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一刀倾情 > 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

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

厉秋风定睛望去,只见这只大船船体庞大,比自己在宁波乘坐的那只大船还要大上一倍有余,不由连声赞叹。丁观笑着说道:“这只大船是东安城团字坊崔老爷家的宝贝,素来不肯借与外人。在下花了三千两银子,才将这只大船租了下来。若是换了别人,只怕拿出三万两银子,崔老爷也未必肯借。”
  
  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听丁观说话,知道他有意表功,心下均想,先不说你是否花了三千两银子向崔老爷租了这只大船,就算你真花了三千两银子租船,此行赚到的银子必定远远超过三千两。你在咱们面前如此说话,无非是想让咱们承你的情罢了。
  
  只是两人心下虽作此想,脸上却是神情如常。厉秋风笑道:“丁先生想得甚是周到。这只大船如此结实,必定能够抵御大风大浪,护着咱们平安抵达扶桑国。”
  
  丁观陪着笑脸说道:“阳大人再三吩咐在下,须得保护厉大爷和穆姑娘周全,在下敢不尽心竭力为两位办事?这几日在下将采办的粮食清水等所用物件尽数搬运到了船上,请厉大爷和穆姑娘登船查验。若是还有不足之物,两位尽管吩咐便是。”
  
  厉秋风听丁观说完之后,心下暗想,我和慕容姑娘压根不懂得航海之术,不晓得出海之时要置办什么东西。丁观要与咱们同行,必定不敢弄鬼,就由他决断好了。念及此处,厉秋风正要说话,却见丁观撮唇作哨,心下一怔,不晓得丁观此举有何用意,一时之间并未说话。哨声甫歇,只见大船船头出现了一个灰衣汉子,正自向岸上张望。丁观见此人现身,立时大声说道:“快将船板搭到岸上,请厉大爷和穆姑娘上船查验。”
  
  厉秋风见此情形,只得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船头那人答应了一声,转身向甲板上跑去。片刻之后,他又带着两个汉子出现在船头,三人合力抬着一块宽约尺许的船板,直向岸上推了过来。待到船板顶端落在岸上的青石板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紧接那名灰衣汉子踩着船板一路小跑到了岸上,向丁观躬身施礼,恭恭敬敬地说道:“小人拜见丁老爷。”
  
  厉秋风见灰衣汉子从船头跑到岸边,身手甚是矫健,心下一怔,暗想船板宽不过尺许,一端搭在船头,一端搭在岸上,中间悬在水面之上,摇摇晃晃,一眼望去颇有惊心动魄之感。这名汉子踩在船板之上如履平地,瞬间便从船头跑到岸上,难道身负高深武功不成?只是听这名汉子说话,声音甚是粗豪,呼吸颇为沉重,绝非练过内功之人,心下暗想,此人虽然身手矫健,踩着船板奔跑如履平地,想来是在船板上跑得惯了,并非练过厉害武功。
  
  厉秋风思忖之际,只听丁观笑着说道:“祁老五,你们几个狗东西是不是又在船舱中掷骰子赌钱?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再因为赌输了银子拔刀伤人,老子可不会庇护你们,必定要将你们绑了送官,一顿板子打得你们屁股开花,看你们还敢不敢胆大妄为,胡乱行事!”
  
  祁老五听丁观如此一说,陪着笑脸说道:“丁老爷尽管放心便是。咱们跟着丁老爷多次出海,哪次误过事情?虽说咱们没什么见识,不过做事的轻重缓急还是分得清的。”
  
  丁观撇了撇嘴,口中说道:“你小子知道便好。”他说完之后,指着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对祁老五说道:“这两位便是厉大爷和穆姑娘,是咱们此番出海的大东家,还不过来给他们两位见礼?!”
  
  丁观话音方落,祁老五已然转过身子,面对着厉秋风和慕容丹砚,一张脸笑得如同一朵盛开的花儿,一边躬身施礼,一边恭恭敬敬地说道:“小人真是瞎了这双狗眼,竟然没有看到大东家到了,还请大东家不要怪罪。”
  
  厉秋风见祁老五神情狡黠,目光游移,一副市井小人的模样,心下好笑,右手虚抬,口中说道:“祁老兄不必多礼。此番出海,还请祁老兄多多关照。”
  
  祁老五听厉秋风如此一说,吓了一跳,连连摆手,口中说道:“大东家如此称呼小人,岂不是折了小人的寿数?!小人姓祁,爹娘不识字儿,也没给小人起名字,只好依照家中兄弟排行,称小人为老五。厉大爷若是有事吩咐,叫小人祁老五便可。”
  
  厉秋风尚未说话,只听丁观笑道:“厉大爷,祁老五精通航海之术,乃是关外最厉害的船家。在下每次出海,都会找他来驾船。有祁老五帮忙,咱们此行必定一路顺风。”
  
  厉秋风和祁老五客套了几句,这才在丁观的引领之下,踩着船板走上了大船。上了大船之后,只见甲板上站了七八条汉子,恭恭敬敬地垂手侍立。看到丁观走上船头,众人齐齐躬身施礼,口中说道:“小人见过丁大爷!”
  
  厉秋风冷眼旁观,见这些船夫在丁观面前如此恭谨,甚至可以说是颇为害怕,可见丁观在自己和慕容丹砚面前唯唯诺诺,压根就是故意装出来的胆怯模样。此人城府极深,是一个杀伐决断不容置疑的人物。此番与此人一起出海前往扶桑,既要借助此人之力,也要对此人有所提防,否则一旦遇到性命攸关之时,此人为了活命必定不择手段,或许会坑害自己和慕容丹砚的性命。
  
  厉秋风思忖之际,只听丁观大声说道:“今日正主儿到了,你们这些家伙却有眼不识泰山,还不快拜见厉大爷和穆姑娘?!”
  
  丁观话音方落,祁五接口说道:“各位兄弟,这两位便是丁大爷和咱们提到过的厉大爷和穆姑娘。此次出海,他们两位是咱们的大东家,咱们须得事事听从厉大爷和穆姑娘的吩咐,绝对不能有丝毫违拗!”
  
  祁五说完之后,抢先向着厉秋风和慕容丹砚躬身施礼。站在甲板上的十几名汉子见此情形,急忙也学着祁五的模样,齐齐向厉秋风和慕容丹砚施礼。厉秋风急忙拱手还礼,口中说道:“各位朋友不必多礼。此番出海,厉某仰仗各位之处甚多,还请各位朋友多多帮忙,待到咱们回到中原之后,厉某必定另有重谢。”
  
  丁观听厉秋风说完之后,笑着说道:“厉大爷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你们能够帮着他做事,那是你们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