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有些功绩无人知晓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有些功绩无人知晓


      
  
  维罗妮卡的声音回响在空旷而壮观的圣光广场上,然而水晶寂静无声,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它只是在这无尽辽阔却又无尽孤寂的神国中心静静运行着,如一台机器般沉默精准,一如过去七百年间那般。
  
  维罗妮卡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不定形晶体,在这长久的沉默中,没有人知道她都想了些什么,最后她才慢慢抬起头,看向神国上空那些跨越天空流淌的光芒之河。
  
  和数年前比起来,那些在圣光广场上空流淌的光芒之河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曾经的诸多支流已经消失,剩下的光流也基本上都改变了流向,曾经完全指向圣光之神、完全受到神明规则禁锢的信仰力量已经渐渐从这座神国的运转中脱离出来,尽管它们仍然映照在这圣光之神的领域内,这种“映照”却已经缥缈微弱的如同幻影。
  
  然而仍有一些细微的光流聚焦在那巨大的不定型水晶上方,并和水晶本体产生着隐隐的共鸣,不论那些光流多么细微,只要它们产生了些许波动,不定型水晶就仍然会产生回应。
  
  “原来一直以来我感觉到的违和感就在于此……”维罗妮卡轻声说道,白金权杖灼烧着她的手掌,但这种纯粹精神层面的“灼烧”对她而言就仿佛不存在一样,“自动应答机制么……”
  
  她长久地注视着那巨大的不定形晶体,很久之后才终于收回视线,随后这位曾经的忤逆者领袖发出一声叹息,并微微向后退了一步:“无论如何……感谢你曾经的庇护。”
  
  一扇光门在她身后不远处张开,那是让精神体回到现世界的“通道”,维罗妮卡转身走向光门,而就在她即将跨越那扇大门的一刻,一阵若有若无的悦耳“铃声”突然传入了她的耳中,她在惊讶中立刻回头看向那块水晶,却只看到它一如既往地在那里静静运行——那一声风铃般的清脆鸣响在广场上回荡着,仿佛只不过是被“储存”在这处空间中的、源自数百年前的一道回声。
  
  傍晚时分。
  
  正在白水河畔散步的高文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盯着突然急匆匆跑来找自己的维罗妮卡:“你确定了是圣光之神在七百年前引爆了深蓝之井?”
  
  “是的,”维罗妮卡手持白金权杖,缓步跟在高文身旁慢慢向前走着,“我在上次向您提到的那个存储系统中找到了圣光之神引爆深蓝之井前留下的一个‘印记’……请放心,我在这方面的判断不会出错,多年以来,我通过拟态神术节点与圣光之神建立连接,我比任何一个最虔诚的信徒都要了解‘祂’。”
  
  “最了解神明的是忤逆神明之人么,”高文轻声感叹,“那么圣光之神现在的状态……就像你说的那样,已经是一个只能进行自动应答的“自动系统”?”
  
  “是的,这解释了我很多疑问,也解释了神权理事会最近在讨论的一个‘异常之处’——我们对圣光教会的改造最早,进度最快,成果最明显,理论上改造进行到这一步,哪怕圣光之神还没有完全脱离神位,至少也应该有了一定的‘自由’,可我们却始终未收到祂传达的‘意向’,一直以来,理事会方面都认为这是圣光之神人性部分的谨慎风格,但现在看来……真相与所有人想的都不同。”
  
  “圣光之神已经没有人性部分了,甚至神性部分也已经变成一台机器,这就是引爆深蓝之井的代价……”高文轻声说道,他看向不远处的白水河,看到金红色的阳光倾斜着洒在河面上,在水面起伏中,那些光芒支离破碎动荡不休,少了一份辉煌,却平添许多苍凉,“我们从未想过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可是话又说回来,圣光之神虽然已经处于这种状态,我们之前改造圣光信仰的时候却也没显得轻松多少,那么多神官都处于心灵钢印的禁锢中,背弃信仰招致圣光反噬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这恰恰证明了神性规律在运行中的‘机械性’,证明了神明在自己权柄领域内的一切行动都不以其自身意志为转移,”维罗妮卡点了点头,“因此即便圣光之神的人性部分已经完全消失,‘祂’所留下的神性部分仍然在数百年如一日地运行,信仰会得到回馈,祈祷将得到响应,甚至还会有模糊的、机械化的‘神谕’降下,信徒们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神明的变化。”
  
  “这让人有点不寒而栗,更让人感觉有些……悲哀,”高文不由得轻声叹息,“自身的自由意志是如此毫无意义,身死陨落之后留下的一堆余烬便能代表自己曾存在过的全部价值,众神……神座上的众神啊……”
  
  他停下了脚步,在片刻沉吟之后突然问道:“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会发生什么变化?完全以神性机制运行的圣光之神是否会演化成某种……威胁?”
  
