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战国大召唤 > 一千九百六十七章:毒士贾诩

一千九百六十七章:毒士贾诩


  眼下正是八月份,天气正是最炎热的时候,一场大战下来,士兵不来几口水,怕是要活活渴死,而韩毅依稀记得,阳翟的水主要靠的是城外的平湖,以及人工挖掘的溪流,平日里吃水的百姓都会挑着扁担去城外打水,而这几年也开始打井,但城内的井水再多,也不可能供养数万人的饮水,真正依靠的还是溪流。
  看着城内杀的热火朝天,没有丝毫的进展,韩毅却是没了兴趣,在他看来,王翦好说好歹也是一员名将,不付出两倍兵马的代价,难以拿下这阳翟,这阳翟更是旧都,即便是拿下了阳翟,之后的修缮还是自己的,像这样耗时耗力的事情,韩毅却是懒得干。
  “这件事情交给你了!”韩毅按着怀中的宝剑,看着城墙上的伤亡,随即摇了摇头,面色淡漠道:“撤兵吧!”
  “诺!”诸葛亮抚扇点头,对着韩毅拱手作揖,目送韩毅的背影,诸葛亮摇晃着羽扇道:“收兵!”
  “呜呜呜……呜呜!”撤退的号角缓缓吹响,正在冲锋势头正猛的岳飞有些错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仔细聆听,这才知晓是要撤兵了,只能不情不愿的率领麾下的将士向大营撤退。
  “呼呼……!”王翦喘息着重气,看向远退的韩军,王翦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王翦艰难的呼吸,面色有些煞白,正在他身侧的王离,伸手扶住昏昏欲睡的王翦,看向其胸膛,正中一支冷箭,王离面色大变:“不好!大将军中……!”
  王翦急忙一把捂住王离的嘴,咳嗽了两声,怒斥道:“咳咳……不要声张!“
  王翦闷哼一声,伸手拔箭,哗啦一声,衣甲掀开,露出一块血肉,王翦疼的龇牙咧嘴,但还是忍耐住,咬着牙起身,王离在一旁搀扶着王翦走下城墙。
  敌军退却,城主府邸内,王翦赤裸着上半身,一旁的医匠匆匆忙忙的给王翦上药,神色凝重,一块又一块的血布更换,最终王翦一头晕倒在死,医匠匆匆忙忙,这才止住了血液。
  王贲匆匆赶来,看着奄奄一息的父亲,面色惨白,抓着医匠的领口,压低声音质问道:“我父亲怎么样了!“
  “老将军的血止住了,但失血过多,需要食肉,补气血!”医匠如实的将情况说出来,顺便拍了拍王贲的手,示意他松手。
  王贲听得王翦无事,这才松开了医匠,来到王翦面前,看着呼吸细微的王翦,王贲一双剑眉紧锁,一旁的王离站在王贲身后,眼看着众人离开王离这才开口:“父亲!军内的粮草已经不多了,肉………更是没有!”
  “军队的粮草还能坚持多少日子!”王贲并未回头看着沮丧的儿子,而是为王翦盖好被子,看着眼前的父亲,王贲面露凝重之色。
  “最多半月!药物也快用尽了!”王离看向眼圈的父亲,他的后脑勺上也出现了几缕银丝,身上的战甲还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额!”王贲低下自己的头颅,双手捏的发紫,似乎王贲在克制自己的怒火,这一战……太憋屈了。
  “杀马!“王贲咬着牙,神色凝重道。
  “可……诺!”王离刚醒提醒王贲,但看着自己爷爷躺在床上,王离没有多言,按着王贲的意思去办理。
  “暗地里杀!不要弄的人尽皆知!”王贲开口提醒自己儿子,让他不要乱说。
  “这件事情瞒不住的!军队的士气已然有些动摇了!烧饭煮肉肯定会有味道,而且天气炎热,马肉根本保存不了多久。
  “你想说什么!”王贲回首盯着王离,站起身子,一声道血甲还在往地面上滴血,往前一走,王离能够闻到浓重的血腥味。
  “这么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退路封锁,这已然是一处死局了!”王离似乎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惶恐,减肥内心的忌惮睡了出来。
  “你怕死吗?”王贲来到王离面前,这个往日盛气凌人的儿子,眼中满是颓废,王贲气不打一出来,当即挥手:“啪!”
