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浓雾尽头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浓雾尽头

        浓雾笼罩的边境之城中,威力惊人的魔法撕碎了夜幕下的寂静,火焰,冰霜,雷霆,奥术飞弹——这些蕴含着强大力量的法术如同一支小型军队饱和投放的火力般轰炸着后方的坡道,而在接连不断的爆炸中,那些高高瘦瘦的“信差”与体内充斥着黑色烟雾的“暗影住民”被一次次撕裂,又一次次再现。
  
          莫迪尔·维尔德那强大的魔法能摧毁房屋,能焚尽街巷,但对这些诡异的敌人……好像只能做到暂时驱散。
  
          “咱们就只能这么一路跑下去么?”雀蜂终于忍不住大声喊道,“后面追上来的敌人怎么好像一点都不见减少呢!?”
  
          “暗影住民就是这样!他们表现出来的‘实体’根本不是实体,他们只是暗影环境下形成的投影,通常攻击只能对他们造成‘干扰’罢了,”莫迪尔一边奔跑一边头也不回地大声说道,他的体力令两位干员深感震惊,“需要很复杂的办法才能彻底解决掉暗影住民,但我没带着施法材料——现在就只能跑了!”
  
          “那要跑到什么时候?!”夜枭大声问道,他看着远方迷雾中不断延伸的道路,坡道之后是街巷,街巷之后又是坡道,这座边境之城竟仿佛没有尽头一般,无边无际的浓雾和根本杀不死的敌人让他不由得有点绝望,“没有尽头么?”
  
          “一会应该就能离开他们的追猎范围了——暗影住民不会无限制地追着敌人,他们都有自己固定的活动范围和游荡‘目标’,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偏离这个区域太远,”莫迪尔高声回应,“你们相信我啊,我在这方面有经验!虽然我也不知道经验是哪来的!”
  
          雀蜂&夜枭:“……”
  
          这位有着传奇名号和卓然地位的强大法师在今夜绝对会给他们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两位资深干员绝想不到,他们这辈子第一次跟这种大人物见面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一群暗影中滋生的怪物追着跑了半座城,而且这位传奇冒险家还穿着带碎花的睡衣睡帽在前面领跑……
  
          雀蜂不由得想,哪怕这是个荒诞的梦,那发展到这一步也着实太过超出她的想象力了……
  
          而这样的奔跑不知道又持续了多久,她突然发现身后那些不断迫近、不断浮现出来的可怕身影减少了。
  
          这是从双方遭遇以来,那些诡异的“暗影生物”第一次减少。
  
          就好像是为了印证莫迪尔·维尔德的“经验”一般,当三人终于跑到东南城区的边缘街区,终于在雾气朦胧中隐约看到街道尽头的时候,那些穷追不舍、打不完杀不死的敌人似乎终于放弃了,他们的数量渐渐减少,其诡异的身影慢慢消融在雾气深处,而那种始终缠绕在三人心底的寒意和危机感也终于渐渐减弱、消散。
  
          冬季的普兰德尔街头仍然寒意刺骨,但这些外在的寒冷和刚才那些暗影追猎者带来的、发自心底的寒意比起来,实在是亲切友好。
  
          狂奔了将近半座城的三人终于渐渐放缓了脚步,并在确认再没有敌人浮现出来之后慢慢停了下来,雀蜂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手扶着膝盖,几乎直不起身子,寒冷的空气被吸进肺里,让她的嗓子如刀割一般疼痛,在她身旁的夜枭也好不到哪去,体力显然已经接近极限。
  
          可是她抬起头,却看到那位“领跑”了全程的老法师只是站在原地深吸了几口气,脸色就立刻重新红润精神起来,然后紧接着便又是给自己身上拍了好几个防护法术,拍完之后还扭头看着这边:“石肤术要不要?我当年专门练习过特殊的超魔技巧,一个人身上的石肤术可以叠加十二层……”
  
          雀蜂:“……”
  
          “阁下您的体力真是……令人惊讶,”夜枭这时候好不容易把气喘匀,带着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莫迪尔,“我从没想到一位法师可以如此擅长奔跑……”
  
          “超凡者的体质本就会得到一些强化,而且我的主业是冒险家,在这方面也是认真锻炼过的,”莫迪尔乐呵呵地说着,随手给眼前的两个年轻人补上了好几层防护,“荒郊野外什么情况都会遇到,孤身冒险的时候又不能指望旁人,当然就只能想办法让自己做好一切准备……”
  
          “您说的这个‘什么情况都会遇到’,也包括在一座被浓雾笼罩的城市中遭遇这么一大群暗影住民和诡异的‘信差’么?”雀蜂语气有些古怪,“这好像已经超出一般‘冒险’的概念了……”
  
          莫迪尔想了想,点点头:“其实今天遇上的这种情况,在我的冒险生涯中应该算比较平常的一个……”
  
          雀蜂:“……?”
  
