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听祖宗讲那挂在天上的日子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听祖宗讲那挂在天上的日子


  
  高文觉得,是时候把一些事情告诉那些目前最得自己信任的人了。
  诸如赫蒂,瑞贝卡,拜伦,琥珀这些人,他们与高文相处时间最长,了解也最多,他们对高文的信赖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时间也已经证明了他们对当前共同的事业有着发自内心的支持和拥护,这就决定了他们的诸多言行和判断首先是出于对理念的认同,而非单纯是因为人际关系或利益驱动;另一方面,在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他们也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意识到了高文的许多特殊之处,意识到了他和起航者遗产之间密切的关联。
  既然这里头没有蠢人,那么有些事情倒不如提前说明了更好。
  如今卡珊德拉和阿莎蕾娜已经知晓太空中的真相,而且为了进一步修复苍穹站,这个真相很快就会传至龙族和海妖的上层,所以高文打算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把有关苍穹站和卫星阵列的事情一并告诉包括赫蒂在内的一部分核心成员——毕竟如果一切真的按计划行事,那么苍穹站迟早是要展露在整个世界面前的,而在这个过程中,高文也需要利用这些古老的起航者遗产做很多事情,这种情况下自己身边最得力最信任的人如果被蒙在鼓里,反而可能导致在某些关键时候坏事。
  毕竟团队核心成员之间要的就是个默契,没有默契的话到了关键时候你跟身边人表示“你看我眼神行事”而对方就只能一脸懵逼地表示“你TM在说啥”,那就是个相当蛋疼的局面了,而且哪怕不至于坏事,团队核心之间越来越多的小秘密也会让自己在行动中束手束脚,凭空多了一些不必要的顾虑。
  赫蒂注意到了老祖宗脸上的严肃神色,这位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幅自信沉稳可靠姿态的帝国大执政官凭空感觉到了一股紧张——她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在高文面前才会有这种让自己忍不住回忆起童年的紧张感——她按照先祖的指示从旁边搬了把椅子,坐在那张宽阔的书桌旁边,又看着高文过来坐在书桌内侧的高背椅上,这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先祖,您要告诉我什么?”
  “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又不是要批评你,”高文本来还有点发愁该从何开始告诉赫蒂这些挑战三观的事情,这时候看到对方这幅紧张的模样自己反而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只是有一些事情始终没告诉你和瑞贝卡、琥珀还有拜伦他们,现在觉得时机成熟了,想说出来。”
  赫蒂心中刚松了半口气,便听到了先祖口中提到的那几个名字,她迅速意识到这些人的特殊“层级”,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您请讲。”
  高文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略微沉吟了两秒钟后终于慢慢开口:“你应该知道吧,在七百年前,我曾经离开洛伦大陆,进行了一次秘密出航,并在那次远航中抵达了位于洛伦大陆东南部的另一片大陆,在那片陌生的土地上,伫立着起航者留下的一座巨塔——我曾经进入它的内部。”
  “是的,我知道这件事,”赫蒂立刻点头说道,“最初我只知道它的‘传说版本’,但后来您又跟我讲了它的一些细节……”
  