  清脆的巴掌打在王离的脸上,王贲低语训斥道:“不要露出胆怯的神色,你的情绪会影响将士,你是军人,你的王家的子弟,你的爷爷是大秦双臂之一,你的大伯是秦国四大猛将,你是我王贲的儿子,你的将门之子,收起你的颓废!”
  “父亲……!”
  “叫将军!军营里面没有父子!”王贲伸腿踹了一角王离,拔出怀中的宝剑,投掷于王离的面前,王贲面色凝重道:“这柄利剑收割了一百三十多人的性命,我不希望你成为下一个!”
  “打起精神来,王家的人,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的先例,如若让我知晓你怯战,我将亲自送你上路!”王贲拔出自己的宝剑,虎目盯着王离,收剑回鞘,面色淡漠如常道:“出去!”
  王离猛然翻身而起,按着怀中的宝剑,按着侍奉王翦左右的王贲,王离没有多说,大步走了出去。
  “咳咳……!”此时的王翦猛烈的咳嗽,咳出了两口余血,这才艰难的睁开眼睛,抬头看着屋檐的柱子,一时间久久无语,王贲的话他听到了,他也是五味杂陈。
  “父亲”王贲一看王翦苏醒,神色凝视道:“您感觉怎么样”
  王翦无奈的叹息一口浊气,随即道:“城内的情况如何了!”
  “暂时无碍!”王贲如实的将情况说了出来。
  “嗯!”王翦点了点头,招呼王贲来到他身侧,低声细语,将心中计策说了出来,王贲点了点头,便是撤了下去。
  天色黑色的很快,韩军大帐
  韩毅手捧着米饭,夹起一块肥肉送入嘴中咀嚼,边吃边道:“今日攻城的伤亡如何了!”
  “启禀大王!战死三千五百二十一人,重伤不治三百人,重伤五千人,轻伤者上万!”岳飞如实的将战况说出。
  韩毅吞咽了嘴中的食物,放下碗筷,下方的众多将士纷纷不在动筷,似乎在等韩毅下一步的命令。
  韩毅伸手入嘴,从嘴中扒拉出一块细小的骨头,韩毅感慨良多道:“当真是难以下咽啊,此骨不除,孤寝食难安啊!”
  “额……这!”军中的众多武将皆是粗人,不明白韩毅这是什么意思,一些聪明的,也没有急切开口,而是在想对策。
  “大王!”一声细长的声音传出,一身黑衣的贾诩出现在众人眼前,灯火照应他的面颊,忽明忽暗,让人心有余悸,此人宛若阴狐,让人头皮发麻。
  “文和有何良策!不妨直说吧!”韩毅抚摸着胡须,看向贾诩,他倒是向听听贾诩有何计谋。
  “正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啊!”贾诩笑眯眯的看向韩毅,那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让韩毅都有些忌惮。
  “说说看!”韩毅随意摊开手中的骨头,拿起桌子上的抹布,擦拭着手掌,正欲拿起酒樽喝酒,但耳畔却是系统的提示。
  “叮,贾诩毒计属性发动,智力加3,贾诩基础智力99,当前贾诩智力102!”
  “叮,贾诩毒计第二属性发动,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离间人心,降低敌方群体武将智力10点,非高级技能无法消除!”
  韩毅擦拭着手掌的布巾,双眼微密,虎目盯着贾诩,等候这贾诩的计策。
  “不知大王可记得崔乾佑!”贾诩笑眯眯的看向韩毅,眼中的笑意不减。
  “这一届草包有何可说!二弟莫不是在开玩笑啊!”贾复喝了一口清水,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二弟,以为他在开玩笑。
  贾诩并不生气,继续道:“这世间最难掌控的便是人心,大王眼下已然断了秦军的水源,这就已然让这些秦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在黑暗中,看到一缕光明,只要是个人就会往前走,只要大王许诺崔乾佑策应我军开城,封其为梁王,则可不费一兵一卒,拿下阳翟,生擒王父子三人,秦国二十万大军,不攻自破!”
  “此计可行啊!”韩毅眯着一双眼睛,随后又有些犯难:“眼下阳翟围困如水桶,如何将消息传给崔乾佑呢?”
