡子,看着手中的战报,在扫了一眼下面的鲁肃,随即道:“后勤部队的供应眼下如何了!”
  “粮草和军械正在不断的往草原运输,大王请放心!”鲁肃汗流浃背,身上的冷箭不时的滑落,声音有些哽咽,毕竟韩毅的压迫实在是太强了,压的鲁肃有些喘不过气。
  “我问的是这些吗?”韩毅双眼微眯,周身气势如虹,虎目盯着鲁肃,冷声道:“冬衣!”
  “突然开战!我军只准了三十万套冬衣,其他的还在赶制,请大王放心,半个月后必然能够赶制成功!”鲁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毕竟他们也没有想到此战会来的如此迅速,原本的冬天,士兵都是缩在被窝里,没事操练一二,身上穿的衣服,也足矣抵御风寒,可坏就坏在北方实在是太冷了,士兵需要加衣服,鲁肃一开始也没有充足的准备,只能连夜赶制,搜集材料,雇佣工人,这来来回回的时间,却是耽搁了下来。
  “七十万人的兵马,只有不到一半人也冬衣,去出燕国的二十五万兵马,足足二十万将士没有冬衣穿,你是想让他们冻死他疆场上吗?半个月的时间,去掉运输的路程,足足一个月的时间”韩毅怒不可遏,直接拍案而起,眼中的杀意是愈发的凝重,心情起伏不定。
  “大王赎罪!大王赎罪啊”鲁肃连连告罪,声音有些颤抖,随后补充道:“大王放心!臣必然在半个月内让前线的将士都有冬衣穿!微臣愿用性命担保!”
  韩毅看着鲁肃那背水一战的架势,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深呼吸一口长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随后怒喝道:“高力士!”
  “在……”高力士急忙从书房外跑了进来,看着怒发冲冠的韩毅,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心谨慎的来到韩毅面前。
  “去!打开宫院库房!将里面所以的棉衣全部运送到户部!”韩毅猛然一挥衣袖,双手插着衣袖,神色凝重道。
  “大王!那宫内的娘……!”高力士下意识问道,韩毅顿时一股无名火起,猛然啪嗒着桌子,怒喝道:“快!”
  吓的下面跪着的鲁肃一个哆嗦,低着头不敢说话,高力士不敢多言,急忙掉头跑出宫院,一路小跑,宛若惊弓之鸟一般。
  韩毅双手插着衣袖,看向下面的鲁肃,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子敬,速速下去办吧,有什么需要和孤说一声!”
  “臣谢大王!“鲁肃也不在耽搁,当即起身,一路小跑了出去,回到家中的鲁肃散净家财,收购棉衣,百姓一听说匈奴来犯,纷纷自发捐赠棉衣,一些商人眼看着有利可图,纷纷哄抬棉衣的价格,包拯当即下令,扣押这些商贾的货物,将他们下牢狱,局面焦灼,但也是不可避免,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前线蓟城,战火开始蔓延,蓟城以东,可谓是哀鸿遍野,李光弼的大名在中原可是响彻无比了,斩杀上将武阳靖,战败名将慕容恪,一时间中原大地都知道草原上有一个名叫李光弼的人物。
  韩擒虎和曹操的二十万大军赶到,诸军汇合,大殿内坐着数员上将,以韩擒虎为首,麾下卫青、曹操、慕容恪、韩德让以及杨延昭。
  韩德让和韩擒虎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两人皆是族内子弟,平时没少碰面,在来之前韩毅将特意交代了韩德让和卫青两人的身份,这也让韩擒虎心中有了大概,而这大殿内唯一的外人,也只有慕容恪一人罢了。
  韩擒虎正坐在主位上,环顾四人道:“眼下大战已然一触即发,如今我们手中只有五十万兵马,城外足足有三十万骑兵,三十万步兵,各位同僚,接下来怎么办!”
