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柯南之机械师 > 第一千零六章——隐私话题

第一千零六章——隐私话题


  东京都知事在一次疑似恐怖袭击当中丧生的事情,一度造成了相当的影响——但由于【私人恩怨】的传闻在社会上悄然盛行,人们普遍相信这仅仅是朝仓优一郎自己的个人问题,因此在社会安全方面还没有造成极为严重的恐慌。
  当然,地铁除外——之后连续几天,报纸上都出现了许多有关地铁不受青睐,社会工作秩序受到影响的消息,专家也正在不遗余力地呼吁大家应当继续信任地铁的安全性。
  不过这些事情,对千羽他们这些早就已经习惯了在各种案件当中见到流血的人来说,远没有那么麻烦——更何况,今天的他们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出行。
  12月9日,星期五。
  “之前看报纸还没有感觉,现在看的话,果然通勤的人数减少了不少呢?”千羽看着空荡荡的车厢,叹了一口气。“平常的话,哪怕现在不是高峰期,也不至于这么凄凉吧?”
  “是啊,”穿着一身轻羽绒,志保似乎稍稍有些心神不宁地抱着自己的包包。“毕竟……对普通人来说,这的确还是有些让人后怕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同样的事情就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话说,”千羽盯着志保的模样,稍稍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今天感觉……那么心虚?”
  “欸?”志保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你那是什么意思?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的意思是……”千羽盯着志保的胸,而志保却并没有对这样的目光表现出什么不适。
  直到千羽在瞥了一眼志保的神情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她小腹处的那个手提包那里为止。
  “你看,你自己突然就慌乱了起来,”千羽耸肩。“不能怪我好奇,因为你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就这么盯着我,”志保将手提包抱得更紧了,噘着嘴将头转向另一边。“盯着我的胸,我怎么可能不紧张嘛!”
  毫无疑问,志保在说谎——她真正在试图隐藏的是那个手提包。
  可是,手提包里究竟藏了什么呢?
  当然,千羽并不想冒险——如果他以软磨硬泡的方式提出想要看看的话,说不定志保也会借机要求同样查看他的背包……
  那样的话,就算自己能如愿以偿地看到志保所隐藏着的东西,大概也同样是自己损失更大吧?
  而与此同时,志保也同时
  在这样的顾虑当中,两人带着各自的小秘密,以罕见的有些沉闷的气氛一同出行。
  ……
  从东京前往新潟县,最常规的方案是乘坐新开通的新干线列车——整个过程大约需要2个小时。到了那边之后,毛利小五郎已经预租好了一辆面包车,可以带着他们前往北之泽的村落。而与此同时,毛利兰他们也可以前往米原晃子老师邀请她前去的滑雪场地。
  “你们两个今天是什么情况?”工藤新一瞥了一眼志保和毛利兰的方向,有些不解地对千羽询问着。“怎么气氛这么古怪?”
  “我也不太确定,但大概是有什么小问题吧?”千羽耸肩。
  而与此同时,女生那边。
  “我哪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心事嘛!”志保羞红了脸,小声反驳着。
  “志保你否认也是没用的啦,”还没等小兰说些什么,铃木园子就已经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了。“你这个表情……我是在是太熟悉了,所以我立刻也就知道你究竟在隐瞒什么了啦!”
  “……”志保瞪大了眼睛,看着园子,脸上的慌张再也无法掩盖。
  “你们在说什么?”小兰却还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啦没有啦,”铃木园子带着玩味的表情,摆了摆手。“这种东西只是在猜的时候比较好玩罢了,一旦意识到究竟是怎么回事的话,也就只是那样了。”
  “欸……”小兰发出了不明所以的疑问声。“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志保……”
  “嗯?”志保稍稍有些紧张——小兰这副模样,怎么看都感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你……”说到这里,小兰有些紧张兮兮地看了一眼男生那边,而这个动作却让志保更加紧张了。
  完了,要被小兰发现了!
  “你……”小兰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轻声说道。
  “你不会是这次带了什么奇怪的……就是……那种奇奇怪怪的,隐私玩具吧?”小声说完之后,毛利兰轻轻看了一眼志保的脸色,以确定自己的反应是否正确。
  而她看到的是志保那更加鲜红,表情更是充斥了对于她的想法的费解感。
  “你怎么会往这方面想?”志保脸上的羞涩表情被毛利兰的一句鬼才提问清扫一空,取而代之的则是感觉自己才是最正经的那个人,而此时突然看到了一个女污婆的感觉。“你……”
  志保瞥了一眼男生那边,之后才继续说道。“你不会带了吧?”
  “我当然没有!”毛利兰的脸色也变得和志保一样红。“我……我只是猜猜而已!”
  “好了好了,”园子却还是之前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无论有还是没有,这些东西都没有什么值得指责的——虽然说也都是稍微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罢了。自己如果没有,那就没有。如果有,那也没什么藏着掖着就是了。”
  “这么淡定的模样的话,”志保这才将目光转向了园子的方向——她发现自己之前可能错过了什么大新闻。“你不会带了吧?”
  “嘛……”园子也瞥了熟人的方向一眼,不过显然就没有志保和小兰那样羞涩了。“毕竟……我也是和阿真交往了很久的女生嘛,家里人本身也挺中意他的,然后就……然后,总之——总之就是,阿真不在的时候,我也就偶尔会搞一些有趣的东西咯!毕竟高中女生,也该有一些属于自己的隐私空间,和能够合理运用这样隐私空间的娱乐方式了吧?”
  在大大咧咧的铃木园子大小姐面前,志保和小兰才仿佛像是一个待字闺中,不谙世事的富贵大小姐。
  在这样瞬间加速的女生谈话当中,志保的包里究竟藏了什么东西才能让她那么紧张的问题自然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话题已经加档提速,过渡到小兰红着脸对着志保讲述园子当初把其中一些东西拿来展示给她的时候的故事了。