  “那不是全部的细节,”高文抬起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事实上我当年‘爬’上的远远不止是一座塔,而我和起航者遗产之间的联系也远远不止那一次冒险。时至今日,我和那些遗产之间仍然有着无法切断的联系,在这里——我的头脑中,我的意识深处,每分每秒都在进行着你们无法想象的数据交换,从某种意义上……我,现在就是起航者遗产。”
  赫蒂慢慢睁大了双眼,她还无法完全理解高文所说的话,但仅仅是那些她可以理解的部分,就已经让这位帝国大管家脑海中浮现出了无数惊人的猜想,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一边平复着脑海里到处乱跑的思路一边问道:“您的意思是您的意识与起航者的遗产‘绑’在了一起?那些……古老的设施可以承载人的意识?那座塔上又……”
  高文笑了笑,打断了赫蒂的话:“不要急,我现在就告诉你,那座塔上面到底有什么——以及我们这个‘世界’的上空,到底有什么。
  “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些概念,关于‘在轨航天器’、‘永固型空间站’以及‘轨道电梯’的概念——啊,你别纠结‘电梯’是什么意思,就当是某种升降机好了……”
  在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赫蒂的嘴巴几乎就没怎么闭上过。
  在高文条理清晰而富有耐心的讲解中,一个她从未想象过的、“世界的真实一面”缓缓在她面前敞开了大门,那些在过去的百万年中都俯瞰着这颗星球的“卫星”和“空间站”,那些能半永久地在宇宙空间中运行的外星造物,那可以从大地一直延伸到星空中的“轨道电梯”——那些在凡人视线之外静静运转了漫长岁月却无人可以看到的一切,无不挑战着这位帝国大管家的三观,却也强烈地激起了她心中的另一份情感:好奇与探索的冲动。
  这世界上竟然还存在如此惊人的事物,而它们在过去的漫长岁月中竟然一直就在凡人们的“身边”。
  但很快,她过于震惊的心态便平复了下来——那些在太空中的古代设施虽然惊人,但前不久卡迈尔所主导的“门”计划也在诸神的国度中发现了同样不可思议的事物,哨兵巡航舰和哨兵母港是不亚于卫星阵列和环轨空间站的惊人造物,那些东西很好地锤炼了赫蒂在面对起航者遗产时的冷静心态,所以现在她更感到惊讶的,是自家老祖宗和那些遗产间的“联系”。
  “……过去的很多年来,我的意识一直驻留在太空中的一个监控卫星上,俯瞰着这片大地,直到琥珀将我的躯体唤醒,我才得以回到地面——但我和太空中那些东西之间的联系并未因此中断,反而有了更进一步的‘进展’,比如,我现在也接管了那座环绕星球的苍穹空间站……”高文嗓音沉稳,带着一种令人安心的气场,“之前我就是通过这个特殊的视角,确定了寒冬号的位置,而且前不久还和通过轨道电梯进入苍穹站的卡珊德拉和阿莎蕾娜取得了联系……”
  赫蒂瞪着眼睛,过了半晌才若有所思:“怪不得……”
  高文带着笑意和好奇问了一句:“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您会有那种看待世界的方式,怪不得您总是能站在一种超越般的高度去对待我们所遇上的问题,”赫蒂轻声说着,她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慨叹,“我曾经只以为这是您与生俱来的品质以及超越生死之后领悟的智慧,却没想到您竟用了七百年来观察和思考这个世界……”
  高文张了张嘴巴,有点惊讶地看着赫蒂,片刻后忍不住笑了起来:“总觉得你的理解好像有点偏差,但你能这么想倒也没什么问题。”
  赫蒂沉吟了片刻,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开口:“所以,接下来您打算让龙族和海妖帮忙去修复那个……‘空间站’?您是希望用修复之后的空间站来对抗哨兵可能的后手么?”
  “这恐怕来不及,而且是个很大的不确定因素——在实际试过之前,没人知道海妖和龙族能不能搞懂起航者的东西,”高文摇了摇头,“我确实有计划用起航者遗产去对抗哨兵,但至于修复空间站……这是个长期计划,哪怕现在就开始,等有眉目大概也是很久以后了、”
  “这件事现在都有谁知道?您打算公开到哪一步?”赫蒂又问道,“将来您真的打算让其他联盟成员国也……‘分享’这一切么?”