  “杀!”辕门外传出喊杀声,震耳欲聋,宛若晴天霹雳,军营里开始吵吵闹闹,噪音宛若大浪席卷整片天地,韩毅眉头紧锁,当即质问道:“怎么回事!”
  “大王!”庞万春持剑跑了进来,神色凝重道:“秦军开城偷袭我军!”
  “哦”韩毅猛然起身,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道:“当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啊,不知道哪位将军愿意走这一遭啊!”
  “臣陈汤愿往之!”陈汤拱手作揖,周身的鳞甲叮铃叮铃的,韩毅上下扫了一眼陈汤,双手插着自己的腰带道:“倒是仪表堂堂,这件事情交给你了,事成之后,重赏之!”
  “多谢大王!”陈汤行礼叩拜,眼中并未有欣喜之色,他在博弈,博一个大好前途,为日后的荣华做准备。
  “嗯!”韩毅点点头,随意挥手:“给他弄两套秦兵的衣服,小心点!别穿帮了”
  “诺!”
  大帐外,喊杀声震耳欲聋,韩毅出了大帐,迎面射来一箭,让人眉心肃立,宛若寒潭,韩毅勃然大怒,拔剑挥砍。
  
  “咔嚓!”冷箭被扫断,韩毅手持帝恨,双目迸发冷光,麾下众将面色酣然,当即怒喝道:“保护大王!快!”
  “当真是一刻都不得安生啊”韩毅叹息一口长气,神色渐冷,眼中杀意迸发。
  “韩毅小儿!受死!”王贲手持宝剑,麾下数十员上将杀出,眼中寒光涌动。
  战场上杀气涌动,韩毅却毫不畏惧,手插着腰,面色淡漠道。
  “哎呀”韩毅双手环抱于胸膛前,看着骑马杀来的王翦,嘿嘿一笑,面容镇定,调侃道:“来将何人!如此骁勇啊!”
  “吾乃秦国上将军王贲,韩毅拿命来!“王贲挥剑砍杀,胯下的战马马蹄四动,宛若奔雷。
  “哦!原来是你啊!”韩毅似惊愕一般,假装惶恐,半响嘿嘿一笑,蓄气凝神怒喝道:“杀!“
  “驾!”李存孝催马上前,手中的禹王槊迎面刺向王贲,一招蛟龙探海威势不凡。
  王贲怒喝:“斩!”
  “哐当!”王贲手中的宝剑挥砍,但并未阻挡李存孝的禹王槊的进攻,王贲面色酣然,松开手中的宝剑,双手抓住李存孝刺来的禹王槊。
  “撕……撕””王贲整个人被刺落在地上,拖拉出一地的尘土。
  “父亲”王离面色大变,当即催马杀来,手中的银枪直刺李存孝。
  “找死!“李存孝面如寒霜,手中的毕挝燕横扫而下,宛若鹰击长空。
  “回去!”王贲看着自己这个儿子,面色一阵巨变,怒斥王离回去。
  “杀!”王离没有任何的犹豫,他记得自己父亲的忠告,眼神充满了尖锐,他是王家的子孙,他的爷爷是王翦,他的大伯是王彦章,他是王家的子孙,宁可站着生,也不愿跪着死。
  “王庆、带我父亲回去!”王离迎面撞上李存孝的毕挝燕,想要将他挑开。
  但一切都太想当然了,李存孝手中的毕挝燕一招挑杀向王离的咽喉,手中的禹王槊直接刺入他的心肺。
  “噗呲!”槊尖入体,王离直接一口老血吐出,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走!”王庆来不及多想,拖着王贲的身体往军队身后撤退。
  韩毅正在后面看的津津有味,身侧的庞万春面色大变,当即怒喝:“大王小心!”
  “叮,陈咨尧射技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10,陈咨尧基础武力值99,蛟龙金弓武力值加1,当前陈咨尧武力值110!”
  “放肆”韩毅只感觉浑身寒毛倒立,而庞万春却是扑朔在韩毅身前,背后当即正中一箭,引得庞万春痛叫一声:“啊!”
  声如刀割,韩毅横眉冷目的瞩目着射箭的陈咨尧,双目寒气迸发,怒喝:“杀了他!”
  “匹夫!找死!”贾复勃然大怒,翻身骑上自己的战马,手持银枪,直奔陈咨尧杀去。
  陈咨尧面色一变,一击失手,他的情况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