  在今天之前,神权理事会所了解到的神明除了尚在神位的之外就只有两种,一种是彻底死干净的,一种则是像几位高级顾问那样神性消亡、人性留存的,而像圣光之神这样人性消亡、神性留存的情况完全是前所未有,没有人知道一个化作“自动应答机”的神明长久留在神位上会变成什么样,这让高文不由得有些担忧。
  
  维罗妮卡低下头认真思索着,片刻之后她慢慢摇了摇头:“我觉得不用担心……根据我的观察,按照目前我们对圣光教会的改造现状,‘祂’留下的神性应该会慢慢消亡吧——圣光新教的教义完全规避了导致神性失控的‘敏感要素’,同时又将众生的信仰转化、引导到了别处,而神性本身是一种机械化运行的东西,只要符合它的运行规律,它就不会做出额外反应,所以随着时间推移,那份神性乃至于整个圣光神国应该都会逐渐消失……就像高塔女士和鹿先生身上逐渐消退的神性那样。
  
  “唯一不同的是,高塔女士和鹿先生在神性消退之后尤有残余,圣光之神的神性消退之后就什么都不会剩下了。”
  
  高文静静地看了维罗妮卡片刻,突然开口:“你的心情想必很复杂。”
  
  “很多年来,忤逆者都将神明视作敌人,这一认知就如刻在骨子里一样被输入了我最初的记忆中,而随着神权理事会的建立,这一认知不得不进行修正——神明不是敌人,失控的神明才是,我们与众神相互支撑又相互威胁,如同锁链上绑着的两个可怜虫,至于现在……我只是不小心响起了‘奥菲莉亚·诺顿’临终时的遗志,心中有些感慨罢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摇了摇头,话题转向别处:“您打算采取行动么?圣光之神的人性部分已经陨落……您认为我们需要给祂也准备一场‘葬礼’么?就像当初魔法女神‘陨落’那样……”
  
  高文想了想,摇着头沉声开口:“不,就让祂静静离去吧。我们对圣光教会的改造已经很成功,这循序渐进的变化一直在顺利进行,并不需要节外生枝地举办什么‘葬礼’——这反而可能引起思潮不可预料的变化。”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维罗妮卡轻轻点头,“我会把圣光之神的资料更新并上传至神权理事会的数据库,阅读权限设为最高级。”
  
  高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而在他的视野中,那轮辉煌巨日已经渐渐下沉至白水河上游的地平线尽头,壮观的日冕如发光的山峦般浸入河面,白昼残余的光辉即将消退,而在白水河两岸,城区范围内的一座座路灯此刻已经开始次第点亮,明亮的魔晶石光辉取代了下沉的阳光,驱散着愈加浓郁的暮色。
  
  “至少在一代人之内,‘圣光之神以身殉爆引爆深蓝之井并抵挡了魔潮’这件事绝对不能公布出去,”他沉声开口,“就像阿莫恩在之前的南线战场上为联军提供援助之事被严格保密,有些功绩……我们自己铭记在心即可,但对于公众,这些事情必须被暂时遗忘。”
  
  维罗妮卡握住白金权杖的手指稍稍用力,随后她轻轻低下头:“直到您所描绘的那个未来降临,直到世人做好了以理智而非狂热与膜拜来接受真相的准备。”
  
  “是的,直到他们做好准备……”
  
  ……
  
  当洛伦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都开始渐渐进入“战后秩序重建期”,当联盟的各个成员国终于开始有余力将目光放在国际与国内经济的重建和发展上,联盟高层的一部分视线却离开了洛伦大陆,移向了那些凡人们不曾造访过的、神秘未知的领域。
  
  这些“不曾造访过的神秘领域”不只包括四光年之外的遥远异星,也包括某些长久以来就在凡人眼皮子底下的古老遗产。
  
  洛伦大陆西南海域,远离陆地的茫茫远海中,一道骤然卷起的风暴正如宏伟的高墙般伫立在海天之间。
  
  贯穿魔力湍流层和海平面的无序魔力在汪洋中肆虐,强猛的能量释放过程带来了极端的天气,狂风肆虐,数以亿吨的海水在风暴区域内卷起滔天巨浪,连绵不断的闪电仿佛形成了一道幕墙,在飓风、暴雨和倒悬而起的海面之间反复横扫——这是让尝试挑战海洋的水手们闻风丧胆,甚至让驾驭着钢铁战舰的海军将士们都攥紧一把冷汗的“无序湍流”,是远海上最恐怖的大风暴。
  