  “骑兵的机动性强!我们手下的兵马大多都是步兵,国内所有的骑兵加起来也不过十万之数,以步兵对战骑兵,咱们实在是太吃亏了!”曹操抚摸着自己的胡须,手中抓着竹简,神色不由自主的凝重,毕竟此战实在是太过艰难,一但没了城池,他们就被动了。
  “我有一计,或许可一试,但太过危险”卫青深呼吸一口长气,虎目看向众人,面色淡漠道。
  “哦!此话怎讲!”众人一听皆是来了精神,毕竟眼下战况实在是太惨烈了,连战连败,数员上将战死,他们极其需要一场胜利来提升士气。
  “骑兵机动性强,适合平原作战,我们野战将会十分吃力,而眼下草原诸军不知道我军来了如此多的援军,如若让草原的敌军攻杀入城内,这样骑兵的战斗力会大打折扣,再者我军熟悉蓟城的地形,在城内和敌军火拼,必然能够取得胜利,当然……这样也会有一定的风险,毕竟联盟中出了李元霸这么一号人物!”卫青双手耷拉在青铜剑的剑柄上,抚摸着胡须,面色凝重。
  韩擒虎黑着一张脸,自然也在想这其中的问题,左顾右盼,环顾四周,半晌道:“此战太过危险,有我军五十万大军在,在城内混战,的确有些危险,但蓟城外乃是平原,没有办法击退骑兵,此计可用之!”
  曹操摸索着自己的胡须,扫了一眼卫青和韩擒虎,随后开口道:“可!”
  韩德让和杨延昭自然都是支持卫青的,而慕容恪也没有反对意见,毕竟他乃是败军之将,现在还是保持安静比较好。
  “此次就交由卫青你来负责吧,将城内布置一番,等待敌军入城!”韩擒虎直接放权,喝了一口手中的茶盏,便是不在多言。
  “这几日减少炊烟,以免让敌军发现破绽!此次由我和慕容恪将军的本部人马来防御城墙,共计十六万兵马,其余的兵马在城内挖好沟渠和绊马索,准备火油,而且眼下棉衣未到,这几日多取肉煮汤,给士兵补补,万万不能到最后掉链子!”卫青看向众人,随后站起身子道:“燕地一百二十万百姓的安危就在今朝,请各位将军鼎力相助!”
  “必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众人拱手一拜,深色恭敬无比。
  “等等!”韩德让此刻却是开口了,看向卫青,环顾四周道:“李世民包容兼并,城内难免不会有李世民的密探,正所谓做戏做全套,为了让李世民上钩,再下建议,在军中散播消息,说蓟城粮草不够,将帅不和,为粮草大打出手,诸将负气出走!撤离蓟城!各位以为如何!”
  众人心头一颤,他们刚刚忽略的问题,眼下却是被韩德让补上了,正所谓集思广益,说的就是此处。
  韩德让看了一眼天空外的飘雪,嘴中浮现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
  “善!”众人嘴中都浮现出意思笑意,随后看到一个很诡异的事情,原本涌入城内的三十万大军,又退出了城内,却殊不知韩擒虎等人又在城外挖了地道,将城内连同,天空飘落无数的风雪,一员士兵鬼头鬼脑的跑出了蓟城,从自己原先准备好的密道出了城。
  联盟大营内
  李世民正坐在主位上,周边的首领皆是聆听着士兵的言语,眉头不由自主的紧锁了起来,环顾四周,见众人眼中皆是兴奋之色,浑江之战让他们看到了甜头,辽西之战让他们尝到了甜筒,眼下他们眼看着又有利益可得,一个两个的皆是露出了狼性的目光。
  “盟主!眼下机会就在眼前,让白熊砸开城门,咱们在次去掠夺吧!”石勒眼中的笑意是怎么都无法掩饰,手舞足蹈的,好似在风雨中飘摇。
  白熊说的就是李元霸,自从他数锤砸开了城门,便是被草原的汉子尊称为白熊,因为李元霸在砸开城门时,整个人身上都是积雪,而白熊在草原乃是祥瑞和大力神的存在,出于对李元霸的尊敬,他们皆是叫李元霸为白熊,就连多尔衮也是不得不承认,李元霸厉害,毕竟他可没有本事数锤子砸开城门。
  李世民看着身后吃糖的李元霸,虎目扫荡着四周,见众人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微微蹙眉,毕竟他总感觉有些蹊跷,事情不对头,看向身侧的李光弼道:“光弼!你认为呢?”