          “我们不讨论这个了,”老法师这时候却摆了摆手,似乎并没兴趣继续谈论自己过往的冒险经历——毕竟有一大半冒险经历他自己都不记得了,“还是研究研究这个诡异的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你们要想办法脱离这片诡异的浓雾,我也得想办法回家——你们这一路过来,有头绪了么?”
  
          雀蜂皱了皱眉,她抬头环视着周围雾气蒙蒙的景色,在昏黄的路灯下,道路两旁的房屋在夜幕中寂静无声地伫立,门窗中透出微末的灯火,一切都跟她之前在内城区的时候看到的景色差不太多,但或许是因为已经靠近城市边缘,这里的雾气似乎显得稀薄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我们别停下,继续往城外走,”心中担忧再次发生意外,雀蜂在体力稍稍恢复了一些之后便迈步朝城墙的方向走去,“路上边走边说。”
  
          三人开始向着城墙的方向走去,而在路上,夜枭说起了自己目前所掌握的情报——之前狂奔的时候他虽然也跟老法师大概说了一下这座城的诡异现状,但那毕竟是在逃命途中,为了不影响跑路也为了节省体力,他也没办法说的太详细,直到这时候才算是有机会把情况详细说出。
  
          “……我们怀疑这场超凡异象是以千塔之城为中心不断向外蔓延并增强的,根据各个城市消息中断的顺序以及异象扭曲的程度判断,目前除了千塔之城外,帕兰桑托、冷海城这些处于内陆和边境之间的城市恐怕早已经遭遇了和这里差不多的事情……
  
          “紫罗兰内部各个地区始终处于隔绝状态,外地人很难打听到内部的消息,所以直到异象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我们才算推测出一些东西……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浓雾是否还会继续向着紫罗兰王国之外的区域蔓延,如果它真的会继续向外蔓延的话,那恐怕会酿成一场灾难……”
  
          莫迪尔静静听着夜枭的讲述,这时候突然说了一句:“你们两个,显然也不是在这边做生意的普通商人吧……琥珀手下的?”
  
          “……确实如此,”雀蜂抿了抿嘴唇,倒也没有继续隐瞒的意思,虽然一开始她和夜枭出于条例约束没有对眼前的“神秘法师”公开身份,但现在知道了对方是莫迪尔·维尔德,又在一同跑路的过程中暴露了不少线索,继续保密也就没有必要了,“我们是外部事务科的。”
  
          “哦,果然是这样,刚才我就怀疑了……”莫迪尔点了点头,紧接着目光便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两位资深干员的身后,上上下下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夜枭被对方这视线弄的浑身别扭:“您在找什么呢?”
  
          “你们的双手大剑呢?”莫迪尔一脸好奇,“就是用来放旋风斩的那个。”
  
          夜枭:“……不同的任务场合使用不同的装备,双手大剑带在身上行动不便。”
  
          “合理,”莫迪尔点了点头,紧接着注意力便回到了眼前的正事上,“其实我从刚才就感觉很奇怪……那些暗影住民,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雀蜂带着好奇:“您的意思是?”
  
          “这里不是暗影界,至少我所知道的暗影界不长这样,”莫迪尔抬手指了指前方那雾蒙蒙的街道和道路两旁的屋舍,“但暗影住民只会在暗影界中出没,即便偶尔有通过‘裂隙’误入现实世界的,也绝不会形成这么大的规模,更不会在现实世界中停留、行动这么长时间。我们的现实世界对他们而言是很不舒服的地方,除非……”
  
          他说到这顿了顿,微微摇着头:“……这整座城市都被笼罩在诡异的环境里,或许这里已经不完全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个现实世界了,或许这里是一个‘夹缝’,或许是某种叠加领域……这有点超出了我的知识储备,我这辈子从没有见过这么离奇古怪的环境。”
  
          雀蜂思索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空气开口:“店长,我们只要离开城市范围就安全了是么?”
  