  然而这风暴在移动到某片海域的时候却戛然而止。
  
  就仿佛撞上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滔天肆虐的风浪在一条边界线上骤然止息,所有的海水都被无形而强大的力量强行“镇压”下来,甚至连空气中流窜的强大魔力也在瞬间消弭,随后风暴的边界上出现了一道闪耀着的断层,在那断层中,一群庞大的身影突然从暴雨和狂风中冲出,冲进了这片在明媚阳光下显得格外平静、只有微风拂面的安全海域。
  
  这是数十头巨龙——他们中有半数以上是身体强壮、翅膀和四肢健全有力的“塔尔隆德纯血巨龙”,剩下小部分则是体型较为瘦小、身上披覆着钢铁机械巨翼的“龙裔”。
  
  这些统御天空的强大生物自风暴中冲出,笔直地飞向了这片平静海域中心那座最醒目的“古代奇迹”——连接行星表面和环轨空间站的轨道升降机。
  
  而在龙群下方,原本平静的海面上也突然泛起了一片涟漪,紧接着便有一个庞大的阴影从澄澈的海水中浮现上来,并伴随着大片大片的白色浪花和泡沫升上海面,那是一艘有着优雅流线边缘的大型潜航器,其轮廓带着鲜明的海妖风格。
  
  那是来自深海王国的战斗运输舰——定海平边威武大将军号。
  
  顺便也叫海渊平定者号。
  
  此时此刻,定海平边威武大将军号的上层观景室内,深海女巫薇奥拉来到了宽大的弧形观景窗前,这位留着蓝色中长发、脸颊附近有着漂亮水绿色细鳞片的深海女巫曾是深海派往塞西尔帝国支援北港建设的技术人员之一,而随着北港方面一期工程的结束以及新任务的下达,现在她又奉命随这支来自安塔维恩的、大部分由深海女巫和深水技师组成的技术队伍一同前来此地执行一个特殊任务。
  
  进入太空,登上苍穹,修复起航者留下的古老造物。
  
  “……这玩意儿跟咱们在南大陆那边看到的那座塔果然几乎一模一样啊……”看着远方海面上那如同通天巨柱般连通天海的“高塔”,薇奥拉脸上露出了略带兴奋和好奇的模样,她的尾巴欢快地拍打着湿漉漉的地板,作为技术人员的热情正在被渐渐点燃,“搞了半天原来是两座轨道升降机么……”
  
  “跟南大陆那座塔不一样,这座塔周围可没有那些危险的机械守卫,站在薇奥拉旁边的卡珊德拉说道,“之前我跟那位龙裔女士都亲自上去试过的。”
  
  “希望那座传说中的‘苍穹站’能带给我们一些惊喜,”薇奥拉嘴角翘了起来,“起航者留下的好东西哎。”
  
  她眯起了眼睛,在透过观景窗洒进舰内的明亮阳光下,远方那座通天高塔正在天光背景下熠熠生辉,战斗运输舰流线型的舰首劈开了平静的海面,带着一道白色的尾迹渐渐向着轨道升降机的基座靠拢,而在同一时间,来自塔尔隆德和圣龙公国的巨龙们也纷纷降低了高度,这些庞大的身影开始按照某种队列向着那座“钢铁之岛”的滨海区域降去,天空中回荡着龙群威严而此起彼伏的低吼——如果是一个精通龙吼的人在这里,便可听出这低吼声其实是龙群在集群起降时通用的一种“协调沟通口令”,翻译过来大概是这样的:
  
  “前面那个红色的往左边稍稍,你挡我视野了!”
  
  “黑色那个黑色那个!说你呢!你一个占俩停机位!这下面多窄你看不着啊!”
  
  “给运送人员和物资的腾个空地出来——这边还有一百多个铁人士兵和一个工程指挥官等着登陆呢!”
  
  “前边那个收一脚收一脚!你快撞岸了!”
  
  “卧槽我妹掉海里了!”
  
  失去了欧米伽辅助系统的塔尔隆德巨龙们,在适应“纯天然的生活方式”这件事上显然还有很多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