  “现在你知道了,卡珊德拉和阿莎蕾娜也知道,很快拜伦那边也会知道——所有值得信任以及肩负重任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件事,而在未来的某一天,包括苍穹空间站和卫星群在内的这些东西也必然会在联盟所有的成员国之间公开,”高文已经有了决定,“这颗星球上的凡人们终究是要走出自己的摇篮的,不管这是为了‘成年’还是为了在遍及整个宇宙的魔潮中活下去,而只要我们打算迈出这一步,太空中的起航者遗产就是所有人都必然会面对的东西。
  “相互扯后腿的螃蟹永远爬不出笼子,这是一句很有道理的谚语,尤其是在这个环境不怎么友好的世界上,凡人前进的路本来就步步惊险,我就更不希望所有人最后都被困死在这颗星球上了。
  “当然,我们不能在这个过程中盲目乐观,更不能无条件地相信所有人都能跟我们一样拥有理智——这个过程中最幸运的一点,就是包括苍穹在内的起航者空间建筑都处于我的掌控,我们可以以此在联盟接触起航者遗产的过程中施以最大的影响,确保过程可控。”
  “我明白了,”赫蒂轻轻点头,“您的思虑果然比我要深远的多……”
  高文嘴角动了一下,总觉得赫蒂在知晓了这些真相之后好像发生了点变化——非要说就是对自家老祖宗更多了点崇拜的意思,这个可跟他一开始预想的不一样……
  只能说真不愧是曾经搞魔法研究的,而且体内流淌着跟瑞贝卡一脉相承的血,这接受能力就是普通人没法比。
  想到某个铁头狍子,高文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也不知道瑞贝卡那姑娘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会是个什么反应……”
  “她?她恐怕想不了那么深远的事情,”赫蒂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她最大的反应大概就是觉得‘祖先太厉害啦’,‘果然不愧是我家老祖宗’,然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不能把这件事拿出去到处跟人显摆而憋的睡不着觉,或者缠着您给她讲那挂在天上的故事……啊,最后这句话有些不妥,不过我是站在瑞贝卡的思维方式讲的,回头我打一顿就好了……”
  “咳咳,”高文顿时咳嗽起来,“你这就有点不对了吧?”
  “我开玩笑的,”赫蒂嘴角突然翘了起来,“我也很期待那孩子到时候的反应是什么样子。”
  不知为何,高文突然觉得此刻的赫蒂在自己面前放松了许多。
  ……
  繁星遍布的晴朗夜空下,巍峨的上古“高塔”伫立在天海之间,这是这一季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的壮丽风景,而此刻站在这巨塔下的每一个人,都会油然而生一种正在参与历史的豪情。
  拜伦抬起头,仰望着深邃的夜空。
  光学遮罩系统隐去了那足以在行星表面观测到的太空巨构的身影,但即便看不到什么,只要已经知晓了那奇迹造物的存在,仰望天空时的心态便难免会发生永久的变化——尤其是在这个过程中还同时知道了自己所效忠之人的“小秘密”,心态上的变化便更是一件难以避免的事情。
  “说真的,你都听懂了么?”阿莎蕾娜的声音从旁传来,红发的龙印女巫在夜色中好奇地看着拜伦的眼睛。
  “说真的,没全听懂,主要是关于空间站、卫星的概念什么的……”拜伦挠了挠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只知道是一些很先进的技术,能让一些有重要功能的设施永远漂浮在高空,围绕着星球运行什么的……但关于陛下的那部分倒是听懂了。”
  “对我们这种‘非专业人士’而言,听懂到这部分就够了,”阿莎蕾娜轻轻呼了口气,仿佛是在纾解着之前积累下来的压力,“有什么感想么?”
  拜伦仔细想了许久,无数感慨与突然间的恍然在他心中起伏,这位肩任帝国海军第一任元帅的老骑士把目光投向了远方辽阔的大海,长时间的沉吟之后才终于沉声开口:“陛下牛逼。”
  阿莎蕾娜:“……”
  “没办法,文化水平就这样了——女儿的文法课本我都看不进去,”拜伦摊开手,“不过有一件事我倒是可以肯定,当战争结束之后……这个世界才要真的天翻地覆了。”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卡珊德拉刚刚向海妖将军凡妮莎汇报完了自己在苍穹空间站中的经历。
  曾经历过“大坠毁”的凡妮莎大受震撼——自从几十万年前在安塔维恩的坠毁点附近苏醒以来,她已经很久不曾感受到这样的震撼了。
  “当年我们在坠落过程中所见到的那座环状巨构……”海妖将军喃喃自语着,“几十万年了,我们再一次接触到这方面的情报,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凡妮莎将军,”卡珊德拉看了凡妮莎身后那些正在执行警戒任务的姐妹们一眼,表情严肃起来,“您这次过来……带了多少深水技师和深海女巫?”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