          四周寂静无声,但在雀蜂话音落下几秒种后,一些苍白的字迹便浮现在了附近的一处墙面上:“前往东南边的海滩,那是异象的出口——我目前已经抵达海滩附近,随时准备接应你们。”
  
          莫迪尔注视着那突兀出现在墙壁上的字迹。
  
          在刚才开始跑路的时候,他就看到了这样凭空浮现的字迹,而现在这些字迹再一次出现在他眼前,仍然是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呈现。
  
          老法师若有所思。
  
          “这是我们的‘店长’,是我们在这里行动的小队指挥,”一旁的雀蜂看到莫迪尔的视线却以为老法师是在好奇,便主动解释着,“他现在没办法直接与我们会面,只能用这种方法来传递消息,他之前去北城区探查情况,对这场异象的了解比我们要多一些。”
  
          “店长,你那边现在安全么?”另一边的夜枭问道。
  
          “我这里很安全,”又一行苍白的字迹出现在前方不远处的墙壁上,“‘信差’和被‘信差’召唤出来的暗影住民暂时好像只会在内城区附近活动,他们应该是有明确的任务或目的,暂时不会向外移动。”
  
          看到墙壁上出现的苍白字迹,雀蜂和夜枭终于稍微安心了一些,紧接着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前方道路的尽头,却看到一点微末的、橘红色的光辉不知何时出现在夜色的彼端,而且正在雾气中缓慢无声地蔓延着。
  
          那不是路灯或建筑物发出的光——那是即将升起的朝阳。
  
          “太阳快升起来了!”夜枭一瞬间反应过来,他的语气不由自主地带着一丝激动,尽管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阳光将驱散这诡异的异象,可是在此时此刻,在这已经靠近城市边缘的地方,突然看到一缕朝阳出现在无边浓雾中,他心中仍然感到了巨大的鼓舞。
  
          雀蜂同样在那微末阳光出现的瞬间便露出了微笑:“太好了,太阳快升起来了……我们加快脚步!”
  
          话音落下,她已经快步朝着道路的尽头走去,朝着那微末阳光逐渐蔓延开的方向走去。
  
          就仿佛走向一个诡异噩梦的出口。
  
          周围街道上的雾气微微涌动起来,就好像是那从天际洒下的阳光惊扰到、刺激到了这浓雾,灰白色的雾如同液体般在路灯、屋檐和墙壁之间流淌着,仿佛想要交织缠绕成为一张大网,然而这无形无质的网却已经拦不住已经抵达城市边缘的雀蜂一行。
  
          他们脚步飞快,尽管已经在夜幕中奔波了一整晚,此刻他们的身体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轻快,道路两旁那过于昏黄的路灯也不知何时变得比之前更加明亮了一些,道路两旁的建筑物轮廓在逐渐变得清晰,越发明亮的天光则渐渐洒向整座边境之城。
  
          然而浓雾仍在,就好像只要不脱离这片诡异的异象之地,这浓雾便将永远追逐、笼罩一切似的。
  
          雀蜂与夜枭就在这雾中穿行着,不断将那雾中的街道甩在身后,迎向远方那片被阳光照亮的世界。
  
          他们来到了城市的尽头,在这里,雾气如一道高耸的墙垒般高耸着,就仿佛某种冲突激烈的“分界线”般呈现出鲜明的姿态。
  
          在这最后的障碍前,雀蜂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她有些诧异地看着道路的尽头,看着前方的石板路面仿佛被什么东西切断般戛然而止,连带着周围的一部分房屋也在某道看不见的界限前呈现出被利刃斩断般的状态,而在更前方一点的地方,浓雾中只有空荡荡的一片黑暗,原本应该伫立在那里的城墙……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透过雾气中较为稀薄的“缝隙”看去,她只能看到前方那黑暗浓重如墨,看上去诡异的令人望而却步。
  
          “城墙和城门呢?”夜枭也疑惑起来,“而且这里的路面……”
  
          “往前走,”最近处的一根路灯柱上突然浮现出了苍白的字迹,“不要被这最后的幻象迷惑,你们眼前就是道路——迈出去你们便会看到它了。”
  
          夜枭与雀蜂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又回头看了看跟在他们身后的老法师。
  
          莫迪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你们做决定吧,反正我觉得你们的‘店长’应该是有把握的,而且我也没感觉到危险。”
  
          雀蜂收回视线,转头看了一眼那戛然而止的道路尽头的无边黑暗,随后与夜枭几乎同时向前踏出一步。
  
          下一秒,他们的身影便骤然消失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