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极品村医在都市 > 第五章 抓捕飞贼

第五章 抓捕飞贼


  将纸条揣进兜里,赵铁柱就对着张明雪说道。他搞不懂这个人是要干嘛,但是自己奶奶还在这里,还是对人家客气点比较好。
  “这下好了,你路上慢点,注意安全。”张明雪说着,就跟一个小媳妇一样。赵铁柱有点不适应地嗯了一声,转身带着杨二蛋就往外走去。
  “小雪,你怎么看上那个小子了?他除了长的好看了点,还有哪点可取的地方?男人啊,可不能只看外貌啊。”旁边那个年长的护士对着张明雪说道。
  “李姐。”张明雪冲着那个护士撒娇道。“我就是觉得他的眼睛很迷人,其中一定发生了很多的故事。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才能有那么深邃的眼神。所以我想接近他,看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啊,就知道你会这样。我也不说你了,反正你自己也有主意。反正你出来的事情也不短了,再过几天,我们就该回去了。”那个被叫做李姐的突然说道。而张明雪听到这句话,脸色突然一变。
  “不要吧李姐,我好不容易从家族里面出来,您就让我再在这里玩一会儿吧,好不好嘛。”
  “行行行,真服了你了。”李姐没好气地说道。“再给你几天时间,如果家族那边催,你就必须回去,听见没有!”
  “听到了!”
  …………
  这些对话赵铁柱自然没有听到,他还在心里以为张明雪只是一个小护士,一个可能是看上他的小护士而已。他现在没心思,也没有打算去管这些事情。他上了摩托车,噌地就窜了出去。
  他要去把那些灵芝拿出来,不管是谁种在那里的,既然被他看到了,那他就先拿来用了。如果卖得好,那些灵芝起码能够让他得到五万块。到时候自己奶奶的那些医疗费,自己就能交上了。
  想到这些,赵铁柱骑摩托车的速度就更快了。他现在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在公路上急促奔驰着。
  “抓坏人啊!”
  赵铁柱刺啦一声,轮胎擦着那光滑的柏油路,迸发出耀眼的火花。赵铁柱单脚支在地上,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噌的一声,一辆摩托车就从他眼皮子底下,就这么开了过去。
  “你他娘的还敢在老子面前嚣张!”
  赵铁柱正生气呢,现在正好有发泄的人。他扭头对着杨二蛋说道:“你先下去,我去追他们。”
  杨二蛋立马从车上下来了,对着赵铁柱说道:“铁柱哥,你自己小心点。”
  “放心吧。”
  赵铁柱甩下一句话,嗖的一下就出去了。呼啸的风如同刀子刻在他的脸上,而赵铁柱却像是感受不到一般,疯狂地追赶着那辆摩托车。他们是两个人,摩托车根本开不过赵铁柱的。
  嘭!
  赵铁柱开着杨二蛋的那辆摩托车,一下子就撞在了那辆摩托车的后轮之上。一声巨响过后,三个人都飞了出去。赵铁柱空中调整了一下姿势,连滚带爬地就降落了。
  嘶~!
  赵铁柱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上没有一处是好地了。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晃晃悠悠地朝着那两个趴在地上的人走去。旁边不断有车停下来,注视着他们。
  “你……他妈有你什么事!”一个男子抬起头,惊恐地看着赵铁柱。
  “老子心情不好,可以吧。”
  赵铁柱抬起一脚,嘭的一声就把那人给踹飞了。那人连续滚了好几下,才撞在护栏之上,停在了那里。赵铁柱将包拿起来,随即对着旁边的围观群众说道:“你们来个人报下警,这两个人抢包。”
  “原来是抢包的,怪不得我看他们那么猥琐呢。”一个中年男子听到赵铁柱这么说,连忙笑着说道。
  “是啊,看这个小伙子这么帅,人还这么好啊。”另一个妇女接着话茬,赵铁柱冷笑了一声,你们能帮忙报警就好了,别夸了。
  不过这句话他没说出来,而是将摩托车扶起来,骑着又回去了。等他回去一看,杨二蛋正站在原地,而旁边,则是停靠着两辆警车。
  “铁柱哥,怎么样了?”杨二蛋一看是赵铁柱回来了,连忙走了上来。
  “那是我的包!”先前那个声音再次传来,是一个妹子的声音。赵铁柱循声看去,不由得被惊艳到了,或者说,是被震惊到了。那个妹子长得,有一点像孙晓琪。
  也是十七八岁的光景,微微泛着红色的披肩发,淡蓝的裙子,显得非常的文静。不过她现在指着赵铁柱,却是一脸的怒意。
  听到那个妹子这么说,那四个警察直接上来围住了他,一幅虎视眈眈的样子。赵铁柱心情又不好了:“我是把你包给追回来的,你难道连抢你包的都记不住啊。”
  妹子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回想起来。赵铁柱无奈了,这个妹子是有多傻啊。他看向那几个警察:“那两个抢包的就在前面,被我制服了,你们快点去把他俩逮捕了吧。”
  警察们都半信半疑地互相看了看,赵铁柱无奈了,只能在这里站着。现在就只有那个妹子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围观群众?哪有什么人记得啊。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女生瞅了瞅,总算是感觉到不一样了。她也没有蛮不讲理什么的,直接对着赵铁柱就道起歉来。杨二蛋这才松了一口气,可算是遇到个正常人。“警察先生,抢我包的不是这位先生,他们朝着那边跑了。”
  说完,妹子还朝着赵铁柱回来的方向指了过去。警察他们看了看,立刻朝着那个方向赶去。
  “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赶紧包扎一下吧!”妹子突然看到,赵铁柱的身上全是伤口,衣服,都快要衣不蔽体了。
  赵铁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不说的话都忘了这个事情了,这一看,嘶!那种疼痛的感觉,真的有点难受啊。不过庄稼人,这点痛,忍忍就过去了。
  “我没事,晾一会儿就完事了。”赵铁柱不在意地摆手说着,他扭头看向杨二蛋的摩托车,可惜了这个摩托车了,摔成这个样子了。修这个得多少钱啊,赵铁柱心疼的表情完全写在了脸上。
  而这个,让那个妹子以为,赵铁柱是伤口疼了:“你跟我回家,我给你包扎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