  “中原人一向比较团结,上一次草原大战就是个例子,我怀疑这是一个陷阱!”李光弼双手环保于胸膛前,眉头紧锁,根据他对中原人的了解,敌人不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
  “唉!你怎么越打仗越谨慎啊,不要担心,此地攻城我山戎部落打头阵,只要城门开了,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石勒喝了一口银杯中的羊奶,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你……!”李光弼刚想还嘴,下面的冒顿直接开口道:“不要太过小心谨慎,我们有这么多的骑兵,敌军不是我们的对手,放心大胆的杀过去,这次不用你们来动手,只要让白熊打开了城门,剩下的交给我们即可!”
  “这可能是个圈套!假设敌人没有撤离,而是引诱你们入城!你们又当如何!”李光弼看着这两个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家伙,直接开口反唇相讥,这两个自大的家伙。
  “咳!中原人就是两脚羊,战斗力弱的连我们的还未长大的奶娃娃都打不过,攻入城外,战马一冲,他们的阵营就冲散了,没有什么好怕的,冲锋就对了!盟主你手下的这个大将,先前如此的勇武,现在怎么畏首畏尾起来了!”石勒端起手中的奶茶,喝了一口,抹了一下嘴巴,嘿嘿怪笑了起来。
  “你这个……!”李光弼咬着牙想要在劝阻,身后的李世民却是伸手阻拦道:“哈哈!石兄说笑了,这样吧!这次让你们打头阵,得到的物资,你们占大头!”
  李世民拱手笑,冲着石勒伸手,一副大方的模样,石勒不由自主的一喜,毕竟上一次大战,他们出力太小了,获得的利益太少了,这次李世民让了如此大的功劳,他又如何放过。
  “哼!盟主这是什么意思!我北狄呢?”完颜阿骨打眉头紧缩了起来,虎目盯着李世民,眼中满是不满之色。
  “哈哈哈!自然…自然!”李世民一个劲的陪着小心,随后将众人一一送出了大帐。
  送别了众人,李光弼面色有些焦急道:“大王!情况有些不对啊!这样急功冒进,会出事情的!”
  “光弼啊!做事情不能考虑单方面的问题啊!”李世民来到主位上,为李光弼倒了一杯茶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告诉李光弼道:“坐”
  “大王究竟是何意”李光弼面色狐疑,端起手中的茶水,只感觉索然无味啊。
  “如若此战胜利了,我们在军中的威望依旧高涨,而你顶多会被灌上小心谨慎的名声,拿下了蓟城,更能吸引草原上其他的部落,可如若败了也没有什么,削弱了石勒的部队,咱们在联盟中的控制权更大,而他们对于你对战场上的远见更加佩服,到时候我军兵分两路,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推举你为第二路大元帅,总揽他们的兵马,对于我们而言,此战无论是败是胜,对我们有足够的好处!”李世民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把玩了一下只有婴儿大小的被子,笑呵呵道:“况且,一但城内有变,不是还有我们来支援嘛,放宽心,此战稳妥,再不济也是一个平局,对于我们而言,有足够的利益!”
  “大王英明!是光弼短浅了!”李光弼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哈哈哈哈哈哈!”李世民拍了拍李光弼的肩膀,随后到:“此次大军的主帅是石勒的兵马,派遣几个人,保护好元霸,万万不能让他出事!”
  “大王放心!必然赴汤蹈火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