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1084章 又有新的发现

第1084章 又有新的发现


  
  卡尔低声说:“昨天晚上我和布丁在这里值夜班,大约两三点钟的时候,西西李来过这里,是她故意留下来的。”
  绿毛叫了起来:“西西李?怎么可能?”
  几十秒钟的沉默后,马里思开口说:“两点到三点,大约已经是她被菲妮儿劫持后的十几个小时了,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呢?”
  绿毛看着卡尔的眼睛,试探着说:“大概是……求助吧?”
  “如果是求助的话,为什么不能直接说出口?”布丁将袋子里的每一样东西拿起来,又放下,特别仔细地端详着写着红色英文字母的纸巾。
  布丁轻轻地说:“当时在时光咖啡馆里,根本就没有第三个人,就我和卡尔,卡尔在吧台里睡觉呢……她也沒看见他啊!
  我不觉得菲妮儿能够有遥控杀人的手段……西西李是在害怕什么?对方拿住了她的什么把柄吗?”
  这时,布丁又想起了,当时看到的这个女生的胳膊上那一排排细小的针眼,他陷入了沉思。
  马里思在旁边低声说:“我补充一点,从这里到对面警察局,直线距离不过一百来英尺。
  同样的条件下,她为什么选择来这里求助?还是这个时光咖啡馆……”
  卡尔截住了他的话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说完,他转过头去,仔细看了看整个咖啡厅。
  从门厅到桌椅,再到柜台和吧台后面的墙壁,卡尔垂下了头。
  他用手指点了点吧台的桌面,忽然轻声说:“我们需要再去一次北法拉盛的哈力大街。”
  绿毛没懂地问:“不是昨天下午刚去过吗?”
  卡尔没回答,反而说:“打电话给卡哇伊,让她去看一眼西西李的车。”
  绿毛有些明白了,低声说:“我们直接就去哈力大街?”
  卡尔破天荒地朝他眨了眨猫眼睛:“给你们找点有意思的东西看看。”
  这回绿毛很识相,先去打开了车门,让布丁上去开车,马里思上去就开始补觉。
  卡尔这回倒没睡着,拿了马里思的手机鼓捣了一会儿,似乎还发了几条信息,听了会儿音乐。
  等到了北法拉盛的哈力大街,卡尔率先下了车,却没马上走,反而让布丁先去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工具箱。
  这会儿时间可能还早,他们一个人也没看见,熟门熟路的就到达了王李斯汀家的旧房子前,进了大门。
  一楼大厅里,虽然仍然显得有些阴暗,但因为外面早上的阳光充足,开了门之后,视线也好了不少,整个一楼看上去比之前要清爽了许多。
  布丁打开工具箱,里面有几把折叠铲子。
  卡尔指了指一楼的几个角落,以及储藏室,对马里思和布丁说:“先把靠墙的家具和箱子全部挪一挪,堆到大厅中间去。”
  绿毛不敢多说话了,赶紧开始动嘴干活。卡尔自己倒没动爪子,鉴于他是大队长,倒也没人跟他计较。
  卡尔开始在已经搬空的几个角落里走了几圈,拿了一把折叠铲子,这边看看,那边敲敲,忽然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那是储藏室,也就是王李斯汀当初那个很特殊工具室的门口,原本摆了个矮柜子和一个真皮沙发。
  现在已经都被马里思和布丁给搬开了。其余的三个家伙也注意到了卡尔的异样,都凑了过来。
  这回,绿毛竟然大着胆子问:“我们究竟在找什么?这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呢?”
  卡尔摇了摇头说:“先挖出来看看吧!”
  马里思迷迷糊糊接过了铲子问:“挖哪里?”
  卡尔用猫爪子点了点下面的地板:“先撬开再说。”
  马里思立刻开始动爪子,但他很快发现这并不难,房子已经很老,木头地板可能因为浸水的关系,很多边缘都有些翘起,并做过一些简单的维修和加固。
  卡尔指出来的那块地板,虽然两头都有新加上去的钉子,但是明显很松动,轻轻一撬就松开了。
  布丁也过来帮忙,他用一只手,咔嚓咔嚓,一起拆了两块长木板。
  把绿毛看得一愣一愣的:“布丁,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劲呢?”
  …………
  王李斯汀的这栋房子,拆开这几块地板,下面大约有一米见方的一个比较深的空间。
  从目测来看,是早年家里用来腌制食品用的,因为也用不到地窖那么大的空间,于是挖得比较小,也比较浅一些。
  因为长期封闭,木板下面的味道不大好闻。等味道都散开了,绿毛朝里面看了几眼,因为光线的问题看不太清楚……
  只觉得底下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低声问马里思:“什……什么东西?”
  马里思眯了眯眼睛,挺费力地看了一会儿:“看不清楚,黑色的,好像就是块破布?”
  布丁这个时候终于又出现了一些疲态,他伸手在眉心轻轻揉了一会儿。
  布丁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不是破布。师父,劳驾你弄上来。”
  马里思跳了下去,很快便将那块破布弄了上来,往地上一扔。
  绿毛这时候才看清楚,这所谓的“破布”,其实是一件黑色的T恤,标识与彩印都已经模糊……
  但当马里思掀开那块布时,一块骨头露了出来,大家看到大约有70至80公分左右,两头还微微地凸起了。
  这是一块人骨头!绿毛的身体都开始发抖了。
  “我想,下面有一具骸骨。”马里思已经轻轻将手中的骨头放在了T恤上,拍了拍爪子上的灰尘,然后拿出来另外一件东西。
  那是一张驾驶证,已经落满了灰尘。绿毛连忙接过来一看,念:“罗兰德·加西亚?”
  卡尔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你们谁有罗博特的手机电话?”
  绿毛怔了怔:“是时光咖啡店的罗博特吗?”
  卡尔指着绿毛:“你打给他,问他的儿子全名叫什么?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马里思皱了皱眉问:“你是说,这里面是罗博特那个出去玩,失踪了好几年的儿子吗?”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